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送天行(四)

【明慧网2002年3月8日】(三十三)
[字幕]十天以后

公安分局的人渐渐厌倦了对一个瘫痪病人24小时的日夜看守,病房门口岗哨的上岗时间明显减少了。

徐主任查完病房,对看守在林心慧身边的林妈妈说:“林大姐,您出来一下。”

林妈妈随着徐主任走出了病房,徐主任说:“林大姐,林心慧的知觉已慢慢恢复,这意味着她将开始一段非常痛苦的过程,伤口创面的疼痛以及其他各种身体不良的感觉都会出现,您要有个思想准备啊!”

林妈妈点点头:“徐主任,谢谢您,我相信心慧能挺得住。”

[画面] 盛夏,天气异乎寻常地闷热,知了在树上烦躁地叫着,花草被热浪烤得蔫头耷脑,树叶失去了水分,干巴巴的,叶边一圈焦黄。

林心融焦急地走进病房,问正在给林心慧擦拭的林妈妈:“怎么样?姐姐还烧吗?”

林妈妈:“刚刚量过体温,39度6。这几天疼痛折磨得她睡不好觉,牛奶也不怎么喝,这两天又发高烧,她已经精疲力竭了。我给她擦擦,也许她会好受点儿。你爸爸怎么样了?”

林心融:“爸爸还是需要点滴和休息,我都安排好了,您放心。唉,都第三天了,姐姐的体温怎么还退不下去。妈,您歇会儿,我来吧。”林心融把毛巾重新浸在水里,拎起来,正要拧干……

忽然,林心慧极其痛苦地喘着粗气,脸色憋得发红,喉部发出怪声。林心融和林妈妈不知所措,林心融按下了紧急呼叫电钮。

徐主任和护士小刘快速跑进来,见状,徐主任吩咐:“快,小刘,拿吸痰器来!”

护士小刘麻利地取来吸痰器,为林心慧吸痰。吸痰器发出“滋滋”的响声。

林妈妈看着女儿的痛苦,背过身去擦拭着眼泪。

处理完后,林心慧已是一头汗水。

徐主任对林妈妈说:“她的身体情况和仰卧的体位使她不可能有气力把痰咳出来,因此会憋得很难受。吸痰器留在这里,以备急需吧。”

林心融拧干毛巾,眼眶里含着泪,为姐姐擦拭头上的汗水和四肢。

林心融望着在痛苦中坚强忍受的林心慧,她含着眼泪问姐姐:“姐姐,你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如果生命重新开始,你还会选择修炼大法吗?”

林心慧嘴角微扬,闭了两下眼睛,嘴里微微地发出“修……修”,林心融忍不住的泪水簌簌而下。

(三十四)
[画面] 翻动的日历停在2000年7月25日

李天云和郑敏敏手里捧着鲜花推开了病房的门,“林妈妈,您好!”

林妈妈高兴地:“啊呀,你们来了,这回心慧准高兴,她念叨好几次了。”

郑敏敏把鲜花插放在窗台上的玻璃瓶里。

“心慧睡着呢吗?”李天云问。

林妈妈:“没有,来,她盼着你们呢!”

她们走到林心慧床边,李天云亲切地呼唤着:“心慧,你好啊!”林心慧看见她们,眼睛里放着光,自从住院以后从未笑过的她脸上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郑敏敏看着躺在病床上,头发已被理成寸发的林心慧,忍着泪:“心慧,我们给你带来李老师《济南讲法》录音带了,来,你可以听李老师讲法。”她把第一盘录音带放进小单放机里,为林心慧戴上耳机,按下了走带键。

[画外音] 李老师讲法的声音

林心慧面目纯净,她聆听着,聆听着,大滴大滴的热泪滚出眼角,滴在枕边。

(三十五)
[字幕] 2000年8月

徐主任查完病房,转过身去,眼睛有些湿润。他拉着林妈妈走到一边,感慨万千:“林大姐,您有一个顽强的女儿啊!林心慧能活过来本身就是个奇迹,现在又撤掉了呼吸机和氧气,不可思议,她在顽强地闯过一个个的生死关啊!”徐主任说着,眼泪流了下来,“我没见过这样的病人,了不起!”说完,他喃喃地走了,“了不起,了不起啊……”

阵阵的疼痛使林心慧发出微弱的声音,她紧皱眉头,坚强地忍受着。

林妈妈替她擦拭着额头的汗珠。

护士小刘探进头来,“林妈妈,有几个林心慧的老同学来看她,方便吗?”

