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大法弟子”的称号 正念清除乱法烂鬼


【明慧网2002年12月22日】当我被恶警刑讯逼供,敲诈勒索,送进教养院,使我工作没了,妻离子散,还要进一步在精神上扼杀时,我才看到它们的险恶用心,才真正认识到邪恶的本质,当再也没有退路时,才想起与之抗争,实在是太晚了,损失也太大了。

“好人”绝不是“好欺负的人”,因此写出了提醒同修,对阻碍我们信仰真善忍的另外空间邪恶势力,绝不要留情,主动发出我们无坚不摧的正念清除。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我们不应该被绑架,邪恶不配来考验大法弟子,我们完全有能力做任何事情,被绑架说明我还在纵容邪恶,它们不配碰大法,不配碰我的身体,是我心性上有漏,对法理的理解程度不深,姑息了邪恶。

针对邪恶的迫害,如果用人的一面去抗争,是很难抵挡得住的。如果用神的一面去对待邪恶就什么也不是。人神之间一念之差,结果是不一样的。

在教养院里,邪恶不让炼功,我就绝食,绝水,下定决心,放下生死,无论灌食,打针,上铐及伪善诱惑都动不了我的心,最后邪恶将我单独关在一个屋里,在那里,我可以自由地炼功。

修炼的基础是对大法的坚定,坚持自己是“大法弟子”,坚定来自于正信,来自于对大法的理解。做所谓“转化”工作的人都是那些学过大法的,很能迷惑人,顺着它们的思路走就会被领进迷魂阵。我不与叛徒争,也不与其吵,而是用智慧来对待它们。它们围着我讲,我就听而不闻,视而不见,时不时打断它们的思路,另起一个话题,待它们口干舌燥,精疲力竭之时,再做其转化工作。

我说:“我想你们这套理论是进了教养院以后才得到的,而你们却象在科学院里讨论科学问题,不觉得可笑吧?我修大法是我通过实践觉得好才修的,没有谁强迫我,至于大法好不好,你们别在这里对我说,让我出去在没有任何强制和迫害的环境下,让我自己来认识,你们能做到吗?”

我同时叫他们能重新回到大法上来,告诉他们师父一等再等就是在给他们自己醒悟的机会。这样,那些邪悟的再也不到我身边来了,他们私下讲: 这个人就剩下两个字——“坚定”。

由此我体悟到,坚持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身份,就是保住了和师父的联系,师父就可以管你。旧势力就是想让我们割断与师父的联系,因此邪恶首先要让被绑架的学员表示“不炼了”,哪怕是假装的,那样就摘掉了“大法弟子”的称号,它们就可以放手迫害了,师父再心疼也不能帮助了。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