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的苦役、电棍和“死人床”

【明慧网2002年2月15日】自从我被送进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那天开始,我听到的就是电棍的响声、大法弟子的惨叫声和那些恶警的骂声。每天的气氛都非常的紧张,大法弟子的脖子上被电出了很多的血泡,身上被恶警踢得都紫了,行走困难,有的大法弟子被恶警电完都起不来床。

记得那是刚过三八节不久,发生了一件让人胆战心惊的事。有一个大法弟子刚进劳教所不久,有一天,她说:“李老师好,法轮大法好。”这话就传到了管教那里,管教就把她带到楼上,好几个管教用电棍电她,用脚踢她,把她电得在地上来回翻滚,发出声声悲惨的叫声。在楼下干活的人都浑身发抖,当时一个刑事犯心脏病都吓犯了,在楼下感觉楼上就象在发生地震一样。这一切我都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了。她被电后被送进了小号。后来才知道,她被折磨疯了。终于有一天晚上她丈夫把她接走了。

一对双胞胎大法弟子,才16岁,就因为她们坚持修炼大法被非法送进黑嘴子。来黑嘴子之前,当地恶警把她们骗出家,把她们绑架送进延吉市看守所,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恶警把她们先是关进了少管所,少管所没有女孩,又送进女子监狱,女子监狱不收,就把她们送到了黑嘴子。刚来管教对她们很伪善,后来看她们仍然坚修大法,这管教伪善的面具撕破了,露出了凶残,开始用电棍电和打她们。后来,他们姐妹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可是恶警还是用电棍折磨她们。她们还只是活泼可爱的孩子啊!

一大法弟子因不放弃修炼大法而绝食抗议,被固定在“死人床”上,恶警就从鼻子每天给她灌食,就这样,折磨她半个多月,把她折磨得不成样子,然后,把她送进了精神病院,当成精神病进行“治疗”。

整整关了二年的一个大法弟子,承受了各种各样的残酷折磨。我只听到她被恶警折磨迫害的一件事。恶警为了让她放弃修炼,把她带到一个小屋里,固定在“死人床”上,把她嘴塞上,就用电棍一直电她,也不知电了多长时间,最后把她电得吐了血。后来把她送进六大队的小号。生死不怕、非常坚强的她,六大队拿她也没办法,就又把她送回了二大队。她的非法劳教期是一年,后无故又给她加期一年,期满后被送回当地610.

一大法弟子因不放弃修炼,有一天她开始炼功。恶警们把她绑在小号的“死人床”上折磨了她4、5个月,折磨得不成样子,真是惨不忍睹啊!

六月份二大队出工,上岱山公园栽草。那天又刮风又下雨,大家冷得直打哆嗦,一个个在风里雨里栽草都变成了泥人。栽草一直干到晚上五点半。回来后,一点没休息又让我们加班到半夜10点多钟,第二天仍然让我们早上4点多钟继续出工。一直1个多月的时间都是这样,把大家累的筋疲力尽,有的学员都被累得、晒得迷糊了。

10月末,全劳教所开始挑豆子,一袋豆子100斤到120斤。二大队的刘大队故意让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从一楼扛到五楼。这些大法弟子中最小的21岁,最大的50多岁,他们互相鼓励着艰难地扛上扛下无数趟(没挑的豆子往五楼扛,挑完的再从五楼扛下来)。厂家来验豆子的人都很佩服她们说:“男的都受不了。”但在一旁的恶警却讽刺、嘲笑地说:“不是说你们的大法神奇吗,那你们都别给我停下来。”

二大队五小队的恶警,体罚大法弟子,使用各种恶毒的手段,这些大法弟子也还是坚修大法,后来,就让面墙立正站到12点才可睡觉,再后来又变花招了,让这些大法弟子抄写所规所纪(40多条),无论是否加班到几点,都得抄完才能睡觉,有时抄完了都到1、2点钟了,早上4、5点钟又该起床干繁重的活,每天如此,已经一年多了。这些恶警比法西斯还残暴,不管人死活。

一次,说上面领导要来参观,把我们都带到了电教馆看电影,把别的犯人和思想“认识好”的人留下等着上面领导参观。把坚修的大法弟子都给藏起来了。当参观的领导问了一个犯人(不是法轮功学员):“你炼了多少年了?还炼不炼了?”那个冒充法轮功学员的犯人说:“一年多。现在不炼了。”后来,那个犯人还说了一些反对大法的话。当时,那个领导身边还带着记者,记录着“所谓的事实”。可以看出,从中央到地方层层造假,层层欺骗。

这些是我亲眼目睹的铁证事实,可是在新闻媒体上播过吗?新闻媒体一直在编造可笑而漏洞摆出的种种谎言欺骗着全国人民。

善良的人们,请觉醒!这一件件、一幕幕铁证事实难道还不能让您深思:到底谁恶,谁善;谁正,谁邪;谁对,谁错吗?

请您铭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必将昭雪!指日可待。

支持、善待宇宙大法者将得到无限美好的未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5/19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