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狱中见到的三十四位法轮功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日】 我因为法律意识淡薄,犯了非法拘禁罪被判刑八个月,分别在沈阳市看守所和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监管医院服刑。

我2001年4月22日被送进沈阳市看守所,在这里我亲眼见到了四位法轮功学员,王亚萍、吴玉花、王娟等,这是我第一次接触法轮功学员。这四位法轮功弟子给我的印象是很好,见到她们能吃苦,不怕脏,任劳任怨,真正做到了“真、善、忍”,我从心里敬重她们。2001年4月28日、29日2天,王亚萍、吴玉花等三人被送龙山教养院去了。当时304房只剩下王娟一个人了。5月7日早铁西区齐贤派出所又送来一名叫白秀娟的法轮功学员,她一进来被搜身的时候,我们大家都亲眼见到白秀娟身上遍体鳞伤。晚上休息的时候,我和白秀娟谈话,得知白秀娟己被铁西齐贤派出所抓到四天了。白秀娟被齐贤派出所折磨了四天四宿,那些警察用6根电棍充足了电一起电白秀娟,在电她的时候把她身上穿的衣服扒得只留下一个三角内裤和一个胸罩,用手扣子把她吊起来打她,用电棍电她的胸部、乳房、前后心、下边的大腿内侧,还用电棍电她的阴部等。我见到她的时候眼脸全是青紫色的。警察用胶皮管子把她的臀部、大腿打成黑紫色的,我看她的全身没有好的地方。白秀娟在齐贤派出所,所有的刑具全被用过了。让我听到和见到了真实的一面,让我真不可思议。齐贤派出所的警察边打白秀娟边说那些下流的话,让人难以启齿,比社会上的流氓还流氓。站在我一个普通常人角度上看,作为一个警察,全是国家花了很多钱培养他们有文化、讲道德、首先要遵守法律。为什么工作起来不但思想没有提高反而那么下流,而且还知法犯法。我为中国、为那些警察感到悲哀。对于法轮功学员说的话我百分之百的相信,因为我看到了真实的一切。我敬佩法轮功学员,今天这样的社会敢讲真话,能为坚持自己的信仰而付出一切。在她们身上我看到了法轮功的高尚,她们做到了真、善、忍。她们的每一句话我都相信。白秀娟是我在看守所接触的第五个法轮大法学员。

2001年5月17日,我被送到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监管医院2号房。5月27日沈新教养院送来三个法轮功学员,尹丽平、邹桂荣、周艳波。因为抗议超期关押绝食十天被送来的。当时监管医院是地下室,没有黑夜和白天,阴暗潮湿。警察给他们三个人一床又脏又破的棉花被套,放在潮湿、阴冷的走廊,同住一张床,没有洗漱用品及女人用的卫生纸。这时我才了解到她们为了证实法轮大法好,证实她们的师父是清白的,历经了辽宁省六家教养院,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尹丽萍、邹桂荣在马三家、张士教养院遭受了非人折磨。国家教养院竟能把几个法轮功坚信者送到一个男女混杂的招待所,利用男犯人对她们精神折磨,无人性已达到了顶峰。这时我才明白她们和我们不一样,她们不被允许接见家人。生活用品无法解决。她们用生命坚信自己的信念,用鲜血卫护着真理的精神感动了监管医院的一些善良的犯人们,以我为主供给她们生活用品。

2001年6月4日,沈阳大东分局送来一个老马太太,这老太太存点钱也供她们用,我看到她们法轮功学员不管认不认识都亲如一家。这次她们四人住了10几天就走了,老马太太后来听说家里花了不少钱才放回家。尹丽萍、邹桂荣、周艳波6月5日被沈新教养院带回去了。2001年6月14日,沈新教养院又一次把尹丽萍、邹桂荣送回来了。这次尹丽萍和邹桂荣回来,被打得全身是伤。尹丽苹腰部被沈新郭勇大队长打伤,尿失禁。邹桂荣全身是伤,听说是沈新教养院大队长用电棍电的,和其它无人性的女恶警们给留下的。我和她们谈话时得知,这次是因为抗议超期关押和拒穿劳教人员服装,她们被关禁闭,打伤。尹丽萍由于被折磨得吃不下东西,沈新教养院就强行灌食。由于拒穿劳教服装,沈新教养院就把她俩衣服扒光,强制穿上劳教服装。这次送监管医院来是怕她们俩死在沈新教养(因尹丽萍尿失禁已有生命危险),我又一次看到了警察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

没过几天,周艳波和赵淑环分别也被沈新送到监管医院来了,沈阳市第五看守所又送来了李素珍,沈阳市看守所送来了王杰,新城子公安局送来了一个叫吕国芹,这时监管医院里,法轮大法弟子共有七人在这里。2001年6月22日管教给我们管房的开会,让我们看着法轮功学员,不让她炼功,如果发现有谁炼功就让我们报告管教,给她们扣起来。我找到尹丽萍谈炼功一事,尹丽萍说:“我被非法关押一年半多来遭了无数的罪,就是为了坚修法轮大法。我们与你们不同的是我们是修炼的人。你已经看到了我没吃一片药,也没打一针,用炼功来调整我们被残害的身体。你说我们能不修、能不炼吗?”我在她们身上真的看到了奇迹与超常。其实监管医院的医生也看到了,法轮大法真的很超常,在医学上也是奇迹。所以在我的管房里我默许她们的炼功。

