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清真相 做而不求


【明慧网2002年3月2日】我是98年5月得法。我因为终得正法大道而激动高兴。我亲身印证了大法的神奇与博大,修炼与洪法成了我生活中的重要的一部份。然而,99年的720,将大法弟子推上了一个全新的历史舞台,我在法的指引下走到了现在。以下是我的一些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主动地参与正法

说来也好笑,象我这样一个对时事从不愿意过问的人,99年7.20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义不容辞地走进了国会山庄。那时我已怀上了第一个孩子,有一些早孕反应。我们炼功点上的人都奔向华盛顿。一个星期的大规模请愿后,学员觉得应该进国会山庄,直接向国会议员讲清真相。我们一路走完了所有的办公室,当我们一起走到大家一起炼功的草坪时,一位同修笑着对我说:“你,好样的。”我此时真正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纯净的心态,很受鼓舞,也更加激励我在今后的讲清真相的工作中学会更多地包容,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

我的孩子在2000年2月出生,因从来没带过孩子弄得我手忙脚乱。但在我的内心深处,一个越来越清晰与强烈的声音告诉我,我应该更加积极主动地参与正法。我就开始在上班的地铁上发真相资料。每每我一在地铁上站起来脸就涨得通红,但每每在一节车厢发完资料,回头总能看到人手一份真相资料在读,总觉得很高兴。我碰上许多人要了炼功点的地址与时间,有的对迫害法轮功感到愤愤不平,有的叫我读法轮大法几个字给他们听,有的中国人还好心地对我说要注意安全,有一次当我发传单给一位地铁上的乘客时,他笑着把他手上拿的书伸给我看,原来他在读英文的《法轮功》。尽管只是发传单,然而主动地参与正法时,发生在我身边的事每每让我倍受鼓舞。

与同事朋友讲清真相

在我初得法的那段时间中, 我就广泛地向我们的同事,老板洪法。因为我们是做生物医学研究的,我经常给他们举一些具体的例子讲给他们现代科学的许多明显的不足与漏洞。 有一位新的同事从欧洲刚来,有一次吃饭时提起法轮功,大为不屑一顾。与他接触几次后,他忽然说原来法轮功还这么深奥啊,从此刮目相看;又有一次,另一位新来的同事在大肆诬蔑法轮功时,我过去的同事不紧不慢地说:我还真想炼炼法轮功,另一位老同事满怀自信地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保准要倒霉。我发现随着正法进程的推进,法轮大法的真相已深植人心。

我曾送给老板一本法轮功的书,他虽没有好好看,但我发现每每我在场时,他就特别注意他的言行,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在自焚案推出后,老板笑着对我说,你可别去干这种事。我向他解释了法轮功不许杀生的原则,他恍然大悟并神秘地对我说,原来中国政府在演戏。

向地方官员讲清真相

四位加拿大的学员步行来纽约之际,我们走进了每个地方官员的办公室,面对面地向他们讲清真相。我们的坦诚感动了许多官员,他们主动地提供了其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体会到了“做而不求──常居道中”的一点含义。我意识到只要我们走得正,法的力量就会从我们身上体现出来。做而不求,就能使我们不被具体事情的表现所局限。

在我走访的官员中有一位是国会议员。我们许多学员都曾在不同时期与其联系过但很少有反馈。当我一走进他的办公室时,迎面走来一位男的办公人员。我不紧不慢地将我们的来由告诉他。我的语气很客气也很礼貌,有一种内在的力量,庄严而令人肃然起敬。当我介绍到长途步行来纽约的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时,我清楚地看到他的表情变得非常尊敬,并急忙去拿了一张名片过来,告诉我们有事尽管找他们办公室。不久以后,我们许多学员都收到了这位国会议员的来信,表示他将在国会讨论此事时起到积极的作用。

坚持学法是做好正法工作的关键

随着正法进程的加速,讲清真相的方方面面的事情很多。每每都是在静静的学法中,碰到的矛盾与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有一次,我在协调一件事情时,方方面面都出现了一些问题,我十分苦恼,想来想去自己也没有错,好象别人做的事确实不太象话,然而问题在于我怎么想自己有道理,别人怎么不对劲,我的那颗心总也平静不下来,我意识到是因为我的容量不够了,没有其他的办法,我放下手上的工作开始静心学法。开始还是静不下来,人和事不断地浮现在脑海里,我尽力排除这些东西,慢慢地我的脑海里只剩下大法了。一小时、两小时,等我读完,我心中容不下的东西全没了。我一目了然地看着所有这些事情的起落,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多问题而是自己的心有问题,我忽然明白了师父讲的“凡事向内找”的另一层含义。

(2002年法轮大法大纽约地区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