“噢,请进,请进。”林妈妈招呼着。

六、七个年轻人进到病房,有的拿着鲜花,有的拎着水果。

一个漂亮的姑娘站到林妈妈面前:“林妈妈,我是林丽月,和林心慧大学时住一个宿舍,因为也姓林,同学们都叫我俩‘双胞胎’。”另外几个人呵呵笑起来。

“噢,我记得,我记得,那时候心慧回家经常提起你。”

大家走到林心慧的病床边,问候她。林丽月看到林心慧,显得心情很沉重。

林心慧以极大的毅力忍受着痛苦,向大家微笑着,笑得那么轻松。

护士小刘推着点滴架走进来。她熟练地用橡胶带束紧林心慧的胳膊,找着血管,试了几次也没扎准;解开橡胶带又换另一只胳膊,还是找不到血管;试着在手腕上找,还是不行。小刘抬起头,看到林心慧正微笑着望着自己,她低着头跑到病房门外。

林妈妈跟了出去,只见小刘在偷偷抹眼泪。

林妈妈抚摸着小刘安慰她:“小刘,没关系,慢慢来。”

小刘抽泣着:“她的血管都瘪了,加上淤血的青块儿,扎上去很疼啊!可她从来没吭一声,也从来没皱过眉头。老同学们来了,您看到了吗?她在对他们微笑!我真的没见过这么坚强、这么宽容、这么淳厚的病人。”小刘抹着眼泪。

林妈妈象是对小刘,也象是对自己喃喃自语道:“这就是修炼人的样子吧。”

病房里,老同学们围着林心慧说着什么,林妈妈返回来,只见林丽月面带愁苦默默地站在那里凝望着林心慧。

忽然,林心慧微弱地喊着:“妈,妈,”林妈妈急忙走过去。

林心慧:“材料……”。林妈妈向老同学们解释着,“心慧让我把法轮功的材料给你们大家。”说着,林妈妈拿起放在柜橱上的“法轮功问答”发给了大家。

林心慧欣慰地微笑着。

老同学们要走了,他们来到病房门外,一直默默的林丽月带着伤感对林妈妈说:“林妈妈,我今天看到心慧心里很难受,她完全不是我印象中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样子了,我们的老班长本不是这样的。”说着,林丽月眼圈儿红了,“林妈妈,您多保重,我们还会再来看心慧的。”

老同学们走了,林妈妈望着远去的老同学们的背影,喃喃地:“你们老班长的心依然是风华正茂、朝气蓬勃的!她没有垮啊!”

(三十六)
徐主任的办公室里。

林妈妈、林心融和李天云正在听眼科医师王大夫的诊断。

王大夫:“林心慧的左眼是外伤后引起视神经萎缩、视网萎缩,现在看来……”

林心融催促着:“大夫,您快说,她的眼睛会怎么样?”

林妈妈带着无限的期望看着王大夫。

王大夫:“对不起,她的眼睛已无法医治,她失明了。”

林妈妈失神望着大夫,缓缓地跌坐在椅子上,她再也无法承受这又一次无情的消息,把头埋在桌上痛哭失声。

(三十七)
[字幕] 2000年9月

病床上的林心慧正在专心致志地听讲法录音。李天云高兴地走进病房,走到林心慧身边。

李天云对林心慧大声说:“心慧,国外的弟子们慰问你!” 林心慧疑问的表情。

李天云替她摘下耳机,“心慧,自从你的事上了明慧网以后,引起了大法弟子们的普遍关注,特别是海外弟子,他们不仅制作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向社会上普遍散发,还通过特殊渠道送来了慰问信和三千美元善款。大家都只有一个愿望,祝愿你早日康复,战胜磨难。”李天云从包里取出善款交给了林妈妈。

林妈妈手捧善款,激动无语。

林心慧微弱的声音:“谢谢!谢谢!……云,炼功,炼功。”

李天云明白林心慧的心思,她抚摸着林心慧的手,“好,心慧!来,我们炼功!”

李天云拿起林心慧的双手,帮她摆成结印放在腹前,然后背诵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的口诀:“净化本体,法开顶底,心慈意猛,通天彻地。”

李天云攥住林心慧的两只手腕,在胸前摆成合十,然后匀速柔和地做起冲灌动作。

林妈妈站在一旁,双眼微闭,跟着做起了“贯通两极法”。

[画外音] 法轮大法音乐悠然响起,林心慧的神态祥和、庄重。

(三十八)
林心融急步走进幼儿园,穿过小小游乐场来到阳阳所在的大班门口,隔着门窗望进去,只见阳阳戴着玩具听诊器,正在专心致志地为一个小女孩听诊,嘴里还阵阵有词:“深呼吸——好!转过来听听后背,呼吸——好!没事儿,不用吃川贝枇杷膏,练练法轮功就不咳嗽了。”