我在二号房,邹桂荣、周艳波、吕国芹住一号房。王杰、赵素环住走廊。有几个犯人为了表现自己,王素玲、杨恕、申福实几个人不让她们炼功,半夜三更经常打骂她们。邹桂荣在炼功的时候被杨恕一拳打倒,头撞在铁管子上。当时邹桂荣休克五分钟之多。就是这样王素玲、申福实还叫来了管教给邹桂荣扣了起来。后来把她调到走廊,把王杰调进一号房。

邹桂荣被打伤后,监管医院领导怕承担责任,要求沈新教养院来人,解决问题(因邹桂荣炼功时被击后脑,时常昏迷吃不下东西)。几天后沈新来了四个管教,先找尹丽萍出去谈话,又提邹桂荣出去,强迫她在“死也炼法轮功”的诱骗书上按手印,邹桂荣拒绝。不长时间,问题没有解决,邹桂荣反而被三名沈新教养院的女恶警和一名男恶警用拳头打伤头部,把她打得脖子、脸都是伤痕,上半身都是伤。这时尹丽萍找到监管医院的代医生要求给邹桂荣头部验伤检查,遭到监管医院代医生的无声拒绝。这时我看到监管医院的七名法轮功学员以坚不可摧的凝聚力集体绝食、绝水,抗议这一非法行为。

二十一天后监管医院强行灌食、打点滴,想以强制的手段镇压她们,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不接受。再一次以生命来抵制对她们的迫害,我也再一次看到了法轮大法和他的弟子们的坚定,我真的敬佩她们的师父和这些学员。就这样她们七人分别在8月10日左右用生命和鲜血换回了应该属于她们的自由。

我们也因此从地下调到上边来了,见到了阳光。8月24日沈阳市第五看守所又送来六名大法弟子,周玉梅、苏宇、黄新等。大东区桃昌派出所又送来一名叫李元的,这七个人送来了,我们管房的压力很大,灌食、打点滴都是强制的,这七个人身上都有伤,特别是那个李元身上的伤最重,监管医院的两个管教利用犯人强行对待大法弟子。她们也吃了很多苦,但她们总是把真相讲给我们,告诉我们做人的道理,解答了许多我人生不得其解的问题。这是我在监管医院见到的第二批大法弟子。绝食的大法弟子还是那句话“邪不压正”。这几个大法弟子绝食不到20天一个个全都回家了。

我接触的第三批大法学员,任素杰、吴艳萍、马连晓她们三人是沈阳市看守所送来的,她们从派出所到看守所也是受尽了很多折磨,每个人的身上都留下了多处伤疤。这三个人是2001年11月14日来监管医院的,她们已经绝食8天了。12月3日都回家了。这三个人使我最受感动的是他们一口饭不吃、一口水不喝还能出去洗衣服、洗脸,我想帮她们干点什么,她们不用。在这同时还有沈阳第五看守所送来的金谦、张亚萍,苏家屯分局送来的这些人一起绝食20多天,使我一个常人看到,法轮大法确实超常,真、善、忍修心性确实好,使我从常人中走出来开始了修炼法轮大法。

2001年12月23日沈阳市看守所送来一个叫刘向党的大法弟子,接触8天和刘向党谈话,深受感动,给我讲了很多我不知道的和很多不懂的法理。我在监管医院住了七个月直接接触了31位大法弟子,认识了这31位大法弟子,我什么都明白了,我真是因祸得福,这七个月我值得,我得到了最大最大的福份,因为我知道了真相,我幸运学到了法轮大法。

我从监管医院回到了看守所,在回看守所的路上,段管教告诉我们,回看守所不许乱说,就是不让我们讲真话。把我们放到15号房,在这里有文军、王希斌、徐敏三名大法弟子,我对这三名大法弟子进行了了解。我在和文军的谈话中得知,文军被沈河分局抓来了快一年了,什么结果也没有。而且在8月份,因不穿马夹被警察让犯人打了,打的很重,我看见文军的红背心被扯坏了,我从看守所里发生的一切事情来看,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要证实大法好,为什么你们这些恶警这样对待她们,这样恨她们呢?在我看来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对别人来说没有任何危害,教人向善做好人,时时用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以我看,我们国家如果有一半学大法,你们公、检、法就得都下岗了,人人都管自己,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与人为善,处处想到别人。还用你强制人怎么做好吗?你们再看看自己,配不配管别人呢?请问:法轮大法哪个地方反动,哪个地方不好,你们哪一个穿警服能回答我呢?

就这样我通过这八个月的服刑认识了三十四名大法弟子,了解了真相,找到了我生生世世所要找的宇宙的真理,我开始修炼,我所看到的法轮功的书和录像带没有一句话反党、反社会、反人民的话。通过一段学法、炼功我亲身受益,所以谁说什么我都不信,只有自己亲身体验和实际修炼才真正地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谁是正,谁是邪。我越加坚定了法轮大法的修炼。

大陆法轮功新学员
2002年2月16日草
亲身体验 亲眼所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