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


【明慧网2002年2月11日】我的母亲是一名大法弟子,当她用生命去捍卫大法与救度世人的时候,不幸被江政府的邪恶爪牙抓走,现已被非法判刑。回顾我母亲这几年的修炼过程,我除了对母亲的敬佩之外,我更感激师父的浩荡佛恩与慈悲苦度。

母亲生于知识分子家庭,接受中国传统教育。母亲吃过很多苦,受过很多罪,这些苦难形成了母亲宽容,忍让的性格,她时时处处与人为善,不计较个人得失,所以深得同事和朋友的尊敬和爱戴,她的朋友都说她是一个真正善良的人。

得法以前,母亲的身体非常不好,患有多种疾病,整天面黄肌瘦的,但尽管如此,她还是坚持正常的工作,尽力照顾家人。为了能治好病,不让儿女担心,她寻求了许多方法,最后她跟一个气功师学气功,很虔诚。没多久,母亲就能给人治病了,而且效果很明显,但是每次帮人治病回来后,她都觉得很累,很乏,浑身没劲,自己的身体状况还不如从前。得法后,母亲想起了这一段,才知道原因所在。

97年有人向母亲提起了法轮功,当时母亲认为,气功就是祛病健身的,学一种就够了。可是几个月后,又有人向母亲提到了大法,母亲一听说这一功法还有书,觉得很奇怪,于是便向来者借。当母亲打开《转法轮》时,看到法轮在不停地转,当看到师父像时,母亲说:“这个作者好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无论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当天晚上,母亲便抱起了书,看了整整一宿。第二天一早,母亲便把家中所有关于其它气功的挂图、物品等等统统销毁。记得我当时不解地问母亲为什么要销毁这些东西(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花不少钱买来的,而且母亲也比较喜欢),但是,母亲义正辞严地对我说:

“孩子,我们迷路了,这些污七八糟的东西我们不能要,我们在歪门邪道中迷失得太久了,现在师父来接我们回家了,我们要跟师父一起回家了。”

从此,母亲便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母亲每日的工作很忙,同时又要照顾家人,但她每天都不忘学法、炼功,母亲经常对我讲,师父说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就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修炼,所以母亲无论是在工作上还是在家务上都做的很好,同时在法上提高自己的心性。这使我想到了中央电视台经常播出的假新闻,我要向所有的人说明,这些人不是我们法轮大法弟子,只有按照师父的话去做的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不听师父话的绝对不是法轮大法弟子。同时我也想在此奉劝一下这些上电视表演的人:一个人出名的途径很多,不要再在中央电视台亮相了,你们的行为实在是可笑之极,你们的表演实在是象个小丑。

99年7月以后,母亲依法上访,向世人讲清真相,使许多人明白了真相,帮助他们摆好了自己的位置。几年来母亲一直在做着正法的事情,不幸却被邪恶捉住。在此期间,无论邪恶如何软硬兼施,母亲始终严格用法来衡量自己的言行,用一个合格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由于要保护其他大法弟子,母亲的正法经历不能细说。

妈妈,虽然我们现在不在一起,但是我为有这样的母亲而感到无上光荣,希望我和妈妈在各自的正法道路上做的更好。

妈妈,还记得我们的誓言吗?法正人间那一天,我们要亲手绣一个“法轮大法永世长存”的条幅,在春天里永远飘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