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放光明”工作的正法之路


【明慧网2002年12月17日】在将近五年的修炼道路上,我所参与的正法工作多与媒体有关,特别是放光明电视节目的制作。现在想跟大家分享自己在制作电视节目中的一些修炼体会。

修炼路上的有序安排

自从1999年7.20邪恶迫害开始后,我也随着其他同修一起参与各种讲清真相的工作。初期,就是到其他国家声援各地活动,以及利用在台湾的大型洪法炼功的机会向台湾人民说明迫害真相。

然而,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师父一篇篇的新经文在2000年夏天先后发表,不但在修炼中指导了我们迈向伟大的正法之路,也为往后方方面面的正法管道敲开了大门。记得那时,我与许多同修都背下了《走向圆满》这篇经文,内心感受无比澎湃,每背一次都被正法的洪大与慈悲所震撼!从那时起,我才认识到身为正法弟子所担负的责任何等重大;与此同时,一些弟子也开展了台湾最初的媒体工作,就是大法广播节目的制作。我也义不容辞地加入了这项工作。

做广播节目之前,我对电脑方面的技能除了学校的课业外,几乎什么都不会,只会简单的打字而已;随着制作节目的需要,我逐渐了解电脑的软硬体特性,文笔、打字速度也以惊人的进度进步着。之后我陆续参与放光明电视节目、和一些文字编辑等工作,让我在短时间之内,在这些不同的媒体工作中积累许多工作经验:我从对文字编辑一无所知,到逐渐了解不同媒体的脚本特性;从对电脑的陌生排斥,经由自学以及与同修的切磋中,学会架设各种工作需要的平台与伺服器。现在回想起来,只因当初生出了助师正法的一念,所有需要的客观条件便在短时间内依序具备,而这些都是自己在修炼路上的有序安排。同时,随着愈来愈多同修走出来参与正法,大家也愈能了解到融入正法的修炼,对修炼者的提升速度真是普通修炼中无法想像的!

用正念看问题

放光明是大法弟子自己办的电视台,参与其中的大法弟子,更是谨记「不是工作是修炼」的法理,时刻用高层的理来面对一切干扰与魔难。最近的一些经历,也让我十分深刻体会到用正念看问题的重要性。

十月底,邪恶之首流窜到北美,我与妻子前往墨西哥与同修们近距离发正念。在我们通宵发正念的过程中,我一时有所体悟:在这样除恶的非常时期,特别是大法弟子们处于发正念运用神通的状态,我们肉身的状态也能达到比平时更接近神体的状态,对于饮食、睡眠的需求可大幅减少。并且,在持续半点发正念的过程中,因为不停地发正念,主意识愈来愈强,愈来愈清醒和理智,思想也愈来愈纯净,实质上在精神状态上也是接近神的状态的。是啊!发正念不就是让我们用高层的理来运用常人所没有的佛法神通吗?既然发正念也是现在我们所要重视的三件事之一,那么,在修炼的路上时刻用正念看问题不也十分关键吗?

另一次,因为一位同修在过很重的病业关,这件事情就在一个辅导员交流的场合被拿出来讨论。多数辅导员觉得这是旧势力针对整体来的破坏。然而,有一位同修却持不同的意见,认为大家应该回归修炼的基本来看,应时刻向内找,多学法提高心性来解决此问题;修炼者的路都是师父所安排,时刻有师父在看护,该如何就如何,为什么把表面的过关与生死看得那么重呢?听到这里,我恍然大悟,同修的这一席话真是点醒了我!在修炼中,我们确实不能一味地从修炼者表面的表现,或事情的表面来判断修炼情况,就是用大法来衡量一切。以同修的病业关为例,如果大家向内找的话,首先不就是该想想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件事吗?我哪里还需要改进与提高呢?这件事是否就是考验自己对同修的信任、对大法的坚信呢?在表面如此艰难的情势下,我们有没有生出相应的正念呢?

由此,我联想到最近放光明的情况。想到我们参与电视制作的同修们,是否面对放光明表面上的艰困形势生出一些消极心态呢?若真是这样,放光明的整体情况也就被我们自己的不好心态定下来了嘛。旧势力想利用大法弟子们正念不足的心态自己阻碍自己的正法工作。由此我更深刻体悟到,时刻用高层次的法理来衡量自己修炼路上的一切,是极其重要的,也是保证我们能够正念闯关的关键因素。当然,这一切源自于我们坚实的学法基础。

放下对「具体安排」的执著

我与妻子在十一月底参加了费城法会。而在这次法会中遭遇的种种不顺心的事,总结起来,都是点醒自己对一件事情的「具体安排」的执著。我发现,这种执著相当隐蔽,存在于方方面面的大法工作中,特别是像放光明这样繁琐复杂的技术工作上。简单地说,这样的心来自于个人对某件事情的计划与期望。以放光明电视制作为例,我们所期望达到的各种工作要求,举凡影片产量、品质、人力分配、效果等等,都可能有这种执著存在,而且还不容易察觉,因为我们都会以「正法进程的需要」为理由,来要求我们的大法工作达到某种程度;这里面就混合了求心、干事心等等各种执著在里面。我发现,如果没有察觉这整体上是属于对「具体安排」的执著,旧势力对其中的干扰就没完没了,我们东补西补地补漏也无济于事。

后来,才真正认清自己十分执著于自己预定的具体计划,一旦出现任何偏差都会触动到自己的心灵,许多不好的心像妒忌心、争斗心、干事心、求心等等就都跟着上来。因此,只去掉那些不好的表现还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只有不执著于对未来的安排,包括大法工作中每一步如何如何走,才能断去那些执著的根源。体悟至此,我感到从心底生出的一片澄澈光明!

然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与过去个人修炼最大的不同处,在于我们肩负了正法的任务,就如师父在《致纽约法会的贺词》中说:「目前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最神圣的,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你们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创造未来。」没有先例,没有参照,一切都要我们去开创,难度与其建立的威德之大,也是过去生命不可想像的;所要升华的心性境界,也远远超出过去修炼的标准,包括去掉对于「过程」的执著也是,因为这是普通修炼中根本不会遭遇的问题呀!每个正法弟子在自己的正法之路上,都有一套自己的体悟与对证实法的理解,而在最后的这个正法阶段,我们不正要修出能够包容与配合同修的境界吗?师父最近的讲法中都提到这个问题了,我发现这样方能做到更大范围的舍尽与无私。而且,旧势力之所以成为正法的阻力,不就是因为他们执著于自己不同层次的安排吗?如果我们在大法工作中出现了僵持不下的争执与矛盾,不就是跟旧势力一个水平吗?体悟到这点,自己心情的激动无法形容,也感受到舍去执著的轻松自在,就像师父在洪吟中写的「大道无敌天地行」的感觉吧。我觉得这是在我自己的修炼路上的又一个里程碑,让我再次彻底刷新对修炼的认识。

以上是我的一些修炼体会。不足之处,也请同修们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