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童工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2月23日】我是山东一个大法小弟子,今年14岁,从江泽民迫害大法以来,我们家也未能幸免。

我们家是一个很特殊的家庭,父母都无能力挣钱养家,只有大姐在外打工来维持家庭和给我交学费,可是后来,邪恶的警察不让炼法轮功的大姐再干活,要干活必须在他们的监视下,或把挣来的工资交给他们,最后大姐被恶警绑架,直到流离失所。这样,我们全家失去了唯一的支柱,我和二姐都辍学了。我们全家已经有一年不能见到大姐了,也不知她的下落。在这一年里,经济上的困难愁坏了我的老父亲,他终于想到了一条可以挣点钱的门路,到远方城里去捡废品了(那时我还没有找到工作干,因为年龄小人家不要。)可不幸的是,父亲发生了意外,去世了。一切生活的重担全压在了我和二姐的身上,我无法形容我内心的痛苦,如果不是学了大法,我简直无法面对这一切。我现在知道,我要坚强!

我现在正在给一个体户做零工,不管吃住,每月只有几十元的收入。春天来了,我和大我三岁的二姐一块到3-4亩的好大好大的责任田里去,我们根本不会播种,施肥,浇水和收割。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未成年人享有的受教育的权利等等,我统统被剥夺了,现在这些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最后呼吁全世界善良的叔叔,阿姨们:请关注像我这样成千上万的遭受迫害的中国孩子,谢谢!

山东大法小弟子
2002年1月26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3/19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