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颠沛流离千回百转 我无怨无悔


【明慧网2002年12月6日】善良的朋友们:在我的故事中没有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壮举,但我希望透过这平凡的故事中的片断,使您能看到江XX邪恶集团践踏法律、践踏人权,剥夺人自由的事实。

修炼前我也曾在人世间的洪流中沉浮,自命不凡,不知天高地厚。我也曾苦苦探求人生真谛:“人为什么有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不断的追寻,不断的失败,百思不得其解后,只有万般的无奈。正如我们师父所说:“悠悠万世,几人不迷”。

幸运的真善忍大法在人间洪传,从此生命不再悲伤,不再迷惑,不再在污泥浊水中随波逐流。大法教我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有了矛盾向内找,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事事先替别人着想,无私无我。从古至今无论什么样的社会形式,当权者都希望人民重德行善,只有这样,百姓才能安居乐业,江山才能稳固。

然而也有不希望好人多的当权者。在中国大陆就发生了这样让人不可思议的怪事!1999年7月20日,一夜之间恐怖的风暴席卷了整个中华大地,一亿按照真善忍大法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都遭到迫害。我思前想后,不知江XX非要镇压“法轮功”到底为哪桩?如果是因为修大法的人太多,难道世界还怕好人多吗?如果为了自己的权力担心那大可不必,修炼者是放下人世间名利的。不管宣传机器怎样对大法进行造谣诬蔑,我心里清楚明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让我身体健康、道德高尚,让我活得踏实,生命充满阳光,我决不会放弃修炼。

不久我也没能逃过迫害。居委会主任、片警找到我母亲家(因我未婚住在母亲家),说我去省里上访,在公安局挂了号,必须写个保证书以后不炼了。我说什么也不写,近两个小时不断向他们洪法,他们说:“没办法是上边的意思,你不写我们交不了差。”看着他们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动了常人之心,觉得他们也不容易,写就写吧,只要我修炼的心不动就行。这是修炼路上最让我痛心疾首的错误,自己没能经受住邪恶伪善的考验。很长时间每当提及此事我的心都在作痛,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在交保证书时我对片警说:“我告诉你,写保证是为了让你能交差,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就炼。”片警说:“那你就炼,你上北京我都不管啊。”

随着当权小人迫害法轮功的逐步升级,片警几乎天天往家打电话,每天的行踪都要向派出所报告。当然,我不是犯人我不会这样做的。一天晚上我去同修家串门,不料两名警察在她家。在场的还有一位男同修,硬说我们聚会。实际上我根本不知道她家还有别人。我们向他们说明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电视所宣传的根本不符合事实,完全是造假,完全是为了达到镇压的目的找借口,你们千万不要干破坏大法的事,这样做对你们生命没有好处。可他们听不进去。用手机和分局联系。不到半小时来了5、6个警察,不履行任何手续不由分说地抄家,搜走了全部大法资料。然后就抓人,女同修由于孩子小哭得厉害幸免被抓。我和另外一名男同修及女同修的丈夫(也是修炼人)被他们强行带到派出所。我们被分别看管。没过几分钟,我听到隔壁办公室传出打人时桌椅碰撞的巨大声响。隐约听到两位同修善意地告诉打人凶手,善恶有报的道理。可是在江XX直接授意下的恶警已失去理智根本不听,继续毒打大法弟子。打人声混杂着声嘶力竭的叫骂声充斥着派出所的整个空间,历史将记录下这罪恶的时刻。

我看见来串门的那位男同修被反扭着双臂戴着手铐由几个恶警押着去抄家。同修走过去了,他大义凛然的神态让我不禁想起了电影《红岩》里的镜头……。我是头一次见证了警察无所顾忌地打好人。我们到底哪里错了?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不做任何违法乱纪的事,远离一切不正的东西,竟招来如此不公正的对待。江氏政权是法西斯的再现。

我想一会儿该轮到我挨打了,此时我没有一点怕,只有一个念头: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过来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头头,凶神恶煞地举着拳头走近我,我微笑平静地看着他,不知何故他的拳头又放下了,没有打我。那一刻我真希望是他的良知发现。他们问我:“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他们说:“那就给你找个地方炼。”一直折腾到下半夜2点钟我终于又看见了两位男同修,他们身上、脸上沾满了灰土,身上还有踢打留下的脚印。警察让我们三人在什么表上签字,被我们拒绝。他们喊道:“不签字照样把你们送进去。”就这样我们被戴上手铐关进了看守所失去了自由,什么法律、人权统统付之东流,完全失去了它的实质意义。

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才得以脱离魔窟。回家后邪恶的警察并没有放过我,变本加厉地去我家逼我放弃大法,弄得全家人不得安宁,加之株连九族的卑鄙政策,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为了家人免遭牵连,我不得不离开家,暂时住进同修家。

同修娘俩也是被迫害在外租房住的。几个月以后,某天晚上同修的妹妹跑来通知我:同修娘俩被警察绑架了。由于同修的家人泄露了我的姓名和电话,公安局的人说一定要找到我。考虑到我和同修的大法资料都在这,不能让大法受到损失。紧急中想起了同修李冰雪(化名),请她们全家帮我连夜搬了家,并安排我住在她姐姐家。总算又有了一个安身之处,可以学法炼功讲真相。可这里也不安全,这位同修7.20去上访也在公安局挂了号。警察三番五次到家里搜查。一次我不在家,警察又来了,在我住的房间里发现了真相光盘和资料,逼迫同修说出资料的来源。同修什么也不说,警察临走时说他以后还要来。这期间正是江XX又一次下令大肆搜捕大法弟子的非常时期,为了同修的安全,也为了自己不被邪恶迫害我应该搬走。

