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满释放人员:把我变好的是被我监管的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2002年2月4日】我是沙洋劳教所刑满释放的一名普通的刑事犯。曾因盗窃被判劳教。在劳教所的日子里,我真正的明白了一个人活着的意义,懂得了如何去做一个好人。然而教我真正明白人生真谛的却是警察指派我24小时严加看管的法轮功学员。在出狱后的日日夜夜里我满怀着对他们的感激,祈祷他们的平安。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我必须把我的所见所闻讲述出来。请原谅我不敢暴露我的真实姓名,但我以我被唤醒的良知保证我所讲述的每一句话的真实性。

在沙洋劳教所三大队,我和另外几名刑事犯被分组指派24小时监管法轮功学员,每三个一组监管一个人,分三班轮流倒。他们吃饭、睡觉、劳动,甚至上厕所,我们都必须紧紧跟随。不允许他们和除警察之外的任何人接触,不允许说话,不允许看书,不允许有笔和纸,写家信必须由警察同意后,在监视下写,甚至他们互相之间见面微笑,都会被人野蛮制止,更为可笑的是自从法轮功学员来了之后,警察没收了所有刑事犯的小收音机。为的是封闭所有的外界信息。所有上述的“不允许”一旦被违反,就会被警察酷刑体罚。我亲眼看到2名法轮功学员因互相说了一句话,监管刑事犯便立即报告了带队警察,当天晚上两人便被拖到院外扇耳光,并用电警棍击打。我很瞧不起那些打小报告的刑事犯,警察承诺监管刑事犯“立功”减刑。如果发现法轮功学员违反“不允许”而不报告的就会被加刑。

这里的生活是极其艰苦的,我们每天吃的米饭上总是粘着一层黄锈,不时伴着老鼠屎。每天劳动完以后,刑事犯休息了,法轮功学员还要被迫“军训”,三伏天连警察都热得受不了,却要他们穿上一套厚棉布做的囚衣,在大太阳底下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一蹲就是半天,厚厚的囚衣上结满了白白的盐霜,这其中还包括年近60岁的老人,有的体力不支就晕倒了,若不服从,便会被体罚,缩短睡觉时间或电警棍抡打。

警察们总是说我们是来接受劳动教育的,教育什么呢?被我所监管的法轮功学员给我的印象,简单的说,就是举止文明;不说脏话;干活任劳任怨,吃饭不争不抢,处处与人为善,处处讲道理;我是因为盗窃被送来,而他们呢,是因为做好人,还是因为宣传做好人?我不明白。

有一天,干部突然通知我们不用下地干活了,很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请进了一向被视为“禁地”的棋牌活动室,原来是湖北电视台来制作法轮功学员受“教育”的节目,于是干部摆出了样子,镜头下,全是看电视、打乒乓球、下棋、和警察“笑容可掬”地陪他们散步聊天的情景。可惜的是电视台的人很快就要走了,这种“幸福”的时刻转眼就消失了,我们很快又被赶到了田里。

一直以来,我被他们为了“真、善、忍”的信仰不屈不挠而感动着,其实他们只要说一声不炼了,写份“悔过书”,就会被减刑,甚至释放,而免受折磨,但是他们说,“只要我活着,我就要修炼下去!”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3/18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