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亲,一位普通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1年6月12日】妈妈是一个普通而坚定的大法修炼弟子。从去年六月至今,她一直在外流浪,下落不明。她以她的心和行动证明法的神圣和伟大。

妈妈当初踏入大法的门,是源于祛病健身。在这之前,她是个彻底的无神论者,但是多年来"与天斗,与人斗"坎坷磨难的生活,除了使她落下了一身的疾病,就是对生活的绝望。四十几岁就病退在家的人,到五十岁就把自己归纳成"等死队"一族。

"哀莫大于心死"那时在我的眼中,一生争强好胜的妈妈是个非常可怜的人,我也实在想不出什么方法可以使一个并不算太老的她得以慰藉寥生,除了靠钱表示我的孝心之外。那时我以为金钱可以改变一切。但我也看到钱可以使妈妈衣食无忧,却改变不了她羸弱的身体和绝望的人生观。

当她从一个朋友哪儿得到《转法轮》一书,并告诉我她正在阅读时,我还担心她会因为“急病乱投医”上当受骗。但当妈妈再一次南下,和我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我发现她已经开始炼功。

因为好奇和孝心,我也陪妈妈参加过大型的法会,也去炼功点学了学,当大家打坐的时候,我也跟着打坐,可不是在炼功,我睁着眼,东看西看,观察那些行行色色的炼功人。

妈妈第一次消业,让我感觉到大法的神奇。妈妈多来年一直有低烧的毛病,那次忽然发起高烧,她说没事,是消业,我虽然也着急,但也说服不了她,也就由着她,加上公司正好忙,我连一口水都没给妈妈倒过。结果妈妈居然两天之后,就好了。

被多年形成的各种各样观念所桎栲的我,面对着我亲身感受和亲眼所见的事实,却依然将信将疑,更加因为自己有许多明知道不好,也不愿放弃的执著心而远离了修炼。现在想一下,真是迷的太深。

妈妈成了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她的变化是巨大的。每一个见到妈妈的朋友都很喜欢她,觉得她有一种道骨仙风的感觉,而且很亲切。谁也不能想像妈妈原来的火爆脾气和她的糟糕透顶的身体等等。妈妈的生活确实是一直处于极其不幸的状态中。小时因家道败落,父亲早逝,被抱养给别人;花样年华的年龄又赶上上山下乡,在农村一呆就是十几年;好不容易熬回城市,丈夫又起异心,闹腾了几年之后,终于在那个并不流行离婚的年代离了婚;九十年代初,儿女终于长大成人,大儿子又因为意外丧生……等等一连串的打击使得一心一意为了家庭、丈夫、儿女奉献了差不多大半辈子的妈妈过早地衰老了,心如枯槁;加上多年积累下来的多种慢性疾病,真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妈妈的心充满了怨恨,尤其是对父亲的绝情绝意的仇恨。那些年我们即使和父亲联系,也尽量不让她知道,以免让她伤心和愤怒。

自从修炼以后,妈妈真的一下子豁然开朗了,明白了许多道理。不但和医院从此绝了缘,这让每年夏天都得送妈妈去医院急救的弟弟从此轻松了;原以为似乎老死也不相往来的父母又恢复了联系,妈妈还探望了当时同样因为维护儿子而伤害她的爷爷奶奶,并接两位八十岁高龄的老人回家住……在我去年离开家的时候,又一次体会到家庭的温暖,那是我从小就渴望拥有的家庭气氛。这一切都因为大法的力量,彻底改变了妈妈,妈妈获得了一次新生,而我们的家开始象个家,再也没有怨恨和吵闹!这一切让我们所有的家庭成员都感受到法的神奇和伟大。

  当大法的神奇在妈妈身上一一真实的显示以后,和平环境的修炼结束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法的残酷迫害开始了。妈妈她们怀着信任政府的单纯的心在4.25自发去上访,虽然我和先生在这之后都不断地吓唬她,当权者一定会采用更严厉的方法对待他们(那时还没意识到是如此残酷),妈妈犹豫过,但没有动摇,7.20以后的上访的都是还没到信访办就被抓起来,集中关在一起学习所谓的文件和看电视宣传。妈妈老觉得她自己比较笨,悟性差。但在关键问题上,她还是很清楚,也很坚持。妈妈说,“师父讲过:复杂的环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复杂,才能出高人哪,"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我觉得修炼会有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否则也太容易了。当然理解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一回事。从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一下子走到这么严酷的现实中,真的是看一个人的真心的时候。