阳阳放下听诊器,抬眼看见妈妈正冲她招手呢,“妈妈!” 阳阳跑过来扑到妈妈怀里。

(三十九)
公共汽车上,林心融抱着阳阳坐在自己的腿上,透过车窗看着街景,阳阳数着站名,计算着还有多少站就可以到大姨家了。林心融想着自己的心事。

林心融把脸贴在女儿的小脸上轻声说:“阳阳,听妈妈说。你好长时间没见到大姨了,今天是阳阳的生日,妈妈答应阳阳,带你到大姨那儿去,可是你到那里要乖,大姨受了很重很重的伤,再也不能举着你‘飞天’了……”,林心融一阵心酸,说不下去了。

“真的吗?那大姨很疼吗?”阳阳好奇地追问着。

“嗯,很疼。”林心融满脸悲伤。

阳阳(天真地):“我给大姨揉一揉就不疼了。”

难以名状的心情使林心融无法再和孩子讲下去,她强抑制着自己的泪水,紧紧地抱着阳阳。


(四十)
林心慧的家。

李天云正在和林妈妈一道把刚刚洗好的衣服架起来晾晒到窗外的晒衣绳上。

郑敏敏正在悉心地给林心慧喂水。她用大号粗粗的注射器吸足了水杯里的温开水,慢慢地往林心慧的嘴里推着。

门开了,先是阳阳咚咚咚地跑进了屋,林心融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跟了进来。阳阳猛然看见躺在床上左眼失明、一头寸发的林心慧,惊异地睁大了眼睛,显得有些害怕,双手摸索着找跟在身后的妈妈,然后她躲到妈妈身后,露出半个脑袋,胆怯而陌生地看着林心慧。

林心融把拎着的东西交给走过来的李天云:“是些水果和蔬菜。”
然后躬下身子轻声问阳阳:“阳阳,你不是要来看大姨的吗?怎么不过去呢?”

林心慧目光里充满了慈爱和温柔,轻声说:“阳阳!大姨想你。”

阳阳眼睛看着林心慧,嘴对着妈妈的耳朵说:“我害怕,我害怕,大姨的眼睛……头发……,大姨的声音变了,大姨怎么不能动了?”

面对孩子异常的举动,满屋子的人寂静、悲伤,空气显得沉重压抑,郑敏敏站起身走到窗前抹着泪。

林心慧依然充满慈爱,望着阳阳微笑。

林妈妈走过来迎接小外孙女:“阳阳,好孩子,告诉外婆,今天阳阳几岁啦?”

“五岁。” “嗯,五岁的阳阳是个懂事的孩子啦!来,先让外婆给你倒杯桔子汁儿喝。”林妈妈拉着阳阳走进厨房。

林心融走到姐姐床前坐下,心情沉重地:“姐,真对不起,阳阳她……”

林心慧微微地摇摇头,轻声安慰林心融:“别怪阳阳。心融,……”她用嘴和眼神示意妹妹取来平平整整放在书桌里的绣品法轮图,“送给阳阳吧”。

林心融知道这块手绣的法轮图是姐姐用了二个月的时间一针一针精心绣制的,她也知道这法轮图对于姐姐来说是多么的珍贵,她望着姐姐一时语塞:“姐姐……”。

林妈妈领着阳阳走出厨房,看见林心融手里捧着法轮图,对阳阳说:“阳阳,你看,那是什么?”

“法轮!” 阳阳欣喜地跑过去十分珍视地看着妈妈手上的法轮图,啊——海蓝色绸段布上有红和黄的底色,一个大大的金色的卍字符在法轮的中心,四个太极图和四个小卍字符交错有秩地围绕着中间的大卍字符,整个法轮闪着金色的光。真是漂亮极了!阳阳目不转睛地看着、看着,她抬起头对林妈妈说:“法轮在转呢!”

林妈妈抚摸着阳阳的头:“这是大姨亲手绣成的。今天阳阳五岁了,大姨把她送给你。”

阳阳抬起头,大大的眼睛静静地望着大姨,良久的沉静,然后她慢慢地走到林心慧床边,用小手轻轻抚摸着大姨的脸,又谨慎小心地抚摸大姨的左眼,问道:“大姨,你还很疼吗?”

