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象中充分“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2年2月14日】我在向世人派发真象资料时,经常边发边讲,效果很好。

用正义之声清除邪恶

在发真象材料时,常遇到华人同胞不敢或不愿意接这些资料的情况。去年下半年,中国海军两艘军舰访问奥克兰。我们借此机会向这些海军和当地华人洪法,讲真象。这些海军战士外出时三、五一行,不敢接我们的资料。我就对这些过往的海军官兵们大声地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不要听信江XX的造谣,诽谤。国外近50个国家有法轮功修炼者,而且各国政府都支持法轮功,谴责江XX镇压法轮功。”虽然话不多,但能给他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在他们头脑中被邪恶占据的那一部分开始清醒。

国内来的一些人经常会问:“你在这发资料一天给你多少钱?”我义正辞严地回答:“没有人给我一分钱,也没有人让我这样做。更没有人督促我。是我自愿的。连印资料的钱也是我们自己省吃俭用自愿拿出来的。”有一次,一个女士听完后直摇头说:“这怎么可能呢?这不可能。”我眼睛直视她,说:“用你现在的观念你可能理解不了。不管信与不信,我告诉你,我说的是事实,千真万确!”说话间和她同团旅行的5、6个人也围了上来。我接着说:“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是为你们好。听信江XX对法轮功的造谣和诽谤,连真善忍都反对,这个生命就会被历史淘汰。你们应该好好想一想。”他们看着我,又互相对视了一会,一言不发地走了。我知道大法给予我的正念使他们无言以对。

“讲法轮功不好的报纸我不看”

我们固定在一个旅游景点发资料。这天,一辆巴士载来了台湾的游客。我一边发着资料一边对他们说:“请看一下我们的最新报纸(真象小报),了解一下法轮功真象。”一位男士问我:“法轮功好还是不好?”我说:“法轮功当然好啊,教人向善。”他立即说;“讲法轮功好,那给我一份看一看。”

一位女士朝我的方向走来。我递给她一份真象报纸并说:“请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她问我:“你是从哪来的?”我想她已从我普通话的口音中猜出我来自大陆,我回答:“从国内来的。”她冲着我递给她的资料摆摆手说:“不看,不看。”我说:“了解一下真象对你有好处。”游人很多,我又向其他人发资料。一会儿,和她并肩走着的那位男士回身大声问我。“你的报纸是讲法轮功好还是不好?”我也大声回答;“讲法轮功好,法轮大法好。”他高兴地对那位女士说:“你看,我说是讲法轮功好嘛。”他们不约而同地朝我一起走来。那位男士向我解释道:“她以为你从大陆来、散发讲法轮功不好的东西。”这位女士接过报纸笑着对我说:“讲法轮功不好的报纸我不看。”

“你们应该为修法轮功而自豪”

一个周日,我在华人菜店门口发真象资料。一位男士带着孩子在门口等人。我走过去给他了一份资料并说:“请不要听信江XX对法轮功的诬蔑宣传,真善忍永远是对的。”接着他问我“天安门自焚”,“中南海事件”,“1600例”等。我说:“我这有‘自焚’录像分析。放慢镜头时你就会清楚看到:刘春玲是被警察当场打死的;在国务院信访办,法轮功修炼者依法上访,这是对政府的信任和支持。国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上访人多就是违法。而且我们上访的时候秩序井然,总理亲自出面使上访之事得到圆满解决;在1999年7月之前,国内修炼法轮功的人数近1亿。就算假设这1600例是真的,在7年的时间中,以近1亿为分母,这个数字远远低于国际卫生组织公布的世界人口平均死亡率。”我在说这些话时,他不断地点头。之后他接着问我:“那他们为什么还有李师父当年看病的收据?”我回答说:“天安门‘自焚’的事件它们都能制造出来,而几个医药费收据,在国内今天的情况下,做为普通百姓弄几张也不是大问题,何况它们动用国家机器造假!”他频频点头说:“有道理,有道理。”

我接着又向他介绍了几例国内同修被迫害的情况。他说:“国内情况恶劣,你们在这(新西兰)炼就没问题。”我说:“江XX迫害法轮功是全球性的。1999年末,我们这的7位同修回国,到北京一家宾馆刚住下就全部被抓进劳教所。最短被关押一个月,最长被关押三个多月。有两位同修受过电刑。他们既没有在外面炼功,又没去天安门打横幅,按法律讲是‘无行为’。那里哪有法律可言!2000年一位同修的母亲已是癌症晚期,她带着2岁的女儿回国看母亲。在上海虹桥机场海关人员拒绝她和女儿入境。她质问海关人员为什么,因为当时她是中国公民。海关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本国公民入境。海关人员不回答为什么,只是说你回新西兰后去中国驻奥克兰总领事馆问为什么。他们没有在她和孩子的护照上加盖任何印记(不留证据),把她们母女送上去澳大利亚(而不是新西兰)的航班。回到奥克兰后她去中国总领事馆问被拒绝入境的原因。罗领事明确回答:‘因为你是炼法轮功的’。不久她母亲就过世了。因为女儿炼法轮功,母亲在临终前都不能见女儿一面,天理不容啊。”说到这儿,我哭了。他对我介绍的这些情况感到震惊。过了一会他对我说:“你不应该难过。你们应该为修炼法轮功而自豪。你们做的这么好。我知道你们很不容易,风雨里一直在讲真相,我支持你们。法轮功一定会平反的。”

当我把最后一份资料发完时,他还在那等人。我走过去对他说:“我带来的资料都发完了,我要回去了。”他把手中的资料递给我说:“把这份也拿去发给别人吧。”我把一份真象光盘给了他,说:“希望你能把了解的法轮功真相告诉你的亲朋好友。”他点头说:“我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