那时我们在北京,电视上整天铺天盖地地批判大法,接着有不少据说是炼功点辅导员的人在电视上出现,开始“声泪俱下地声讨大法”。当权者的这种地毯式,轰炸式,一言堂的宣传确实可以欺骗许多人。7.20以后,因为辅导员被抓,大家缺少集体学法的环境,所以在我们家恢复一周三晚的集体学法;那时很多同修就表现得很有智慧,来我们家时,都已经懂得采取绕路等等方式,不给监视他们的邪恶之徒以机会,使大家在那样艰难的环境下有一个安全的交流和学法的地方,外地学员到北京也希望有机会和北京同修交流。那时我认识了不少外地的同修,从他们身上我一次次感悟到,是大法给了他们许多人新的生命,他们对大法和师父的敬意和真修的决心,让我感动,让我流泪。

在经历了江泽民集团的野蛮的白色恐怖之后,我反而慢慢开始走上了修炼的路。其实在我读完《转法轮》,还是明知故犯地造了好大的业。所以我一直不知道自己还是否有资格修炼。但来到了国外,居然我想做的第一件就是找炼功点,这一点我自己都奇怪是怎么回事。现在想,可能因为 7.20 之后,在北京我还是公开极力维护大法,师父慈悲于我,才得以在短时间顺利出国,从此真正走入了大法的修炼行列。

妈妈仍然留在那个极端险恶的环境里,继续她的修炼。

妈妈回到老家不过两个月的时间里,因为在北京经历了许多事之后,在法理上的认识比较清楚;同时也和北京的许多同修有联络,可以尽早看到明慧资料和对当时的假经文的判断;也通过和我的交流,及时了解国外的情况,许多当地的同修经常去我们家交流和学法。

直到有一天一个善良的人打电话告诉妈妈家里电话被监控了,妈妈就知道她的大考验来了。果不其然,在去年六月的某一个晚上,公安冒充小区管理处工作人员要求进入家门,被妈妈拒绝之后,五个公安就直闯上楼,妈妈和他们迎面走过。但居然没有被认出。妈妈从此以后四处流浪,再也没有能回过家。

说来真是师父保护。妈妈有两次差点被抓,但最后都走脱了。公安第一次来家搜捕的时候,平常妈妈在晚上九,十点钟,都是在炼功,偏偏那天弟弟说回家吃饭,才等到那么晚,而没有炼功;又偏偏公安弄巧成拙,要冒充管理处收管理费……看起来有这么多个巧合,才使妈妈能机智地离开。

第二次,是妈妈流浪在外面,被弟弟找到。而那时公安通过不断48小时传唤拘留不炼功的弟弟,整夜整夜不让他睡觉,逼他找到妈妈。弟弟在人身和工作都受到严重骚扰的情形下,又落了个帮大法弟子传递互联网消息的把柄在公安手上,公安威胁他要给他判刑等等,把我那个从小就胆小的弟弟逼得快崩溃了,他出卖了妈妈。但又一次被妈妈走脱。

在妈妈被逼流浪在外的差不多一年时间里,我和妈妈的联系很少。大部分都不知道她到底在哪里,状况怎样?前一段时间曾联系上,才有了一些沟通。妈妈说自己经历了独修,云游,和同修一起讲真相的种种过程。有一阵子,感觉自己好苦好苦。断了和外界的一切联络,更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网的消息,全靠自己对法的坚定和不断读法炼功坚持着;但每当知道狱中的同修的磨难时,才觉得自己的苦实在不算什么。

对妈妈来讲,真的不容易。(象我在国外这么舒服的修炼环境,还需要常常和同修交流或依靠明慧网来支持自己保持修炼的状态)。妈妈并不是一个多么聪明的人,修炼中的很多法理从表面上有时她似乎还没有我这个原来不修炼的明白的快。除了身心的变化外,也没听妈妈提起天目是否开了,可以从感性上进一步证实大法的神迹等等。但妈妈修得很踏实,她严格按照师父的教诲“多看书,多学法”,一有时间就读书炼功,从不间断。面对我的懒散,妈妈常常用师父的话"修炼是严肃的"来点醒我。我也看到妈妈确确实实在严肃地修炼着。即使有时她不完全明白师父讲的法理,她也一样从她当时可以理解的层次认认真真的对待修炼中碰到的每一件事,严格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炼以来,妈妈的的确确放下了不少执著心,放下了多年的仇恨,变得宽容和容忍;但亲情始终还是一大障碍。弟弟是和妈妈感情最深的,也是妈妈很喜欢的,因为大弟弟的过世,对妈妈打击很大。所以小弟弟就成了家庭的中心和宝贝。有个什么事,大家都担心的不行。何况妈妈离家的时候,弟弟的女儿刚出世一个月不到。小女孩特别乖巧和可爱,当她还在娘胎,妈妈就有意要带她修炼(妈妈说她也知道其实这也是一种执著);而且因为妈妈,弟弟受到的牵连很大。他虽然不修炼,但也一直挺支持妈妈的。现在似乎一切的难都落到弟弟身上,不但亲朋好友不能理解,就连有些修炼人也劝妈妈回去,符合常人状态等等。妈妈并不是害怕被抓起来,她只认一个简单的理,不能顺应邪恶的势力的安排。公安也通过弟弟软硬兼施,说回去只是结个案,写个悔过书,不会怎么样的等等。

