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连载:正午的阳光(三)


【明慧网2002年2月3日】(接上文)

[场景三十三] 又是一个明亮的早晨。惠玲的白色汽车静静地驶入公司停车场。

[场景三十四] 同事行色匆匆,进进出出时相互和气地道着早安。惠玲身着得体的浅色西装套裙,和同事们打着招呼,来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场景三十五] 办公室内紧张有序的工作气氛。惠玲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埋头苦干。不觉中,时针指向了十点,又指向了正午。

[场景三十六] 公司休息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倒茶的,冲咖啡的,坐下吃东西的。窗外是三三两两走向停车场的人们。

[场景三十七] 公司办公楼门口。每天中午身着便装、足登走路鞋的那个年轻女孩今天没有换运动装。她边走边劝同时停走向车场的惠玲:

“Lin, Come with me today. I have something good for you. ”(林,今天跟我一起走吧,我有好东西给你。)

“What is it? ”(什么好东西?) ,惠玲笑问。

“Just come with me. I’ll show you when we get there. ”(你就来吧,到地方我会告诉你的。) 年轻女同事有些撒娇地坚持。

“OK.” (好吧——) 惠玲作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I know you’re not getting me to do jogging with you. Anyway.”(我知道你没打算拉我去跑步,所以怎么都行啊。)

女孩高兴地拉着惠玲进了自己的车子。

汽车徐徐开出公司停车场。

[场景三十八] 小汽车经过洒满阳光的街道,徐徐驶入一家日本料理店的停车场。

[场景三十九] 店铺大门打开,写着硕大“菊”字的两个大酒坛裹着草袋静静地摆在第二道店门的入口。

惠玲对热衷于健身和健康食品的女同事半赞半调侃: All the trendy stuff, isn’t it? (今天时尚一下啊?)

女孩儿眉毛一扬,未语,推开第二道店门,让惠玲先进去。

“Surpri——se!” (意外的惊喜!) 随着众人的大声招呼,一个漂亮的气球被举到惠玲眼前。”Happy, Happy——!”杰克、汤姆和两个公司的中国同事笑哈哈地给惠玲来了个措手不急。

“哈!”惠玲回头对着同来的女孩笑了,“It's my birthday!” (今天是我生日!)

“Bingo!”(猜对了!)杰克和汤姆笑嘻嘻地用手势往店里让惠玲。

[场景四十] 料理店和味十足的餐桌。众人落座,食品迅速摆上来了。五瓶轻饮料,一小瓶札幌啤酒,一个饰着玫瑰的小生日蛋糕。

杰克郑重,但表情略作夸张地宣布:We don’t have much time today since we all need to go back to work after lunch. So, let’s have the cake first. (时间不多,大家下午还要上班,咱们先来蛋糕吧。)
大家笑着哄着闹着。唱歌,切蛋糕,很快就开始吃作为午餐的美式日本寿司了。

吃着东西,几个西人说笑着,气氛轻松愉快。两位中国同事略显拘谨。

吃了一会儿,杰克抬腕看了看时间:Not too much time left. We need to hurry back.(不早了,咱们得快点回去了。)

“OK.” 众人应着,赶快打点自己盘子里的食物。

这时,同座的中国女同事迟疑了一下感慨地对惠玲说:我刚从国内来不久,你们过得真是轻松自在啊。

汤姆从盘子上起抬头来饶有兴味地问:What? (你说什么?)
惠玲低声给汤姆翻译。
汤姆目光清澈,他用餐巾纸擦了擦嘴,又擦了擦手:I guess you were surprised when you first learned that we three ar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didn’t you? (我猜你刚听说我们仨是法轮功学员时很吃惊,是不是?) 说罢,笑着指了指杰克和惠玲。

女同事略显矜持,随即有些自我解嘲地说:在国内谁敢在公司提法轮功啊,都怕受连累。又自焚又杀父杀妻的,电视上老演。

惠玲用胳膊肘碰碰她:哎,你说英语吧,他们听不懂。
女同事面有难色:我英语一般,有些单词我也不会啊。
坐在一边的中国男同事:我来吧。
说着他开始低声给三位白人青年翻译起来。和惠玲一起来的白人女孩大眼睛一闪一闪的,好奇地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杰克脑海里出现中央电视台自焚录像的慢镜头重播:
刘春玲身边一个身着军大衣者被击中头部扑地而死,重物的碎屑高飞;
刘春玲被击中头部扑地而死,身边站着一个军大衣;
刘春玲被击中头部扑地而死,身边站着一个军大衣;
刘春玲被击中头部扑地而死,身边站着一个军大衣;
刘春玲被击中头部扑地而死。
自焚现场的假王进东身上冒烟,发际整齐,两腿之间放着一个绿唧唧的塑料瓶。(刘春玲的头部,军大衣的身影,假王进东的发际,还有那个塑料瓶处,用红色记号笔清晰地标着粗重的圆圈。)

