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向大陆留学生提供真相


【明慧网2002年12月3日】我是一名教师,在工作中时常接触到来自中国大陆的青年留学生。这给了我直接向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的机会。下班以后和假期中,我都和同修一起忙着讲真相。而白天,当我面对那些华人学生时,我意识到他们来到国外不久,很可能已经受到了谎言毒害,我应该利用工作之便把法轮功的真相告诉这些年轻人。

大约两年前,我第一次在课上和几个大陆学生闲谈时谈到了法轮功。一个学生非常反感,说了很多不好的话,我很生气,不能理解一个学生怎么如此主观臆断。由于我当时比较冲动,本来设想的师生谈心差点变成了一场辩论,效果不好。事后我非常沮丧,认为自己在面对面讲真相改变常人观念这方面能力不足。以后随着深入学法,并参与其他不同形式的洪法、正法讲真相的活动,我增长了一些经验,感到自己的容量变大了,能够平静地面对持不同意见的人、有时甚至是充满敌意的言论。而对于自己的学生,我没有再直接谈法轮功。

前不久,班上又新来了几名大陆学生。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我一定要排除阻力把真相带给他们。可是究竟怎么做呢?学校领导对于有关宗教或其他敏感的时事话题非常慎重,不希望老师涉及。但我又觉得自己不应该被此障碍住。后来我想:反正他们刚来,我们彼此都一无所知,先熟悉一下再说吧。开学第一周,一次上自习课时,一个中国学生主动和我聊天。他很想知道国内一些重大事件在海外有什么影响或评价。我回答了他的第一个问题以后,他说:“老师,我觉得法轮功自焚的新闻不是真的。因为我看了分析的录像。那个人打坐的姿式根本就不是炼功的,是军人。还有……”

我坐在那里,听他说出的这一串话,真是又惊又喜。我一直在发愁怎么自然地向他们讲真相。而今天,师父给了我,也给了全班这个机会。我微笑着对他说:“你们知道吗?法轮功在这个国家是合法的,有不少人学炼。据我所知,在全世界六十多个国家和地区都可以自由学炼。你是在哪里看到的那个录像?”他说:“别人发给我的。”这时,另外一个大陆学生说:“我也收到过关于法轮功的邮件。”我微笑着,想到了在发送真相邮件的同修们。第三个学生说:“我们在中国看到的那些镜头很恐怖的。是真的吗?”我说:“一张血淋淋的照片摆在那儿,就说是炼法轮功的,这可信吗?我身边的朋友炼得都很好。真的有祛病健身的功效。”学生说:“就是,为什么不让炼法轮功的人出来说话?”然后,我又和他们探讨什么是真正的爱国等等。第一个学生又说:“我在国内的一个同学就炼法轮功。他还看明慧网。在这里能看吗?有时间我也找本法轮功的书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是自由的,没事。”班上其他同学听着我们几个人的谈话也都或多或少地插几句。通过这次交谈,我发现国内不少学生对法轮功事件有着客观的认识,他们通过不同的渠道了解到了一点真相,并渴望更多的内容。

这次聊天过后,我对比上次较为失败的例子,认识到讲真相不能急于求成,特别是要体会不同常人的背景和心理特点,结合他们的情况有智慧地去讲,而不是一味地说‘法轮功好’,非要对方认同不可。其实,从爱国心,新闻自由度,人权,体育健身,古代文化等许多方面都可切入讲大法真相。

在课上直接涉及法轮功问题的机会毕竟不多,除此以外,我也尽可能地结合教学大纲在课上引用一些网站上的文章和学生共同学习讨论。比如,在谈到婚姻家庭问题时,我会为学生提供有关反思男女平等现象的新观点;在研究环境问题时,我从相关网站上选了几篇对比古代和今天的自然和人类的关系的文章。有几篇文章的作者是大法弟子。在学习唐诗宋词时,我会点出诗人提到的轮回现象,淡泊名利,另外空间存在的可能性等。虽然有些学生对某些观点表示异议,但我能够平和地告诉他们:不要认为今天的科学所认识到的一切都是固定不变、绝对正确的。作为一个青年,接触多一些观点,让自己的大脑更开放。开始我是试验性地做,后来我发现我这样做和教学大纲结合得非常好,我尽心尽力地多找相关文章,为学生提供了更广的思考空间。这既符合常人社会的理,又潜移默化地把正见传给学生。我觉得,这一切虽然平常,但希望能够启发学生的善念,把他们引向更积极的人生。我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和启迪正见的智慧和机会都是来源于大法和师父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