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逐步走向圆满(译文)


【明慧网2002年2月19日】我是在1999年6月,中国邪恶势力开始迫害大法前一个月得法的。我是从一位好朋友那儿得知大法的,通过认真地学法和注重修炼心性,我的生活质量比以前大有改进。我对师父非常尊敬,对于按照《转法轮》去修就能返本归真,我也充满信心。

下面我想和大家谈一谈自己最近修炼中的一些经历和有限的认识。请大家指出我不足的地方。

一、平衡学法和正法的工作

很多大法弟子都感到正法进程越来越快,学员都参与很多不同的工作。在我自己来讲,我总觉得我有好的理由不参加炼功点和学法小组的活动,因为我要把大法摆在自己的事情的前面,我要先做大法的工作。然而,我手上的大法工作似乎怎么也做不完,有很多次,我不得不把学法推到第二天。

三个月前的一天,我决定要把学法摆在每天的第一位,我决定我要在学法后才开始做大法的工作。我想大家都可以想到这样做之后的效果:我能做到是一位大法弟子去做大法工作,所以工作做得又快又好。

现在回头看,我体会到师父在2002年佛罗里达讲法中说的:“你必须做到不抱着所求之心学法,大家早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了,不能抱着执著解决问题的心去看法,你就静静地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

我想我们大多数学员都知道我们该怎么做,现在只是一个努力去做好的问题而已。当所有大法粒子都提高后,我们的环境就会更好。

二、在参与大法工作中,修出真正的善,去掉对名的执著

师父在1998年新加坡讲法中提到:“不但你们两个双方发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观者能看到这个问题你都应该想一想自己。”

每一次我都知道要向内找,可是我很少能悟到自己有什么问题。慢慢地,我观察到一种情况:当两个学员发生矛盾时,我能看到他们的执著所在,可是我从来不告诉他们。我的借口是我自己应该向内找,而他们要各自去悟自己的执著。虽然这种认识有一部份是对的,我后来终于意识到自己保持沉默的做法其实是自己对名和个人得失的一种很深的执著。简单来讲,我不敢指出其他学员的执著,因为我怕他们会生气或觉得我不友好。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好笑。对于在美国长大的西方人,这是小孩在学校学到的一种很强的变异的观念。另外,我明白了我应该更无私和慈善。

通过这些复杂的情况,我看到了自己很多的执著。如果没有这些冲突,我的这些执著还会被继续掩盖。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在常人中放不下的心,都得让你放下。所有的执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种环境中把它磨掉。让你摔跟头,从中悟道,就是这样修炼过来的。”

三、读明慧网文章和发正念

当师父第一次提出发正念时,我相信自己在另外空间能运用功能,可是,我不知道功能什么时候和怎样发挥作用。我尽量按照明慧网上的要求做,但我不知道我做的是否有效。

当开始定点发正念后,我很难在家里做大法工作。我很难集中精力,而且很多我以为已经去掉的执著又反映出来了。人的想法也冒出来了,我开始想我做得太多了,需要休息一下,或者我需要去做些“常人的事情”平衡自己。一天,我给太太的计算机装软件,无意中我找到了一个电子游戏。我小的时候很爱玩电子游戏,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这种执著。我想试一试,看看现在的电子游戏是怎样的,结果我玩入了迷。

我不知道是不是安排好的,一些幸运的事发生了,并帮助我开始经常读明慧网上的文章。以前,我很少看明慧网,我的借口是我太忙了,如果我有空余时间,也应该用于学法。有一天,我打字回电子邮件打累了,我决定去找一些能辨别声音的软件以提高效率。我找不到我要的,却找到一个能把荧幕上的字读出来的程序。我决定用这个程序读几篇明慧网上的文章,而我边听边收拾住所。我听的能力一直比阅读能力强,所以这样听文章真的太好了。我每天都把明慧网的文章听一遍。明慧网上的文章对我的修炼帮助很大,同时,我们的住所也整齐多了。

明慧网上的文章帮助我在修炼中逾越了很多障碍,加深了我对一些博大法理的认识。我对正法和在中国国内的情况的认识提高了。对于国内学员的勇气和大忍更加敬佩。而且,这些文章帮助我更好地理解当前正法的方向。现在我尽量每天至少听几篇文章才开始做大法的工作。

我建议所有的学员都去读或听明慧网的文章。我觉得自己不这么做,就象迷失方向一样。听了几篇明慧网上关于发正念的文章,我意识到我要更严肃对待我的一些执著。按照学员在文章中提到的,我也开始定点发正念。为了提醒自己,我在计算机上调好闹钟,定点就响。几天之后,我工作时,头脑更清醒,对电子游戏的执著也很快就去掉了。

从这一次经历中我认识到,邪恶的势力是利用我的执著阻碍我参与正法,让我修不成。如果我一开始没有漏的话,邪恶势力就影响不了我。通过去掉不好的思想和业力,然后发正念,邪恶再也没有办法放大我的执著。我也能够保持头脑清醒和去掉执著。

我强烈地感到这段宝贵的作为正法弟子的时间很快会结束。我也终于有点明白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最后一段说的:“目前象我这样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的,没有第二个人做。你以后就知道我给你做了件什么事情。”

我知道如果没有师父无量的慈悲就没有这一切。即使是在表面上我们在为师父和大法做工作,其实都是为我们的圆满安排的。我觉得唯一能谢师恩的就是勇猛精进,直至圆满,返本归真。

(2002年法轮大法大纽约地区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