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营救我的大学同学丛中笑先生


【明慧网2002年12月11日】丛中笑是我在大连理工大学读书时的同班同学,毕业十几年后的2000年夏天,在我回乡探亲时得知他也是我的同修,同学加同修的情意让我急不可待地联络并很快见到了他。

虽说十几年不见,但他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英俊。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沧桑,几分坚毅。那次我们在一起谈了很多:各自的修炼路,各自的体悟,特别是当前正法对我们大法弟子的要求等等,我们都知道自己肩上担子的分量,都知道要扎实地走好每一步。几个小时一会就过去了,我们在依依惜别中互相鼓励,互道珍重。

2000年的10月听说他被抓了,从此就与他失去了联系。后来陆续从其他同学、朋友处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

丛中笑今年39岁,硕士研究生,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99年前在大连北大车行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上市公司)工作了六年,任公司副总经理。他于97年开始走上修炼之路。丛中笑为人诚实、善良、肯帮助人,修炼后他更是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不计个人利益得失,多为他人着想,人品、工作能力都得到人们的充分肯定。在我们同学中他是很出色的一位。正当他一心一意按真善忍的要求去做一个更好的人,在家里努力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在单位勤勤恳恳,前途一片光明之际,99年那场邪恶的镇压开始了。他为了不给单位带来麻烦,主动辞职,因而失去了工作。在随后的一年中,只因他修炼法轮功,尽管他很优秀,工作能力又强,可很多单位都不敢要他。后来在2000年秋天,他终于在一家私人公司找到了工作,仅一个多月,公司就准备提拔重用他。这时2000年的国庆节快到了,他为了证实大法,毅然向公司请假,走向北京。

在北京的几天里,他用贴传单的形式向人民讲着真相,揭露邪恶。后来于北京师范大学家属区附近被警卫发现并举报,被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当地派出所被审问,并没收身份证。当警察吃饭的时候,在其他人的提醒下,他堂堂正正地在多名警察的面前离去,而警察们却视而不见,这时大门外刚好有一辆出租车等在那里,于是他闯出了派出所,又回到大连。为了不连累家人,不让家人为他担心,他在外面租房子住,并立即投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之中。

在丛中笑流离失所的日子里,有一次我们的一个同学在街上偶然遇到他,在当时北方的寒冷天气里,他衣衫单薄,形容有些憔悴,但他对大法表现出的无比坚定,对未来的无比乐观的态度,深深震撼了这位没有修炼的同学,给她留下了难以忘怀的印象。

2000年12月16日,因为他要回家取钱,见到了妻子,并约好第二天回家。谁知第二天,在离家不远处,大连海事大学家属区附近的地方,他被早已等候在那里的警察强行带上了警车。执行抓捕任务的是大连甘井子区凌水镇派出所,抓捕的理由是在他的背包中发现了大法的真相资料。

在随后的一个月中,丛中笑的父母为了寻找家中唯一儿子的下落,跑了很多地方,当地派出所根本不理会两位老人的苦苦恳求,始终没有告知任何消息,让老人急白了头发,跑断了腿,心力交竭。一个月后,大连姚家看守所因向家人索要钱财,才打来了电话。直到此时,家人方知其已被关押在姚家看守所,但却不让家人探视。

由于丛中笑在姚家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拒绝写任何保证,坚持认为自己证实大法没有错,被认为是强硬分子,因而被加重处罚。在大连有名的邪恶之所――姚家看守所,由于一直没让任何人探视,他到底受到怎样的残酷折磨,我们始终不得而知。后来家人获得通知:丛中笑因为坚强不屈,加上在北京关押期间“逃跑”,被正式逮捕,随后于2001年7月26日开庭审理。当天他的父母及亲友到庭听审,丛中笑在法庭上始终坚持认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最后他被非法重判三年徒刑。这在当时大连地区因炼法轮功而被判刑的除原大连辅导站站长高秋菊外,丛中笑是唯一的一位。而在判刑后的十天上诉期间,他的妻子在政府各种谎言的欺骗下,出于一己之私,编造假证明,请求离婚、断绝一切关系的判决书也一同经法院批了下来。

我的好同学好同修丛中笑被迫离开了年幼的女儿和白发苍苍的双亲,就这样被非法送进了监狱,只因他坚持修炼法轮功。

目前丛中笑被非法关押在沈阳第二监狱(大北监狱)第十二监区已经两年了。据说刚到那里,他先后三次以绝食的方式抗议对他的非法抓捕和判刑,拒绝背监规,拒绝配合警察的任何指令,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因为他的拒不妥协,曾被送到关押重刑犯的第六监区。

在监狱里,据说他每天上午被强制洗脑,下午和晚上要做工,可他始终坚定信仰、拒绝妥协。由于所谓的十六大,从九月起家人就被剥夺了探视的权利至今。

作为丛中笑昔日的同窗、今日的同修,我在此强烈呼吁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善良的人们伸出你的援手,共同制止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让丛中笑和更多被中国大陆独裁集团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早日恢复自由,让他们苦苦等待、焦急企盼的亲人结束痛苦,早日迎来合家团圆的那一天。

大北监狱电话总机:024-8809-2474 转十二监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