屋里所有的人都在流泪。

(四十一)
已是晚饭后的时辰,男女大学生们暂时忘却了紧张的功课,尽情地享受着一天里最无忧无虑的时刻。两组学生正在打排球赛,比赛正酣;几个女生悠闲地在空地上散步,山南海北地聊着天;两个业余音乐爱好者抱着吉他坐在宿舍楼门口自我陶醉地唱着……

与林心慧住的宿舍楼一条马路之隔的对面楼层里,鬼鬼祟祟的便衣隔着窗子监视着林心慧宿舍楼的楼门口,手里拿着个对讲机,见有人走过来就把对讲机掩藏进肥大的袖口里。

一个三十来岁英俊的男青年和一个五、六十岁的妇女走过来,妇女对男青年说:“大国,张丰他们都回来了?”

李大国点了点头:“都回来了!今天下午五点放的。”

“心慧听到这消息一定很高兴,我就不信,这邪恶它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是啊张大妈,面对这场邪恶的迫害,如果我们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能坚定正念、抵制邪恶,它就决不会长久。这个消息对心慧一定是个巨大的鼓舞。”说话间,两人走进了宿舍楼。

对面楼里的便衣马上拿出对讲机:“喂,李大国刚刚进去,……是,还跟着个老太太。……是,明白。”

(四十二)
林心慧的家里,林心融正在用温热的毛巾替姐姐擦着脸。

阳阳已经完全消除了先前的胆怯,安安静静地坐在林妈妈怀里听外婆读《洪吟》里的《登泰山》。

李天云在整理凌乱的桌面;厨房里传出零乱的洗碗筷的声响。

轻轻的叩门声,李天云打开房门(兴奋地):“大国!张大妈!快进来!” 郑敏敏闻声跑出了厨房。

林心慧兴奋地望着李大国,眼里充满了惊喜和欣慰。

李大国:“心慧,我们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在天祥公园公开练功被抓起来的人,张丰和其他的人,他们在里面拒绝配合警方任何非法要求,现在都被放回来了!他们出来首先问到的就是你,大家都非常想念你,嘱咐我让我一定代他们问候你。”

林心慧听罢欲语无声,泪水滚下脸颊。

李天云和郑敏敏高兴地拥抱在一起。

林妈妈走到李大国和张大妈面前,拉着大国的手,话音带着颤抖:“大国,张妈妈,谢谢你们,这个消息是心慧日日夜夜都盼望听到的呀!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今天,我真的感到了师父这话的分量。”

“大国叔叔——!”阳阳扑到李大国身上。

李大国(高兴地):“阳阳!你也来看大姨了!《洪吟》的诗都会背了吗?叔叔阿姨和你大姨一样,都等着听阳阳给我们朗诵李老师的《洪吟》呢!”

林心融鼓励阳阳:“阳阳,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大姨和叔叔阿姨们的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你给大家朗诵一首《洪吟》里的《威德》吧。”

阳阳懂事地一把拉起大国叔叔的手让他坐在大姨床边的椅子上,自己走到屋子中间的空地,两只小手往身后一背,十分认真地朗诵起来:“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 纯洁明亮的童声在天宇中回响,回响……

(四十三)
[字幕] 2000年12月

[画面] 干冷的北风吹走了柔和的凉爽,冬天的脚步带来了无情的风霜。路上的行人已经穿上了棉衣,枯枝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林心慧躺在床上,半张着嘴艰难地喘着气,双眼无力地闭合着。

郑敏敏用凉毛巾搭在她的头上。

林妈妈举着体温计在读:“42度”,脸上充满焦虑和不安,“水银柱到头了。”

郑敏敏轻声地:“心慧,喝点水吧?”

林心慧微微地喘着气,没有任何回复。

[画面切换] 冬夜漫长,郑敏敏和林妈妈昼夜守在林心慧的身旁;给林心慧喂水;测量体温;用凉毛巾帮助降低林心慧身体的表面温度……

(四十四)
[画面] 东方泛白;自行车道上赶着上班的车流;微弱的太阳划过南天;
城市的建筑群;西单电报大楼上的钟表,大钟敲响(特写)4:00

林心融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她拿起听筒……

“心融吗?”是林妈妈打来的电话。

“是我。妈妈,姐姐好点儿吗?能不能吃点东西了?”林心融极其关切地问。

电话里传来林妈妈焦虑不安的悲声:“这次突然高烧来得猛,姐姐已经两天不能吃东西了,觉也睡不好,昨天她只睡了两个小时。心融啊,我看你姐姐的情况很不好,神志时而清楚,时而迷糊,我很担心啊……”

“妈妈,我一下班就过去。您别太担心了,注意自己的身体,啊?”林心融放下电话,沉思,脑子里不断闪现姐姐痛苦的神态。

邻桌的老徐:“小林,你家里的情况特殊,你先走吧,我会和老郑打个招呼。”

“谢谢您,老徐。” 林心融利索地收拾好桌面,拿起书包匆匆走出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