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洋劳教所恶警酷刑折磨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2002年2月4日】2001年4月,宜都大法学员赵举才无故被五队管教“背宝剑”后强按跪在地上踢打,后又被“特警队”带至密室用电警棍、点穴,用头往墙上撞等。当我们听到惨叫声音后,立即出来制止,问打手们为什么要用酷刑时,“6.10办公室”的杨科长不知羞耻地嘲笑说:“打又怎么样,我们就是在钻法律的空子。”

5月京山大法学员张道文因在宿舍炼功,被恶警带至密室用酷刑折磨,双手背铐起来吊在屋里,用大、小电警棍同时击打,邪恶之徒打累后,又接通电源通电至脚下,该学员仍不屈服,折磨了一天一夜后,脚、腿严重浮肿、大口吐血。第二天被强行带入地里进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

监利大法学员郑金章99年11月因去北京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后被非法劳教1年半,因该学员不放弃修炼,遭到了各种非人的待遇。管教整日千方百计地用各种手段折磨学员,经常将其双手背铐后用绳子拖着在地上滚、用黄土往嘴里塞、把人按在水里灌水,往嘴里衔烟头等下流手段侮辱。强逼该学员出工前后扛近二百斤的沙袋。由于长期的精神和身体摧残和折磨,使该学员的身心倍受巨大伤害,患上了头部眩昏,贫血等不愈之症,在上访前,该学员变卖了家里的房子,在这期间,他家里人的生活极其困难,他的父母亲带着他的两个孩子只得过着捡破烂和讨饭的生活,妻子也不知去向。因坚信大法,期满后又被非法加期半年在“严管队”,因不背“所规队纪”,晚上和中午不让睡觉,经常遭到狱警的毒打,还指使刑事犯折磨辱骂、讥讽该学员。

法轮功学员刚被绑架入劳教所时,警察都是将学员带入密室强迫学员写“保证书”和“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等,不服从者,则由高压电警棍加“背宝剑”毒打折磨。十堰学员扬延森因拒绝写“保证书”便遭到了野蛮的折磨,身上被电棍电得焦糊,该学员仍不写。

在“严管队”里,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完全失去理智,恶警手持电警棍强逼学员们“训练”,谁“训练”不到位,就用电警棍肆意地毒打,郧县鲍峡镇学员吴之安,因身体不好,“训练”不济,被恶警带至值班室后用电棒从头击到脚。

大法学员李丙华,2001年5月期满后,该学员堂堂正正走出劳教所,被狱警们以所谓“冲逃”为名严刑拷打后,被关入禁闭室。7月又遭恶警毒打,将整个右腿电得又肿又僵。全身多次都有伤痕,血迹斑斑,生活自理极其艰难,恶警又强迫其吃药背“条例”等,还经常遭到犯人们的辱骂,拳打腿踢,用滚烫的开水烫其手等非人的待遇。

以上仅是沙洋劳教所的一点点所见,邪恶的表现数不胜数。我们呼吁更多善良的人们来关注发生在大陆的大量侵犯人权的事件。制止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立即释放所有无罪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4/186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