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磨难 得遇大法


【明慧网2002年2月27日】1986年8月底,在紧张的工作和学习压力下,在持续2年的感冒后,我得了过敏性哮喘,那年我才22岁。每当犯病时,我都生不如死,只能斜卧在被垛上,整宿整宿地睡不着,吃药也不见好,还有副作用。我不能太饿,不能太饱,不能吃凉的,不能太冷,不能太热。我总在想,为什么会是这样?于是我读了许多佛家和道家的书,学了许多种气功。我的病渐渐得到一点缓解。我明白了病是业力的果报,应该不做坏事。我注意饮食。在病中,我默默地忍受,靠打坐来缓解急促的呼吸。然而,这样一点点地消除病业太慢了!我感到自己没有什么进步。

1992年8月,我母亲在卧病4年后终于去世,我悲痛欲绝。我发誓要找到成佛的道路,永远了结这百千万劫的烦恼,永得解脱,不再为生老病死烦恼,与母亲重聚。可是,到哪里去找呢?

在戒烟戒酒戒肉的清修中,我继续寻找真正的明师、真正的法。虽然有佛经在,我却无法起步。我到庙里去找,无法找到明师;对于庙里的仪式与修行方法,我也感到很难适应。我想可能西藏会有明师,就经常与我丈夫商量,想去西藏。

就在这时,1996年初,我的一位朋友给我介绍了法轮功,我一口气读完了《转法轮》,又买了5本,给我在桂林、沈阳、美国和丹麦的朋友各一本,给我父亲一本。我舍近求远地跑到朋友家附近的花园才发现,原来自己家附近的公园里就有辅导站!

当时,有人怀疑自己没有见过老师,老师是不是承认,自己能不能得法,我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知道我的一生(甚至不止一生)都在寻找大法,寻找明师,在我快绝望的时候,却发现大法早已在世间流传,我终于没有错过大法,我是何等的幸运!

但是由于我以前所学太乱,严重影响了炼功。1996年夏天,我在黄山旅游夜里打坐时,天目开了,眼前一片光明,像白天一样。我错误地按照道家的修炼方法去处理,事后后悔莫及。我问辅导员应该怎么办?她说这可是最大的忌讳,其它的错误还可弥补,“不二法门”却是千万千万要遵守的。

我该怎么办?我一遍一遍地读《转法轮》,看不到任何弥补的办法。当我读到“我也不是叫你非得去学我这个法轮大法不可,我讲的是一个理。你要修炼,你就必须专一,不然的话,你根本就修炼不了。”“有的人把自己的法轮都弄变形了。我告诉你,那法轮比你生命都值钱,他是一种高级生命,不能随随便便就毁坏他。”我如五雷轰顶,眼泪流下来。我只能放弃了。我把希望寄托于将来,我想我总有机会见到老师,我要亲自问老师。后来,在一次发烧中,我昏厥过去了。我丈夫以为我死了,非常痛苦。后来醒过来了,我明白我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是因为我以前立过誓言,我的生命是用来修炼的,老师一天都没有离开过我,一直看顾我,我只有立志成佛,勇猛精进,才可以报答师父。

我于1999年3月底又重新开始炼功,这次我发现太好了!我已经完全忘了以前的东西,不再受任何东西的左右了。我在修炼中身体起了非常大的变化,开始时出现消业状态,上吐下泻,便血便脓,眼泪横流。然后多年的头痛、颈椎痛、腰痛、子宫痛不见了,左耳的耳聋好了,手腕也能提重物了,不再怕冷、怕热,冬天敢吃冰激凌。我真正感到了没有病痛的自由,得到了解脱。我家没有药,我丈夫最近检查身体,多年的转安酶高不见了。我女儿一直身体很好,12岁长到1.66米,指标正常。每当看到周围的人因为病痛苦不堪言时,我都替他们难过,同时深深感到,师父是何等地慈悲!

我告诉丈夫和女儿,将来我不在身边,你们要学会爱护自己。当你们有生命危险时,别忘了要学法轮功,李老师可以救你们的命!

我在两年多中,被抓被打过,但我对大法没有怀疑过。比起那些可歌可泣的大法弟子的事迹,我差得太远,但我跟上了正法进程。今天为了坚持信仰我不得不放弃了工作机会,我很高兴赢得了另一个机会在此告诉大家我的亲身体会:“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