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送天行(五)

【明慧网2002年3月10日】(四十五)
[画面] 黄昏,冬日寒冷的黄昏,昏昏暗暗的天地令人感觉没有丝毫的生机。

李天云坐在公交车上往林心慧家里赶,看看手表,指针指示着6:20。忽然手机响了,“喂?”

林妈妈悲痛欲绝的声音:“天云啊,……心慧走了,……”

李天云震惊的脸,瞬间,泪水充满眼眶,滚下面颊,她控制不住地抽泣着。

[画面] 天,蒙上了黑纱,路边星星点点的灯光犹如一束束点燃的蜡烛,北风悲嚎着,天哭地恸。

(四十六)
白河区公安分局,吴副局长办公室。

吴副局长正坐在办公桌前,桌面上摊着几张照片,他拿起一张看着,照片上,李大国正手执一只花圈往林心慧的宿舍楼门里走;又拿起另一张,林心融、林先生、李天云和另外两个法轮功学员刚从宿舍楼门里走出来;再看看桌面上的照片,张大妈正在擦拭着眼泪……

吴副局长拿起茶杯喝水,杯已见底,站起来拿暖壶到水……电话铃响了,他拿起听筒,“哎,吴得志……”

[画外音] “老吴啊,我是市局的老殷。在你们手上出事儿的那个林心慧的情况你们搞清楚了吗?”

吴得志:“清楚了,根据我们设在那里的暗哨的情报, 她是昨天傍晚死的。今天上午我们去燕园大学的人回来说,法轮功正在筹划开追悼会呢,计划在下星期三。”

[画外音] (紧张地)“我们担心的就是这个!这个林心慧的事已经被法轮功的明慧网广泛宣扬,我们的名声算是丢尽了,上头恼火极了,如果再出什么漏子,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吴得志(有点傻眼地):“那您看我们该怎么着?”

[画外音] “这事很棘手,不让他们开还不行,好像我们做贼心虚。我们研究了一下,此事一定要严加防范,先从学校入手,给他们施加压力;住处周围必须派人严加控制,决不能让法轮功借这个事再制造声势。”

吴得志:“是,住处周围我们已经增加了便衣;我们马上派人再去燕园大学。”

[画外音] (阴险地)“法轮功的组织能力决不可低估,我们的教训已经太多了。追悼会当天一定要加强警力,市局十四处会调警力参加行动;从燕园大学到八宝山给他们一路放行,同时我们将对沿路各段实行临时戒严,以防万一。”

吴得志(溜须拍马地):“还是您想得周到啊!我们都得学着点儿。”

[画外音] (口气强硬地)“不得不防啊!记住,我们的原则必须严守:第一,追悼活动中不许有任何与法轮功相关的内容,包括挽联、悼词、花圈缎带的书写内容等等;第二,杜绝发生任何炼功、散发资料、放法轮功音乐等突发事件,不许任何人对追悼活动录像。违者必抓!”

吴得志(像充了电似的):“明白了,我这就布置下去,先从燕园大学入手!好,……可以,嗯,嗯,……电话联系。”

吴得志挂上电话,又重新拿起,拨号,“政保处吗?孙处长,到我这儿来一下!”

(四十七)
北京燕园大学的校园里游荡着一些便衣和警察,他们神态诡秘而冷酷,有的手执对讲机。这些人的出现,与轻松宁静的校园气氛是那么不协调,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哎,好像出什么事了。”一个男学生对另一个说。“是,好像是冲着教师宿舍区的。”同伴回答。

林心慧的宿舍楼周围,一辆警车和三辆黑色的小轿车像幽灵一样停在附近,几个公安警戒在那里,三个走进了宿舍楼。

一群人围在那里观察着警察们的举动。

一个外国留学生好奇地问周围的人:“发生什么事了?这么多警察!”

“林老师去世了,才三十二岁啊!”一位老妈妈说着,面带悲色。

警察迅速走过来推推搡搡,“走开,走开!关你什么事儿!”他一把将留学生推倒在地。周围的人惊诧地看着警察,警察依然冰冷地吼着:“走,快走开!”


(四十八)
林心慧的屋里摆满了法轮功学员们敬送的鲜花,林心慧静卧在自己的床上,枕边和身上放置着鲜花,床头一束点燃的檀香冒着飘渺的青烟,她身上覆盖着金黄色的条单,上面写着“承受无名苦难,呼唤正义良知”。

林心融坐在姐姐身边,哭红的双眼里泪光莹莹,她把姐姐的手捧在自己的手里,贴在自己的脸上。

林先生、李大国、郑敏敏悲痛肃穆地围在周围,李天云搀扶着满脸泪水的林妈妈,法轮大法“普度”那悲壮的乐声在屋里萦绕。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三个警察闯进来,一个关掉录音机,把磁带取出攥在手里;另一个呼啦一下扯下覆盖在林心慧身上写着字的条单,卷成团挟在腋下;孙处长叉着腿站在那里面带厉色:“现在正式警告你们,上头有命令,你们的追悼活动不许有任何与法轮功相关的东西,一点儿都不行!你们不许提‘法’字儿,不许放法轮功的音乐,不许写和‘法’沾边儿的话,否则,我们一定抓!”