杰克和汤姆开始和那位中国女同事认真地交谈。

(同声翻译)

杰克:中央电视台播放的自焚新闻录像我们都看了。镜头放慢一分析,漏洞百出。
汤姆:那个年轻女士根本不是烧死的,而是被她身边的一个军人打死的。
女同事心里一惊,但尽量不动声色:打死的?那火总是他们自己点的吧?
杰克:难说,刚一着火马上就有好几个警察拿着大灭火器上去灭火,那灭火器哪儿来的?警察背着巡逻的?不会吧。怎么解释?
女同事话题一转:可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转化了?认错了?
白人女孩忽然意识到什么,飞快地看了看手表:Hurry up. Got to go. (快吃快吃,咱们得赶紧走了。)

大家麻利地把桌子上剩下的吃喝打扫干净,拿起各自的提包匆匆向店外走去。

[场景四十一] 料理店停车场。六个人,两辆车。

惠玲插空对正要跟杰克上另一辆车的女同事说:(提醒地)有些事仔细想想其实很明白。中国搞运动整人几十年了,经验丰富,手段老辣。报纸上哪次不宣传说挨整的老老实实低头认错、甚至心甘情愿认罪伏法?可平反的时候,又搬出一套让你信服的另种说法。(不以为然地)整人有理,平反有理,谁有权谁有理。(正气地)可凭心而论,是非正邪是客观存在,怎么可能一天一个说法呢?

女同事听了没说话,若有所思地低头钻进杰克的汽车。

发动机启动。

[场景四十二] 杰克的车里。

汤姆问男同事:(中文同声翻译)惠玲刚才说什么?

男同事:(中文同声翻译)她说那是搞运动整人,报纸上说的都是糊弄老百姓的。

杰克边开车边对后座上的中国同事说:(中文同声翻译)你们国家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怎么打倒刘少奇、邓小平,人证物证俱在,后来又怎么给他们平反,你还记得吗?

众人会意的表情。谁也没再说话。

窗外正午的阳光暖暖的,路边的街道一派安居乐业景象。

沉寂了片刻,杰克拿出一张光盘,飞快地瞄了一眼标签,插进机器。扬声器里响起了优美轻盈的歌声:

(男女声二重唱:)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
佛光普照

听着听着,杰克和汤姆相视一笑,和着光盘的歌声,用中文一起唱了起来。车厢里的四个人顷刻间变得格外活泼融洽。

[场景四十三] 伴随着上述歌曲的器乐合奏,两辆汽车驶入公司停车场。六个人快步下车,快乐地笑着,相互招招手。男士为女士开门:女士先请。大家纷纷跑进办公楼。

[场景四十四] 上述歌曲的器乐合奏继续着。办公室。汤姆在计算机前专心地干着活儿。惠玲正在公司的电脑上做着仿真实验。

[场景四十五] 上述歌曲的器乐合奏继续着。会议室,杰克在会议室里和另外几个同事在开工作会议,桌上摊了一些资料和纸张。杰克在站着说话,坐在一旁的同事听着,嘴角挂着愉快的微笑。

[场景四十六] 惠玲的汽车徐徐开出公司停车场。惠玲边开车边高兴地哼着上边那首歌曲。

[场景四十六] 惠玲家。惠玲在卧室里收拾衣物,丈夫关上电视回到卧室准备睡觉。

[场景四十七] 恬睡中的惠玲。睡梦中,她看见“真善忍”三个金色大字转着、闪着、飞着,领着她来到一片绿茵茵的大草坪。惠玲向已经坐在那里的汤姆和杰克走去。

温暖的阳光下,三个人舒展地炼起了“佛展千手法”。

优美的中国古典音乐响起。

画面中出现天安门,自由女神,故宫,国会大厦,天坛,帝国大厦。

时空没有了界限。

蓝天,白云,悠扬的中国古典音乐飘向远方……

(2002年2月1日简写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