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弟子春节期间向中国人民讲真相花絮


【明慧网2002年2月12日】中国农历新年临近,悉尼大法弟子抓紧周末这个极好的向中国人民讲清真相的机会,纷纷到各个洪法点散发传单,讲清真相。当然游人最多的自然是中国城和市中心了。大法弟子2月10日一天就散发了一万多份大法资料,几乎是到处可见人们拿着中文或英文真相报纸。“谢谢,我包里已有一份法轮功报纸了!”“免费报纸?快给我看看!”“啊,法轮功,一直受中国政府打压,太不公平了!”“除了传单上的3种方法可帮助你们外,我怎样才能为你们做得更多,更好的帮助法轮功?看了真相报纸,我对中国政府的做法,太气愤了,我全力支持你们!”……

1.“你们应该把真相小册子拿到中国大陆去发!”

在中国城洪法点,遇到刚从国内来澳的一对母女,母亲约50岁年纪,对大法弟子说:“看了这些图片,我简直惊呆了,大陆公安竟把你们的人打得这么惨,这和国内宣传的完全相反。你们这些照片是真的吗?怎么弄出来的?”

大法弟子说:“我们修真,善,忍,我不知道照片怎么来的,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本人亲身经历的事实。我因为告诉中国领事馆我是炼法轮功的这么一句真话,至今得不到回国签证,不能探望年迈的母亲。我本人去澳门参加回归一周年庆祝,仅因为我告诉警察是法轮功学员,便被抓,被关警署。我是澳洲公民,竟然也受到如此对待,国内大法弟子受酷刑折磨就更不用说了。还有国内大法弟子在去北京上访路上被抓时,大法弟子讲真话,在被警察问及是否炼法轮功时,都回答‘是!’,他们明知道会马上被抓,被关监,甚至被打残,打死,他们都是讲真话的。”

那位母亲说:“我也知道国内那帮人很差劲,但真没想到他们会这么残忍。我先生还是在大学时代,写过一篇文章,给政府提了点意见,到现在这把年纪了,还一直受到公安的监视,逢年过节什么敏感日子,都要受到盘查,就因为这个事,连出国的自由也被剥夺,你看,这不就出来我母女俩。国内的舆论宣传,我一直信以为真,特别是看了‘天安门自焚’电视后,我逢人便说,法轮功怎么不好,别沾。哎,我也是造大孽了。看了你们发的材料,我全明白了。你们发的真相小册子等,应该发到国内去,国内的人受骗太深了。我们出国都要被警告,不能接受法轮功的宣传材料,并向他们保证不拿。在旅游团队里,还有人是专门暗中录像,拍照,所以,谁都不敢拿法轮功的材料。但是,这些人都用眼睛在看着哩,用耳朵在听着哩,你们可能不知道,以为他们全拒绝,其实是因为有人管着他们。哎,江泽民政府这样捣腾下去,中国人没救了。你们坚持下去,就是胜利!”

2.“法轮功!我太想了解法轮功真相了!”

一位身穿“法轮大法,真,善,忍”黄色T恤衫,正在散发传单的大法弟子,突然听到一位老人惊叫“法轮功!”,大法弟子赶快回过头与老人打招呼。原来,这位老人刚从北京来澳探亲,一家4口人在市里游玩,和大法弟子不期而遇。大法弟子顺手递给老人及家人真相报纸,老人连声说:“法轮功!我太想了解法轮功真相了。”大法弟子告诉他,我们还有关于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光盘,老人家赶快给大法弟子留下了家庭住址,以便真相光盘的邮寄。看着老人家急于想知道真相,和拿到真相资料时激动的表情,大法弟子真为这位老人和他的家人感到高兴。又一家有缘人有希望了。

3.最后,他们全都开心地笑了

在中国城一家糕点店,一位身穿“法轮功”黄色T恤衫的,发真相材料的大法弟子正在买早餐。受邪恶宣传蒙蔽的店老板说,法轮功参与政治,天天到中国领事馆抗议,丢中国人的脸。大法弟子说,“我们是和平请愿,和平静坐,因为中国公安打死了三百多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得不去申诉。这些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老者有80、90岁的,小的才2,3岁孩童,他们有什么政治企图?”

大法弟子接着说:“海外大法弟子很多是博士,研究生,还有科学家,公司总经理,大老板等,工作环境优越,他们根本不会去图谋中国的什么政治地位。只是因为大法好,大家才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甚至用生命捍卫大法。打个很简单的比喻吧,中国有句俗话,人为财死。我现在给你1亿元人民币,让你去面对江泽民之流的监狱,酷刑,手铐,脚镣,家破人亡甚至死亡,你敢去吗?你也不愿为这么大的财卖命,是吧?但法轮功学员,谁也没有给他们一分钱,为什么他们愿用生命来捍卫这个大法呢?”

大法弟子见众人听得专注的神情,继续说:“中国历来镇压不同信仰意见者,都是短时间见效,就把对方整垮,但为什么唯独法轮功整不垮?99年7月至今已快3年了,反而法轮功越整越壮大,海外传遍50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已被译成20多种语言文字版本畅销全世界。且这么多国家都没有出现法轮功学员自杀,自焚,唯独中国大陆自开始打压法轮功后不断有自杀,自焚的报导呢?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人想破坏宇宙大法,怎么可能呢?人跟神斗,是绝对输。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都明白,澳洲又是自由社会,为什么还跟着中国江泽民的欺骗宣传跑呢?”

此时,店里5个伙计早已停下手里的活,站在那儿听大法弟子的讲清真相,脸上由开始的迷惑,不解的表情,逐渐的在变,都静静的听,不再提问了。最后,他们全都会心地笑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7/188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