李大国正视着孙处长,声音中带着不可逾越的威严:“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破门而入,对一家正处在悲痛中的善良人逞凶,你们还有人的良心吗?出去!”

孙处长没料到被当头怒斥,他瞠目结舌、呆若木鸡,缓过神儿来刚要发怒,林心融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悲愤,她猛地站来,冲着孙处长怒视着,手指向门外,压抑的声音中带着颤抖:“这是我姐姐的家,你们给我出去!”警察们还在犯愣,林心融厉声喝道:“出去!”

孙处长被震慑了,嘀咕着灰溜溜地走出门外:“好,……走着瞧。”门“砰”地一声又被关上。

屋里恢复了宁静,李大国镇定地对大家说:“林妈妈,林老伯,无论有什么阻力,我们一定要把心慧堂堂正正地送走!”

(四十九)
[画面] 昏暗的冬日,干冷的枯枝在寒风中颤抖,地上的尘土、细沙、滥纸和干枯的败叶随着阴森的北风在空中飞舞着,天地间一片惨淡灰白。

[画面] 路上的行人穿着厚重的棉衣,人们用大大的口罩、立起的棉衣领子遮盖住自己的脸,遮挡着刺骨的寒风,唯一裸露的一双双眼睛,苍白无神。

[画面] 三辆写有“北京燕园大学”招牌的车子在开往八宝山公墓的西长安街上匀速地跑着,一辆公安局的面包车在车队的前面开路,车队的后面尾随着另外两辆公安的车子。警车上坐满了便衣和警察,他们不时用对讲机相互通着“情报”。

林心慧父母、小阳阳,还有李天云以及林心慧其他的亲属们乘坐在燕园大学第一辆车上。阳阳坐在李天云的腿上,小脸儿红得像个苹果,蛋青色的小花袄和洁白的风雪帽衬托着她红红的小脸显得十分纯真可爱。随着车子的行进,车里的人们始终默然无声,阳阳沉静安稳,她似乎明白自己和阿姨、叔叔、爷爷、奶奶们将要去做的是一件不寻常的大事。

(五十)
[画面] 一个不太繁忙的十字路口,两群从公交车上下来的人从不同方向聚到了一起,他们没有说什么,又共同朝着一个既定的方向走去。他们步履稳健,个个神态庄重而祥和,充满使命感。他们当中大多数是年轻人,也有一些年长者,刺骨的寒风中,他们个个抖擞,面带红润。


(五十一)
[画面] 从学校出发的车队异乎寻常地在西长安街上畅通无阻地跑着,往日长安街上繁忙拥挤的交通似乎没有了,车队所到之处一路绿灯,每个交通要道口都多了一些探头探脑的警察和警车,警方显然为遮公众耳目,对今天的追悼仪式实施了秘密的戒严和封锁。车队十分顺利地到达了八宝山。

(五十二)
[画面] 八宝山公墓的大门口,人们从四面八方静静地集中在一起……

提前到达的一群身穿棉大衣面带蛮横的公安和一些行为诡秘的便衣在公墓的院里院外十分显眼,几辆警车的引擎一直保持着发动的状态。

见到前来参加林心慧追悼仪式的人群不断到达、越聚越多,公安和便衣们如临大敌、紧张惶恐,有的把抽着的烟头捻灭,有的戴上手套、系好敞开的衣扣,有的用对讲机在讲着什么……他们虎视眈眈地盯着向第三告别室移动的人群。

人群中,李大国一边注视着公安和便衣们的举动,一边沉静而坚定地对周围的法轮功学员们说:“我们做事堂堂正正,他们没有任何理由对我们动手。‘一个不动,能制万动’,今天我们一定要把心慧堂堂正正地送走。”

[画面] 人群舒缓有序地进入青松环绕的八宝山公墓大门。

(五十三)
[画面] 天气寒冷,随着呼吸带出薄薄的哈气。此时,每人的胸前佩戴上了洁白的小花,手里执一束黄菊。

人群在法轮大法弟子们的带动下自动疏理成整齐的队伍,排列在第三告别室的门口,等待着有序地进入大厅。大法弟子们不约而同静静地排在队尾。

林心慧的父母在亲属的陪同下慢慢走向大厅门口,他们沿着队伍不时停下来一一和前来参加送行的人们握手、致谢。

两个中年人从另外的告别室出来,看到整齐聚集的队伍,好奇而惊讶地走到一位身着呢子大衣的老年知识分子身旁问道:“老先生,这是给哪个高官送葬呢,这么些人啊?”