搬到哪里去呢?家是不能回去了,因为在我离家后,警察不死心不断去我家逼我母亲及家人说我的住所,说我的名字已经报到省里去了,找不到我不行。母亲坚决抵制了他们的无理要求。他们把我家电话报到安全局,由安全局对我家电话进行非法监控。有一天我的家人给单位领导打电话问某文件需要印多少份。安全局以为要复印大法资料,跟踪到某政府找到那位领导追查此事。后来听说那位领导当时真是哭笑不得,对他们的荒唐行径表示了极大不满和不解,要求他们道歉。

我的家人实在受不了这种骚扰,将1500元钱安装的电话给废了不要了。邪恶之徒又到我妹妹对门的邻居家蹲坑,连续多日三更半夜赖在人家不走,邻居气愤地对人说:“这些警察到底要干什么?弄得我们家不能睡觉,放着正事不干,专抓好人。”不难看出,江XX镇压好人是不得人心的。

几经辗转,同修李冰雪又帮助我搬到妹妹家。一天妹妹要上街,刚出去一会又急急地返了回来,妹妹说110警车就在外面,来了十几个警察,听说要抓炼法轮功的,你可千万别出去。我告诉妹妹不要怕,他们抓不到我。此时我联想到前几天片警碰到我外甥,问他家搬哪去了,孩子不会说谎,只是没告诉他具体哪间房,所以一时间他们没法下手抓人。我找了一个适当的机会又一次走脱了,后来妹妹说警车天天去,在那等了好多天。

这次我搬到另一个妹妹家。妹妹对我百般照顾,支持我修炼大法。可妹夫是某局局长,经常参加关于镇压法轮功的会议,中毒很深,对电视的造谣宣传深信不疑。对我修炼大法十分不满,怕受连累影响前途,怕孩子上不了大学,千方百计地刁难我,逼我毁掉大法书,多次逼我放弃修炼,说只要我不炼了,在他家呆多长时间都可以。我严肃地告诉他:“大法教我做好人有错吗?大法使我身体健康你说这不好吗?让我放弃真善忍大法永远不可能,毁大法书罪大如山如天,这样的话你以后不要再说了。”我多次善意地跟他讲大法的真实情况,他不但不听,还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

在以后的日子里妹夫极力反对我炼功学法,经常无故“咣咣”摔东西,晚上不回家住,用这种方法撵我走。我想我应该用我的实际行动证实大法好,我努力做好我所做的一切,有机会就向他讲真相。很遗憾妹夫坚持自己的看法不肯改变。为了我,妹妹付出很多很多,夫妻间矛盾日益激化,不能再让妹妹为难了。我要出去租房子,妹妹不同意,她说:“哪都不安全,租房子之前要到居委会签字保证不炼法轮功房子才能租给你,你哪也不要去,这个家还有我一半呢。”

没过几天妹夫到我母亲家,让我母亲转告我放弃大法。母亲说:“我不能那么做,她修炼大法做好人又没错。”妹夫又找他大哥找我妹妹,让我妹妹撵我走。我知道妹妹决不会这样做。尽管我无处可去,但我是大法弟子应该为别人着想,我不能再住下去了。背着妹妹我整整用了两天的时间找到了一份包吃住的工作。我的同修李冰雪再一次帮我搬家。当我们离开那栋楼时,我看见妹妹站在窗口,眼里含着泪。我的心一阵难过。不是为我自己,是为了妹夫,他以往对我是尊敬的,就因为受江氏邪恶集团的造谣欺骗,竟然把我从他家撵了出来。即使这样我对妹夫没有怨恨,有的是对他生命的怜悯。

当天我搬进一位老太太家,帮她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等等杂活。只要有个立足之地能学法炼功修炼,吃点苦算不了什么。后来知道这老太太70岁了,原来也炼法轮功,7.20镇压后不敢炼了,她说:“以前炼功时什么病也没有,骑自行车满街跑,从打不炼功后身体就不行了,心脏病、肝病、胃病……通通都上来了,住了几次院,医药费花了一万多元,勉强就这么维持着,什么活也干不了,这不只好雇人照顾了。”我说:“你如果坚持修炼身体不会变成这样。”她说她儿子是公安局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她不能炼了。江XX害了多少人,硬把一个通过修炼大法变得健康了的人又变成了一个病入膏肓痛苦不堪的病人。您说这正常吗?

在我差一天干满一个月的时候,老太太意外发现了我的大法录音带,她知道了我的身份,由于害怕她不让我再干下去了,让我马上离开。临走时她对我说:“你是个非常善良的人,有很多优点,你要不炼法轮功我想长期用你。”我说:“我师父教导我们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我的表现来自于大法,请你不要相信电视上的造谣宣传,多了解大法的真相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就这样我又失去了安身之处,还是同修李冰雪帮我搬家。我本来可以有一个安定的生活环境,就因为我不放弃对宇宙真理的信仰,就因为我要做个好人,我就得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这是什么道理?

实际上我搬家的次数远不止这些,在此我不能一一道来,写出片断经历,足以证明江氏集团的邪恶程度。流离失所给我带来生活上的苦难并没有削弱我的意志,反而使我磨炼得越来越坚强。为了救度众生我几乎走遍了小城,用各种方式证实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将一如既往随师正法。虽然颠沛流离、千回百转,我无怨无悔。

借此机会我衷心感谢我的同修李冰雪全家,以及她姐姐全家给予我的无私关怀和帮助。衷心感谢为我承受付出的亲人们,我坚信大法会把美好的未来带给支持保护我的亲人。同时我也希望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们能站在大法一边支持大法,共同感受大法带给生命真正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