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轮功学员呼吁营救大连外国语学院教师刘山(图)


【明慧网2002年12月5日】

大连外国语学院日语系教师刘山

尊敬的德国司法部、外交部、总理府及总统府:
女士们、先生们:
各市市长们:
新闻界的记者们:
一切善良的人们:你们好!

  我是德国哥廷根法轮功学员,现就读于哥廷根大学。

刘山,生于1970年,原是我们大连外国语学院日语系教师,他是作为大外的优秀毕业生留校任教的。刘山自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变得心境平和,耐心有加,本来就为人开朗的他,更加受学生们的爱戴。

1999年7月20日刘山为媒体对法轮功的错误报道去大连市政府依法上访,回校后即被学校领导严密监视,不许他与校内外的法轮功学员接触,并逼迫他写放弃修炼的“思想汇报”,还以出国之事相威胁。校方还逼迫刘山的母亲从武汉赶到大连,劝说刘山放弃修炼法轮功。但因刘山有修炼后身心受益的切身体会,拒绝违心地放弃自己的信仰。

2001年7月9日早上,一伙便衣闯入刘山的宿舍,将刘山强行绑架。据我所知,刘山被绑架前不久学校决定下学期不聘任他。此外,学校保卫处长杨寿新曾扬言:“刘山不出半年必定教养!”并多次在学生法轮功学员中以欺骗的手段给刘山“收集材料”。因刘山是大外炼功点辅导员,校方极力诱使学生法轮功学员承认,是刘山以老师的身份指挥学生进行上访等活动,但始终没有得逞。于是便限制刘山与学生接触。学校这种善恶不分、迫害好人的行径在学生中引起公愤。刘山这样一个学院公认的好老师,只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只因向周围的人们讲述法轮功教人向善却被邪恶镇压的真相,而遭到无理绑架。据可靠消息,刘山被关在辽宁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已经一年多了。因为他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父母送东西见面都不被允许。

同为法轮功学员的我曾于2000年10月进京上访而遭到非法监禁,这过程中的经历,使我现在很担心刘山老师的处境。我被先后关在北京市门头沟看守所和沈阳市龙山教养院。在门头沟看守所,我与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要求无条件释放;狱方在我们绝食绝水第五天对我们进行野蛮灌食,恶警们将我们手脚绑在椅子上,用钳子撬开牙,灌了整整一锅生理盐水拌豆奶,我几乎窒息。网上报道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很多就是被这样灌食导致气管、食管破裂或胃穿孔而致死的。在龙山教养院,关押着上至七旬的老人下至十几岁的中学生;我们曾因坚持炼功多次被管教以加刑相威胁。在那儿我遇到一位27岁的姐姐,在北京被前门派出所的警察连续殴打凌辱4个多小时,其间她两次昏死过去,整个后背黑青色,呼吸都很困难,而狱方无视她的危急状况,又将她转到辽宁省马三家劳教所继续迫害。管教不但如此毫无人性地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无理限制家属探视的自由,他们常以此为由无耻地勒索家属财物……他们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使绝了招数。

而刘山只是在把真相告诉给被蒙蔽的人,却遭到无理的迫害。在这样一个谎言铺天盖地、暴行有恃无恐的社会里,不敢设想刘山老师承受过和正在承受着怎样的肉体和精神的摧残,他的生命时刻受到威胁。刘山只是上亿法轮功学员中的一个,他所经历的只是冰山一角。而今,无论是中国国内学员的上访,还是国外学员的呼吁,我们只是希望以和平的方式,澄清那些莫须有的诬蔑。只为求得世间的一个正义,千百万法轮功学员正经受着非法监禁、毒打凌辱、妻离子散,被迫流离失所;甚至海外的中国法轮功学员也被拒延护照。邪恶势力企图用暴力逼迫人们默认谎言,用金钱诱惑人们远离良善。

然而,我们的努力从没有停止过,越来越多的善良的人都在帮助我们,许多国家都有营救法轮功学员的成功范例。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正义的力量在越聚越多。在此,我向德国政府、媒体、人权组织、善良的德国人民发出紧急呼吁,帮助营救我的老师刘山以至千百万和他一样为坚持真理而被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让我们携手共同制止这场扼杀人类良知的灾难。

朱晓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