老先生正是林心慧的老导师、忘年交欧阳教授。
看着两个问话的人,欧阳教授平静地反问道:“只有为高官送葬才会有这么多人吗?”

欧阳教授的话使两个中年人摸不着头脑,转身沿着队伍往后走,又问张大妈:“大婶儿,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多人?”

张大妈(郑重地):“一个法轮大法弟子被公安给害死了,这些人都是来给她送行的。”

中年人惊讶不已:“一个练法轮功的会有这么多人给送行?”

一个便衣走过来喝斥道:“你完事儿没有?走走走!瞎打听什么!”

中年人不服气地冲着便衣说:“我问我的,碍着你什么事儿了?”

便衣吼道:“少废话!别没事儿找事儿!”

两个公安闻声迅速赶过来,动手推搡着两个中年人,威胁道:“别自找麻烦!再多嘴就给你铐起来!走!……赶紧走!”

两个中年人被推出了八宝山公墓的大门。

(五十四)
第三告别室内。

[画面] 庄严而肃穆的大厅里靠墙整齐地摆放着许多花环,正面洁白的墙上悬挂着林心慧彩色的巨幅照片,一圈粉红色、金黄色和白色的莲花将她托起。照片上的林心慧明丽娟秀,净目明眸,带着温厚的微笑,平静而祥和。照片下面一行工整秀丽的字迹:“心慧走好,天国再见”。

林心慧的遗体安放在大厅正中,她身着红色外衣,头戴一顶红色绒帽,安详地静卧在鲜花丛中,洁白细嫩的脸上嵌着红红的嘴唇,一匹金黄色的绸缎盖在她身上。

林心融一身素装伫立在姐姐身旁,哭红的双眼默默凝望着姐姐安详的面容。

阳阳在李天云的引领下走进大厅,她来到妈妈身边,轻声叫道:“妈妈”。

林心融被孩子的声音从良久的凝望和静思中唤醒,她右手食指竖起放到嘴边,躬下身子贴近阳阳的脸:“阳阳,乖乖的,大姨睡着了。来,戴上大姨最喜欢的白莲花。”林心融把一朵精致的白莲戴在了阳阳的胸前。

林心慧的亲人们整齐地排列在林心慧的巨幅照片下面,林先生不停地在流泪,林妈妈领着阳阳,只见阳阳手里捧着大姨送给她的法轮图,默默地站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她把法轮图带在了身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她拿出来捧在了手里。

人群排着队,十分有秩序地徐徐进入大厅。

突然,把守在告别室门口的公安开始动手阻止人们进入:“好了,好了,到此为止,里面已经站不下了。……嘿,听见了没有?说你哪!别再往里进了!”

只听见有人大声质问:“大厅里现在明显还空着大半儿,为什么不让进?!”

“对!你们凭什么不让进?!”

“这是给我们老师送行,你们干吗在这儿指手划脚?!”

“你们打的什么主意,不让人进去?!”

人群中一片指责之声……

公安被众人质问得卡壳说不出话来。

林妈妈从大厅里走出来,面对着站在门外的人群,她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理智,对众人说:“我感谢大家今天能来为心慧送行。她曾是你们的老师、同事、同学、朋友和同修,是心慧把我们今天聚到了一起。我知道大家的心,我知道……,大家都进来吧,进来吧。”

人群继续有序地进到大厅里。

一群公安在门外交头接耳,一个拿着对讲机:“……有点失控,是,嗯——四百多人吧,……好,是。”

大厅里站满了人,门外仍然有更多人。

突然传来林心融的声音:“你要干什么?!你放开!你把手放开!”站在离林心融不远处的便衣挤到林心融身边,伸手去抢她手中正要宣读的悼词。

门外的公安闻声蠢蠢欲动,往大厅里挤。

李大国从人群中站出来,他充满正义的双眼直视着便衣:“住手!你们太过分了!今天在这里这么多人,对一个善良、正直、无私奉献的姑娘尽大家的一份恭敬之心,她为了自己崇高的信仰而失去了生命!面对静卧在你们面前的林心慧,面对她的父老亲人,面对站在这里的所有的人,面对你们自己的良心,……你们难道就真的无动于衷吗?!”他高昂的声音在整个大厅里回荡。

“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迫害法轮功修炼者,这是犯罪啊!常言说:‘三尺头上有神灵’,你们的一言一行都会记下一笔天账!人民给你们的权力是为了保护人民的,不是让你们为江泽民助纣为虐的!你们如果还有善念,就静下心来问问自己:你们的所做所为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大厅里鸦雀无声。

“今天,你们还有将功补过的机会:善待大法弟子,洗刷自己的罪业。否则只能做邪恶的陪葬品!”

