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向中使馆官员讲真相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2002年12月4日】我叫德纳,21岁。今年1月来到都柏林炼功点,在学完法小组讨论时,我感到我在溶于法中,常常一个同修讲的正是我想说的。我感到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我们象原子或电子一样紧密相连。

修炼的环境对我非常重要,我喜欢集体学法炼功,我所在的城市沃特福德没有其他学员。虽然每周末我都花很长的时间坐车去都柏林,但我并不介意。这是学法的好时间。作为新学员,我感到我可以从这个环境中极大地受益。师父在《环境》经文中告诉我们:“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融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得更快”。有时候大法弟子的言语帮助我打开我的思路,加深了对大法的理解。举个例子,当一个弟子很艰难的盘腿发正念时,我问他是否还行。他说他很好,就是有点业力不想被清除掉。他用神的一面纯净地讲,必须要把业力消除掉。

几个月之前我心存一念,只身去中使馆表达,江XX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是错误而不可容忍的。我在车上学经文,尽力保持正念纯正。我到达时就开始发正念,我感觉清除了很多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当我使用使馆门前通话器,试图预约与中国大使交谈。有个声音告诉我:“你不能进来,请不要到这里来,走开!”我继续按了一会儿。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有个使馆官员正好到达门前,我问他是否可以进入使馆与大使交谈,并对他谈起了法轮功。我拿出来了一些文章向他讲清真相,并试图让他看一些国内学员被折磨的照片。他拒绝看,并开始告诉说一些诬蔑大法的话。

我回答:“你认为我危险吗?”
他说:“你只是个孩子,对中国了解多少?”
我告诉他:“我知道法轮功,法轮功好!为什么这些人被迫害被折磨致死?”

他拒绝看那些我试图让他看的照片,然后向使馆走去。他看起来很生气,我在他后面接着说:“你将对你的行为负责任。”当我站在使馆门前的时候,感到心里不平静——我在揭露邪恶,但是我还是有漏,我的心性与那些救度众生的觉者相差太远。我替所有在中国大陆的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感到愤愤不平,我为那些迫害大法的常人感到心酸。师父告诉我们不要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 (《北美巡回讲法》)。作为大法弟子,不能对不知真相的常人的无知的行为感觉不平。

一篇学员的体会讲到了在日内瓦向中国代表讲清真相,这更让我体会到了使馆门前的心态。那位学员在她向那位官员提问的时候真正的表现了关切,“我在这里和你讲一会话会给你带来任何麻烦吗?”结果那个官员问了很多关于大法的问题,而且得到了合理的、善意的解答。

今年10月末,爱尔兰弟子在中国大使馆外高强度发正念,在严寒黑夜中我们都在坚持着。有了师父的新经文《正念》我更加注意发正念时的集中和强度。无论如何,对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就是要把它们彻底清除掉。

我抓住每一个机会向在那工作的官员讲清真相。时刻记得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徒讲真相,口中利剑齐放。揭穿烂鬼谎言,抓紧救度快讲。”(《快讲》)

有一次我在街上走着,我碰到一个在大使馆工作的中年男子,我用平静的心向他打了招呼,并告诉他,我们并不反对中国政府。他对此感到有些怀疑,但是问了我,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在大使馆外边。我回答:“我在这,因为我炼法轮功,我觉得他非常好,在中国,人们不允许炼功,而且有的人想炼功就会被打,甚至被折磨致死。”

我还说了很多,还讲了天安门自焚。当我讲到这的时候,他听的非常认真,我给他讲了一些大陆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一些酷刑,还给他看了赵昕被折磨致死的图片。他不承认这些,但是他的否定不是那么自信。我还提到了正在大使馆门前的赵明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的事情,在这一点上,他回答很少。当我们分开时,我告诉他不要对大法持不好的念头。

我一边学法一边发出更纯净的正念,清理整个宇宙。以前我感到与中国人谈论大法很困难。现在我总是记着先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我保持一颗轻松、不被影响的心,真诚坚定地向他们讲关于大法的真相。在铁的事实面前和大法弟子的令人平静的能量场的作用下,他们变得容易看到真相、改变他们原来的误解。

以上是个人所悟,请同修慈悲指正。我希望我们欧洲法轮功学员做得越来越好,跟上正法进程。最后让我们以师父的《扫除》诗共勉:

扫除

阴云过 风还急
赤龙斩 人还迷
邪恶处 有阴霾
大法徒 单掌立
除余恶 正念起
讲真相 救众生
灭恶尽 扫寰宇

(爱尔兰2002年法轮大法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