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总是在看护着我


【明慧网2002年12月30日】常想起得法前的失落与无助,那一段我总觉得我有一件大事没做,一直在心中寻找什么,却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第一次读完《转法轮》(从高我一届的一位研究生朋友那里借来)时我是怎样的欣喜呀!我在最快时间内告诉了几乎所有亲朋好友他的美好神奇。后来由于没有书,没能及时读第二遍第三遍,不久又陷入名利情的苦海中。

98年另一位低我一届的研究生女同学对我说:你怎么不学《转法轮》啊?“真善忍”,我当时脱口而出,但也只记得这几个字了。我终于清醒过来,读所有的大法书;焚烧假气功书;冒雨到所在市的免费炼功点看师尊的讲法录像,连续九天,一次不误;到大学花园炼功点和各行各业的修炼者一起炼功;向我认识不认识的许多人洪法,买10几本《转法轮》连同自己抄写的一本《转法轮》送给亲朋好友及有缘人;我们几个研究生连同大学教师到所在市的上了年纪的同修家里一同学法读书交流,每次那祥和的场使我们迟迟不愿离去。各行各业男女老幼平等祥和的坐在一起,没有杂念,祥和、美好,只有大法才有这样的威德,只有大法才是唯一能达到这一点的净土啊。

自修炼开始师父就常常点化我,让我一次次的提高心性,一次次的注意安全。师父照片上的神情常随着我做的好与不好时而高兴时而严肃。在师父的点化下,我与所有不正的一切一刀两断。不再争名逐利、沉溺于情欲之中,开始为别人着想,心性越来越高,完全变了个人。是大法改变了我。

现在回忆起98年的那一天,还倍觉幸福。那一天我突然被定住,然后我看到了师父。师父金光闪闪端坐在我的面前,伟大庄严的主佛慈悲无限的望着我,没有启口,我却清晰地听见师父的谆谆教诲。

几年来师父每天都在给我灌顶,一股股热流从头而入,每次都能清晰的感受。在发正念时,在坐在电脑前准备发送真相资料时,在读大法书籍悟性提高时,在站在法的基点上考虑问题时,都常常感受到师父一次次的灌顶。

几年前第一次打坐时,手刚到耳边就听到“呼呼”的法轮旋转声。自修炼以来,我以前的几种病都好了,修炼以前常想身上没病的感觉会多美妙呀,这几年来我就是在这种没病感觉中过来的。感冒都没得过。

97年时,是师父的点化使我避开了一次伤亡惨重的严重列车事故。坐提前一班同车次列车的人死伤惨重,大陆媒体很长时间不敢报导出来。

从我这里读到《转法轮》的一位服装厂厂长一次开车时撞在黄河大桥边的一棵大树上,车子严重损坏,他的腿从凹进了半米的车前部抽出来,竟没什么大碍,不久恢复如初。

98年我在得到师父的梦中点化后坐火车1000多里找到了一位同学的患了子宫癌的母亲,她一见到《转法轮》就马上读了起来,我又教会了她和她儿子动作。她现在还好好的活着。我曾于89年时到过这位同学家,那时受到过这位同学母亲的关怀,记得我当年临离开她的村子时她送了我很远,曾关切地问我冷不冷。我在9年后她患病后的一个晚上做了个梦,梦见她朝我走来,一副求助我的样子,于是我就出发了。这些都是大法带来的福啊。

我有位同修也给我讲过她的一位农民亲戚得了癌症经过修大法而痊愈的事。99年7.20后,她的这位亲戚依然边放牛边炼功,坦坦荡荡,毫不畏惧。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竟办洗脑班想逼迫被大法救了命的人辱骂救命恩人,多恶毒啊,它们除了恶报什么也得不到。

从2000年开始我无数次看到漫天飞舞的银色的亮点,也就是法轮,我真想能有个相机把他照下来,放大,让那些不信的常人看一看。随着法正人间的临近,那些经过大法弟子讲真相明白过来善待大法、对大法有正念的人会于不久后看到的。

99年7.20以后,我采取多种方式讲真相,不管是通过网络、通过寄信还是当面讲真相,由于正念很强(这时完全在师尊的保护下),我从未遇到任何危险。记得我2000年在街上投信讲真相时,边走边在心里说:若有邪恶胆敢靠前立刻清除。当然现在有了发正念口诀,邪恶靠不靠前都得被清除。

最后我想用我看到的情景写成的一首小诗结束本文:

到处是眩目的灿烂
金色的花儿开满眼前
那漫天飞舞的法轮
似乎在说
法正人间在即
法正人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