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旅美多年的老记者的一番对话


【明慧网2002年3月1日】作为大法的一个粒子,有幸于农历年假期间,参加了深坑九天八夜春节学法。除了将大法书籍重新温习一遍外,最大的收获就是与其他两位同修共同对一位旅居美国二十多年、对大法有诸多误解的老记者讲清真相

老记者从外表上看相当年轻,但实际年龄已68岁了,谈话中给人的感觉就是非常有主见,阅历丰富,对人生有他自己的一套看法。

讲清真相中,老记者提到红卫兵时期,共产党利用双亲与子女之间的矛盾,搞阶级斗争,鼓动子女去斗争父母。象这样的事情,一看就是不对的。为什么共产党能够达到目的、搞得起来呢?他认为这缘于中国人长期权威式地管教、打骂子女,造成子女心中的伤痕(此时他语气激愤不平)。共产党把它激发出来,才闹得起来。

我从修炼的观点上跟他说:「人有佛性,也有魔性的一面。当魔性的一面被别有用心的人挑起利用时,就可能造成子女斗争父母的人伦惨剧。我们修炼就是要时刻把自身的魔性修去,增长自己的佛性。」自称无神论者,对修炼不以为然老记者,对这段话感到惊讶,对「修炼」有了正面的概念。

他又提到婚姻关系,男女在谈恋爱时,情侣关系恩恩爱爱。结婚后,感情就日益淡薄,吵架甚至打架都经常发生。我跟他说,修炼人的婚姻生活与一般的人截然不同,随着修炼层次的提高,只会越来越和谐。他表现出难以理解的表情。

我向他说:「天上的星星那么多,宇宙之浩瀚,包括你和我的存在,都有他发生的原因。花草树木,万事万物,这一切不会和神佛没有关系。」我开始向他洪法。老记者说:「这些都是自然现象,是很自然存在的。我不相信神佛的存在。」

我试图从另一角度跟他洪法,我说:「人的脑容量只有30%是打开的,要想达到100%的开放,我们上了很多潜能开发的课程,希望能让自己更有智慧,但都达不到目的。修炼却能够打开人的脑容量。」他听后,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老记者对目前宗教界多有看法,认为出家人不事生产,却通过信徒的供养,开宾士轿车,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的,比谁都有钱。对此他深表反感。我跟他说:「我们法轮功是佛家修炼法门,不是现在的佛教。我们不认同出家人不事生产的观点,但我们师父的说法:出家人应行脚、吃苦、消业,只能要食物,不能要钱。他相当认同这个看法。对法轮功有了一个正面的评价。

老记者又提到:「你们口中一直称师父说什么、师父说什么,有偶像崇拜的现象。」我告诉他:「这是我们弟子对师父的尊敬。师父告诉我们要『以法为师』。」老记者对法轮大法不以「人」为师,而是以「法」为师,表示十分赞同。透过这件事,让我体悟到师父「以法为师」的教诲里,也包含着破除常人得法障碍的一层内涵。师父真是慈悲啊!

罗阿姨说了一些科学上的数据,如噬中性白细胞、松果体激素等在法轮大法修炼者身上的超常现象。老记者听后,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折,并问罗阿姨:「炼功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罗阿姨说:「高能量物质,炼功把我们的肉身转化成高能量物质。」我告诉老记者:「为什么和尚火化时会烧出舍利子,就是这个原因。」(补充罗阿姨的说法,让老记者更能理解什么是高能量物质。)

他开心极了,抱着原先不肯接受的真相光盘与真相小册子说:「我回去一定会好好研究、研究这些资料。」

罗阿姨说,当老记者态度改变后,她感到似乎有一圈像城墙似的、环绕着他的东西,冰销瓦解般垮了下来。一个生命,不,一群众生有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