“让他们出去!”一个年轻的大学生的声音。

林心融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悲愤,她举起手中的悼词对满厅的人们说:“公安局的人从一开始就对姐姐的追悼会横加阻拦,他们下令不让挂挽联、不让写‘沉痛悼念’的横幅、阻止姐姐的单位致悼词,现在又想制止我。我姐姐是怎么伤的,为什么死的,这谁都知道。今天,这份悼词我念定了!去,叫你们的人都过来,有良知的你们就过来听!”

大厅里一片肃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所有人的脸上充满了庄严和神圣。巨幅照片上林心慧慈悲的双眼注视着一切。

林心融悲壮的声音:

在历史的长河中,
一个人的一生是那么渺小而短暂,
带着哭声而来,
伴着无法解脱的苦难。

[画面]
林心慧和林心融在玉渊潭公园漫步交谈;手捂胸口、被病痛折磨

姐姐,你在苦难中追寻和探求,
你在病痛中苦苦地期盼:
人啊,怎样生活,
才能到达生命真正幸福的彼岸?

法轮大法,
使你懂得了生命的真机;
法轮大法,
给你带来了身心的巨变。

[画面]
林心慧彻夜通读《转法轮》;清晨炼功;公园里教功;资助贫困学生

从此,
你的生活中充满了光明,
你也懂得了如何去面对黑暗。
法轮大法,
给了你无边的智慧;
法轮大法,
赋予你不迷的双眼。

[画面]
林心慧和欧阳教授一家谈话;和父母讲真相;书写退党申请书

九九风云突变,
你挺身护法,
笑傲棍棒苦,
面对死亡线;
你在呼唤那沉睡已久的良知,
你在用年轻的生命呐喊;
同化真善忍,
是生命升华的根本,
返本归真,
法轮大法救度众生。

[画面]
林心慧天安门广场高举“真、善、忍”横幅;看守所绝食;天祥公园公开炼功

你承受无名苦难,
为了更多的世人能珍视机缘,
你从容面对生死,
为了更多的生命能得到永远。
六个月的承受,
六个月的磨难,
六个月的升华,
六个月的修炼,
为了你无比崇高的信仰,
你无悔无怨!

[画面]
林心慧躺在病床上听法;病床上炼功;承受疼痛苦难;向探望的人们轻松地微笑

姐姐,你从容安详地走吧,
我们将完成你未了的心愿,
邪恶逃不脱恢恢的天网,
法正的一天终将实现!

[画面]
天安门广场法轮功学员高举横幅,呼喊“法轮大法好!”

姐姐,安息吧,
祝愿你一路走好,
我们天国再见!

大厅里一片肃静……

长长的队伍缓缓地从林心慧的身边走过,向这位令人尊敬的人做最后的告别。
每个人都恭敬地向她鞠躬,而后把黄菊轻置在她的身上。

[画面切换] 八十多岁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小男孩、金苹、欧阳教授、李天云和郑敏敏……

李大国向林心慧献上黄菊,双手庄重地合十在胸前,声音坚定庄重:“心慧,前行者的脚步是后人的坦途,我们将用大法赋予的一切‘助师世间行’,直到法正的那一天!”

[画面] 长长的队伍在缓缓地行进……
林心慧的身上盖满了厚厚的黄菊……

[画面] 林心慧巨幅彩照,微笑着,升起来,升起来,在阳光灿烂的蓝天中,她向无垠的天穹飞升而去……

[厚重的男声]
林心慧带着未了的心愿走了;她的亲人们,她的朋友们以及所有了解了这一真相的世人们,带着深沉的悲痛,带着铭心的震撼永远地记住了这一个历史时刻。
告别仪式结束后,李大国再次被捕;然而,越来越多的法轮功学员们以更加理智、更加智慧的壮举把重压在中国大地上的黑幕渐渐揭开;而在整个世界范围内,紧急救援中国大陆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彻底制止邪恶的呼声,汇成滚滚洪流。在这汹涌澎湃的激流中,法轮大法所代表的殊胜、深邃与无比崇高的境界,在整个人类面前正在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出来……
[字幕]
终结黑暗的,是光;
我们循光而行,
在生命的开端找到的,是“真、善、忍”!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