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正午的阳光(一)


【明慧网2002年2月1日】

[场景一] 清晨,闹铃声响了。时针指向5点20分。惠玲从梦中惊醒,努力睁开惺忪的睡眼,随即眼睛又闭上了。惠玲双手蒙着眼睛。时钟滴嗒。过了一会儿,身边的丈夫轻轻推了推惠玲:该起了。

惠玲不好意思地笑了。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凑到眼前看了看,迅速起身,更衣。丈夫看着妻子匆忙的背影,转身安心地又睡了过去。

[场景二] 日出前的朦胧中,惠玲穿着运动服的身影来到公寓停车场,打开车门,发动引擎,车尾冒出缕缕白气。不一会儿,惠玲的汽车静静地从停车场开了出去。

[场景三] 晨霭,露珠,清新的空气,开阔的草坪。草坪周围的跑道上三三两两早起慢跑的身影。几个穿得暖暖的身影静静地围坐在一棵大树旁边。

惠玲动作轻盈地下车,拿着一块坐垫快步走了过去。悠远的中国古典音乐从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录音机中响起。

鸟儿停止了叽叽喳喳,大肥鹅直起脖子向炼功点张望,跑步的人们路过时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

好宁静的早晨!

[场景四] 公司的休息室。同事行色匆匆,进进出出时相互道着早安。惠玲已经换上得体的深色西装套裙。和同事们打着招呼,她倒了杯咖啡,捧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场景五] 办公室内紧张有序的工作气氛。惠玲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埋头苦干。不觉中,时针指向了十点,又指向了正午。

[场景六] 公司休息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倒茶的,冲咖啡的,坐下吃东西的。窗外是三三两两走向停车场的人们。

[场景七] 公司办公楼门口。一个身着便装、足登走路鞋的年轻女孩边走边问同时走向停车场的惠玲:Are you going with me today? (你今天和我一起去跑步?)

说着,女孩儿笑着向惠玲晃了晃自己手里的一个大苹果。

惠玲笑着推脱:I’m afraid I would die of hunger if I just ate an apple for lunch everyday. (我要每天午饭象你似的,只吃一个苹果,恐怕会饿死的。)

女孩儿笑了:I know you have your own secret to keep fit, do you? Later.(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健身秘密,是吧?待会儿见!)说完摆摆手,大步流星地走远了。

[场景八] 惠玲钻进自己的汽车,快速吃完一个三文治,拿起一瓶矿泉水喝了几大口,用餐巾纸把手擦干净,拿出一本书专心地读了起来。

《转法轮》

正午的阳光暖融融的。公司门前的草坪上,年轻西人同事汤姆和杰克在静静地打坐,小录音机里飘出美妙的中国古典音乐。休息室里的两个同事边吃东西,边透过窗玻璃看他们两人炼功。

半个小时过去了。腕上的手表“嘀嘀”地叫了两声,惠玲迅速收拾好东西,利索地拿出一个笔记本电脑。

[场景九] 停车场上静悄悄的。阳光洒在惠玲干净明亮的窗玻璃上。无线Modem上的绿灯开始闪动,惠玲点了几下鼠标,计算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中文“网上俱乐部”,一组闪画快乐地切换着画面,抒情的歌声悠悠。

惠玲靠在椅背上,对着屏幕端详了片刻,拿起鼠标点了屏幕右手边名单上的一个名字。

屏幕上出现了惠玲的问候:凉开水,你好!
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回答,伴着绰号“凉开水”者的画外音:你好,清水。

[场景十] 中国北方城市。夜幕沉沉。一个三十几岁模样的男子在卧室里边看录像带,边无聊地看着计算机屏幕,偶尔在键盘上飞速地敲击几下。室内摆设简单,散乱着一些中文书籍和衣物。另有三个身着名牌运动服的同龄男子懒洋洋地围坐在茶几周围,一边打扑克,一边不时朝平面直角彩电屏幕的方向盯看几眼。

[场景十一] 公司停车场,冬日的阳光暖暖的。惠玲在自己的车里敲着轻巧的笔记本键盘。

惠玲的画外音:大家没说点什么有意思的?
惠玲看着屏幕等回音。
一个中国男子的画外音:闲聊嘛,还能说什么?
惠玲在键盘上敲着。惠的画外音:你那有什么新闻?
男子的画外音(干脆地):没有。
惠玲的画外音:你哪儿的?
男不假思索地:阿富汗。你呢?
惠笑了:美国。
男不以为然:美国?我才不信呢。你有护照吗?
惠认真地:原来有,现在没了,领馆不给换。
男得意地:我说你是个假老外吧!
惠:我是中国人,不是老外,真人不说假话。海外华侨。哈哈!
男:说点正经的吧。
惠:我说的都是真的,真人不说假话。(停顿了一下)我是炼法轮功的,能说假话吗?
男:那我不敢理你了。
惠:为什么?你觉得我可怕?
男无可奈何地:你一直这么骗我,很开心,是吧?
惠想了一下,佯作不悦道:不聊了,美国和阿富汗能聊出什么来?还是各顾各的国家利益吧。

