学法不深时会被人的观念制约(译文)


【明慧网2002年11月8日】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被人的观念制约住了。——因为我来自非洲,所以就产生了一种观念,认为自己不属于欧洲学员,当我在讲真相或与其他学员在一起时,发现了这种观念。现在如果有一些人问我为什么关心中国而不是非洲的事,我会很平静地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关系到每个人的国际问题。我告诉他们自己的修炼体会并感到他们头脑中由于文化、传统、国界等观念形成的界限在慢慢消失。我认识到,当我心态纯净,正念强大时,我的话能打动人。

可是当同修把我当局外人对待时,我感到很受伤害。比如去年八月,我们打算分两组向政界讲真相。有人提议我和一位中国同修一起去,可他没有接受。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那我干脆就不去了。”后来有人建议我和另一同修一起去,可是这位同修说他想和另外一位同修去。从那时起我不再抛头露面,不再把向德国政治家讲真相看作是自己的事。我想,我就给非洲的媒体、政府、名人讲真相,德国政府的事还是让德国学员去管吧。在我住的地方我也做一些事,但不再是全身心地投入,这真的影响到了我们城市的环境,我们只是小步向前。

2002年9月大选前,我忽然明白我应该把大法而不是个人摆到第一位。这个执著心去掉了,我渐渐产生一个愿望,即重新抓起这个(政界) 工作,冲破封闭我的这个壳。

大选前许多政治家来我们这个城市搞活动,我利用这个机会跟他们交谈,请他们为制止中国[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作贡献。这回我的思想很明确,很正,我只想让他们了解真相。我也不再为各种思想干扰,比如“人家能听懂我的德语吗?” 或“作为一名非洲籍德国人,我有资格和著名的德国政治家交谈吗?” 等等。结果反应良好,我感到他们对我个人及我谈的事很有兴趣,态度很坦率。

我感觉到,害怕、怀疑、害羞、心里不踏实、崇拜权威等这些观念在德国相当强烈,这种千百年来印在我们头脑中的思想不能再承认它了。

师父在经文“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我很愿意倾听同修对我这篇文章的意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