幡然猛醒 急赶直追

【明慧网2002年12月3日】我是一名老学员(年纪并不老)。上大学时对气功产生了兴趣,后来又萌发了修炼的愿望,寻找了很长时间,吃了不少苦才得到了大法。得法后我很不精进,极少参加集体学法和法会,带修不修的,还很沉迷电脑游戏。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后,我并未听信谎言,始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但没悟到应主动出来维护大法,一直躲在家里,每日下班后打游戏度日,很长时间没走出来。那些日子我常常做一个梦,梦见我在大学,要考试了,可我很多功课还没准备好。

我弟弟也是大法弟子,以往经文我都是从他那儿拿到的,其他大法弟子我则很少接触。迫害发生后,弟弟曾找过我一同上访,由于当时很多问题认识不清,我没有去。弟弟给我的最后一篇经文是《理性》,后来他因多次上访、去天安门请愿被非法拘留,工作也失去了,他通过绝食被拘留所释放,却不知怎么又被受到电视谎言欺骗的父母弄到精神病院呆了很长时间。出来后他闭口不谈修炼的事,意志很消沉,很少出门,父母对他看得也很紧,走到哪儿都跟着。在此期间有一年多的时间我没有看到任何新经文和大法的正面消息,我幻想着等法正过来我再好好修炼。

我一天天混着日子,修炼的心有些淡漠,但那颗心并没有灭掉,那根线始终没有断。终于有一天,我不再想玩任何游戏,我开始寻找大法的信息。后来,我在一个网站找到了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和许多大法弟子走出来证实法的经历、体会,那已经是2001年8月了。

师父的经文让我从梦幻中惊醒,同门弟子历尽魔难的正法经历、纯净无私的心让我流泪。我认识到走出来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世人是每个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和神圣使命,是必须要做的。我赶忙去找弟弟,他表示不愿再谈修炼的事,于是我就开始自己做。

我尝试着在网上讲了一阵真相,后来我找到了一个大法网页,下载了师父所有的讲法和经文,如饥似渴的学着,越学越清醒,我思索着如何更有成效的讲真象。这时单位发下一笔钱,我用来买了打印机,又收集整理了明慧、新生网上的一些真象资料和大法在海外洪传的照片,打印了出来,贴在了一些公共场所。这样做了几次,我改为到各家各户上门发送。一开始我制作的资料内容很单一,后来就丰富些了,也注重了一下时效性,如果中央台造了什么谣,我就把揭穿谣言的文章换上去。在发送资料时我始终默念正法口诀,偶尔我还会看到其他大法弟子张贴的真相诗文和传单等,很受鼓舞。有段时间我也在一个网上论坛讲真相,新生网上有很多从信仰自由、人权等角度写的肯定大法、谴责迫害的文章,非常适合常人阅读,我选择了一些贴在论坛上,效果比较好。在师父发表了《大法之福》这篇经文后,我确实感到了世人的变化,网上许多人表示,他们虽然不太了解法轮功,但反对这场迫害,并对大法弟子坚定、不屈不挠的精神很敬佩。遗憾的是这个论坛已被封了。

对发正念的事,我一开始不太重视,也很疑惑自己是否具有这种能力。后来师父发表了《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我这才重视起来,同时也悟到,既然师父讲了这层法,大法弟子肯定就具有这种能力。从此我严肃地对待这件事,经常发正念,逐渐地我感到发正念时思想越来越静,正念越来越强。

过去我在人的这一层做的不是太好,通过学法和看同门弟子的体会,我意识到在当前邪恶迫害大法,世人被蒙蔽的情况下,圆融大法在人这一层的理,向世人展示大法修炼者的善与慈悲是很重要的,这不单是个人修炼心性的要求,也是证实法、救度世人的需要。我努力改善自己的行为,尽量做到符合法的要求。我妻子原本对法不是很了解,她曾背着我扔过我的大法资料。我一方面在生活上多关心她,分担她一些家务,一方面给她讲一些明慧网上的劝善的小故事,遇事也不与她争执,不知不觉她转变了,看见我炼功、学法也不打扰了。这可能与我常发正念也有关系。

我内心一直记挂着弟弟,要帮助他返回来。他呆在父母那儿自我封闭,别的大法弟子很难接近他,给他帮助。在我对法理领悟到一定程度,各方面问题的认识都比较清楚的时候,我去找他了。师父又慈悲地帮助了我和弟弟。我连去三次,每次去母亲都有事不在,这样使我和弟弟的谈话没受到干扰。我给他讲了小弟子看到的未来的景象,真象大显时放弃修炼的人如何痛不欲生地悔恨,告诉他师父比我们自己还珍惜每一个弟子,走向反面的师父都不丢下,千万不要因为一念之差,前功尽弃,让自己千万年的等待毁于一旦,造成自己生命永远的深深的痛悔。弟弟的心结逐渐解开了,用心地听着,也看了我带给他的经文和讲法,一次比一次清醒,第三次时他已完全明白过来,回到了修炼状态,曾经忘记的《洪吟》也都记起来了。目前他在家中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的事他也很想做,但由于父母盯得紧,还有些难度。

因为弟弟的事父母曾遭受很大压力和痛苦,怨气很大,特别是父亲,至今还有很大怨气,相比之下母亲要理性些。通过多次交谈,我观察到母亲内心是知道大法好的,只是目前这种恶人横行、好人受难的表面现状使她对正的一方没有信心,心中建立不起正念,有时故意说反话。我就打印了很多迫害大法的恶人遭报的事例,告诉她在法正人间时一切迫害法的邪恶都会被除尽,不反对大法的人将进入美好的未来,是有福份的。母亲的怨气渐渐消除了,她表示不再怨恨大法了,她还告诉我她做了一个梦,梦中她和父亲走在一条泥泞的小路上,越走越窄,走到尽头一看下面是悬崖,这时弟弟在远处招唤他们,父亲没有动,母亲回头向弟弟走去,到弟弟那一看,是一条非常宽阔的大路。我告诉母亲这是在点化她,我叫母亲平常多劝劝父亲不要谩骂师父和大法,母亲同意了。

我走出来已是很晚的了,“法度众生师导航”,在师父洪大法理的指引下,我感到自己的进步是突飞猛进的。同时我也感到走出来不是最难的,难的是时时、事事都保持一颗纯净、慈悲的心态和对一切都善意理解的状态。自己的不足之处还是很多的,有时忙于做真相资料,没有静心学法;有时情绪不佳,又消极懈怠,很多时候象个常人,在人这一层很多方面做得不太圆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