[场景十二] 大陆男子拿起遥控器,“哔”地一声关上了电视,认真地在计算机键盘上敲起来。

男画外音:没这么严重吧。你到底哪儿的?
惠玲的画外音,探寻地:你们大陆同胞,怎么这么不相信人?是不是被人骗怕了?
男子心里一震,沉吟片刻,玩世不恭的表情消失了:是吧。
惠玲有趣地问:你为什么说你是阿富汗的?
男正色道:你不是要新闻吗?我在中国,现在除了阿富汗哪儿有新闻啊?

[场景十三] 惠玲眨眨秀气的眼睛,笑了:今天偶然遇到的这个大陆会员还挺幽默的。

她努力地在键盘上敲着中文:美国有的是啊,这里新闻自由,消息大家随便看。我给你说点今天的海外热点?

男:好啊。

惠玲继续打字。画面转成泽农和乔的访谈,以及泽农在天安门广场举着“真善忍”横幅用汉语喊“法轮大法好”的画面。

泽农搂着妈妈的肩膀,对着记者的话筒说着英文。
画外的中文同声翻译:“我原来吸毒,打架,还想干脆把证件都毁了,到山里去学武术。三年前我在多伦多遇到了法轮功,炼功场真祥和啊。我喜欢真善忍,就炼上了。现在我不吸毒了,也不打架了。”

[场景十四]惠玲的笔记本屏幕上出现了一行“悄悄话”,是一个绰号叫“听聊”的会员发来的:你的电话?

惠玲在键盘上敲数字:1-XXX-XXX-XXXX
很快,手提包里传来“嘀嘀、嘀嘀”的声响。
惠玲目光不离计算机,一边伸手从包里取出手机:Hello! (喂?)
一个中年男子尽量没有表情的声音:太危险了,别说了!
惠玲侧头用肩膀顶着手机:你好!怎么了?
中年男子:你是痴迷者?
惠玲眉毛轻轻一动:你用词好奇怪,怎么象文化大革命?
中:(稍顿)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惠玲:(关心地)你怎么了?
中:(恳切地)你这样做没有用的。
惠玲嘴角翘翘地慢声说:有用,这是为大家好。大家都知道了真相,谎言就没有了市场。
中:(加重语气)可他们势力太大了。
惠玲:(轻声细语)真话一定要有人说啊,好人不该受骗。再说谁愿意自己被蒙骗呢?
中:(急切地)你要保重,还是别炼了。我对你个人没意见。
惠玲:(眉头微皱)谢谢,不过……
中:(重重地)你不怕吗?
惠玲:(不假思索地、清晰地)不怕。说真话、做好人,这是世上最堂堂正正的事了。
中:(语气略缓)你还是别炼了,我为你好。你要保重。
惠玲:(慢吞吞地)有人为钱活着,有人为权活着,有人为活着而活着。也有人为真理活着。
中:(有些急躁)求求你,别说了。
惠玲:(一字一顿地)运动总有结束的时候。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中:(心情沉重地)你多保重。
惠玲:(探寻地)你怎么了,老说这句话?
中:(沉默,没有表情)
惠玲看了看窗外:我这儿有首好诗送你,要不要?
中迟疑了一下,答道:好吧。
惠玲抬起头,表情轻快起来。望着车窗外洁净明亮的景致,惠玲吐字清晰地轻声背诵:

题目:道中

心不在焉──与世无争。 视而不见──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难乱其心。 食而不味──口断执著。
做而不求──常居道中。 静而不思──玄妙可见。

惠玲话音未落,话筒中传来了那中年男子的低声惊呼:天哪!真是难得糊涂!
惠玲眨眨秀气的睫毛:我以前也这样认为,现在不了,活得明白。
中:(无语,眉头紧皱,表情严峻)
惠玲:(诚恳地)有缘相遇,请你记住我对你说的,好吗?
中:(尽量无表情地)你一定要多保重。
惠玲:(加重语气)好人难得,大家保重。都是真心话。Bye——(再见)!

惠玲关上手机,略一思忖,回到键盘上问“凉开水”:能不能给我你的电话号码?打字好像不太方便。

惠玲看着键盘,迅速从手包里掏出一个“掌中宝”记下对方的号码。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