在强大的亲情牵引下,妈妈还是再一次选择了离开。

妈妈没有和我详述她这一年的遭遇和她在正法过程中默默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竭尽所能的作用。但我知道她放下了亲情这一顽固的执著心,也放弃了舒舒服服的居家生活,选择了奔波流浪的日子;也放下了多少年来对钱的执著,虽然自己在外流浪的生活根本没有保障,却把自己仅有的几千元拿出来买复印机等等。一直默默地机智地和其他同修一起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而努力着;因为在外生活的窘迫,也有朋友劝她想办法出国。我也建议过。但妈妈说她原来也想过出国,现在不想了,认为"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修炼。无论如何我坚修到底,法不正过来,我也就不会回家。”我感受到妈妈人格的伟大和大法赋予她的真正的力量和勇气。我知道在国内还有很多向我妈妈这样普通的修炼者,他们默默地坚定地修炼着,不畏惧邪恶,也不向邪恶妥协,更不顺应邪恶。在正法过程中,发挥他们每一个粒子的作用。

象我的小阿姨,她是九八年底才走上修炼的路。她和我差不多的年纪,是党员。在常人中有着很好前途和和睦家庭。她其实原本更是个无神论者,虽然也看到妈妈的变化,但似乎从来也没想过修炼。直到妈妈有机会和她们住在一起,而阿姨又得了很严重的妇科病,被怀疑是癌。妈妈鼓励她看一看《转法轮》,阿姨一边看书一边止不住的流泪,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开始接受了大法,和妈妈炼功,从此她没有去过医院,给单位节约了好几万元的医药费,这是全单位都知道的事实。

有一段时间我很担心她的状况,担心她会放弃修炼。现在我知道因为她本是单位远近闻名的大法修炼者,又因为妈妈一直在被查捕中,阿姨的电话,电子信箱全被监视,尤其和我这个海外修炼者的联络,更成了公安的关注对象。但实际上,她没有放弃过,一直利用智慧在“讲清真相”。最近因为散发真相资料,被判劳教一年。听外婆讲,她就是不放弃,关了快两个月了,也没让家人见面,具体情况不清楚。八十几岁的外婆就两个女儿,现在一个一直下落不明,一个被抓。好在外婆他们都知道大法的珍贵,虽然很伤心,但也没讲大法半个不字。老人带着十来岁的孩子,自己承受着。在国内这样的修炼者很多,这样的家庭也很多。

我在国内认识的大法弟子,妈妈属于极少的没有被抓到的。现在她又和我失去联系了。她又一次放弃了安全和舒适的朋友的家,投入到“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洪流中。我的心也在家人和同修所遭受到的残酷处境下不断地被修正着,从不理解、担心、害怕、愤怒到现在的对大法的越来越坚定和对所遭遇的一切的坦荡荡的心情。

我不再象开始那样忧心着妈妈,阿姨以及家人的安全。从妈妈和其他同修的身上,我深深地体会到他们无私无我的境界,他们放下的是自己的小我、小家,为了让更多的无辜被蒙骗的人们有一个认识宇宙大法的机会,从而使他们的生命有一个美好的归宿。面对着国内那么残酷的对法的迫害,每一个不欺骗自己,也不想欺骗别人的大法弟子们,都很清醒地认识到可能仅仅因为他们不愿写一纸并非出自真心的所谓"保证、悔过书",他们面临着常人中最大的损失,但大法和师父给予他们的又怎么可以用这些眼前的利益来衡量呢!他们又怎么可能放弃这样一个给他们和众生带来永恒的生命的法和师父呢!

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理解我们修炼人。连一直反对我们这种不向邪恶妥协做法的不修炼的先生,有一天也终于发自内心的说:"我觉得妈妈和阿姨他们真是很伟大,很令人敬佩!"八十几岁的奶奶面对目前家又不象家的处境,都知道这是江泽民造成的(我还从没有和她讲过),奶奶还安慰我说:"你妈会活着回来的,她是好人。”

感谢师父给我们这么多迷失的生命带来新的希望!感谢师父为我们这么多业力深重的生命所承受的一切!

谢谢妈妈引导我走入修炼大法的路,让我的人生有了前所未有的意义!谢谢所有国内外坚定实修的同修!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