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老妈妈:我去北京正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3月20日】我今年63岁,96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曾三次动念去北京护法、助师世间行,但种种原因没走成,可心里对师父说:我总有一天要去的。2001年11月30日我成功地到达北京,兑现我史前立下的誓约中极其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同行的一共三位同修,当日下午1点左右,我们到了天安门广场,那天天气很好,游人也多,警察、便衣不少,真是三步一哨,五步一岗。我们在广场上转了一圈,两个城门洞也看了。最后我们决定上城楼上去展示真相。

上楼要经过安检处,通道口有警察把关。我们一位同修抢先上去被拦住了,我赶快跟上去。警察问我:你知道法轮功吗?我说:知道。她又问:法轮功是邪的知道吗?我说:法轮功不是邪的,是教人做好人的好功法。她又问:你炼过吗?我说:炼了。这样我也被拦住了。第三位同修同样也被拦住了。他们把我们三人都弄到旁边屋里,并叫我站着,我就偏要坐着,并说:“我们都是好人,不能站。”他们搜身,我就发正念:我身上的正法标语你摸不着。真灵,我带的不干胶、身份证都没被他们摸到。他们打我的同修,我就发正念:不痛、不痛,有师在,有法在,我们什么也不怕。其中一位同修被两个恶警打了,一个恶警打了后,第二个恶警上来说:你又来了(其实是第一次),我认识你。就用拳头打她的太阳穴,打完了后,当时恶警手就发抖了,站在一旁发呆,还把桌上的两朵红花往自己耳上挂。旁人见状都笑了。我们心里清楚:它是遭现世报了,而同修的脸上却不红不肿,好像没事发生过一样。

警车来了,把我们三人推上车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分别单独“审问”。我被一位26-27岁的警官问:“你叫什么名?从哪里来?”我说:“叫大法弟子,从宇宙中来。”他又问:“你多大年龄?什么文化?来干什么?”我说:“我63岁。初中文化,来了愿的。”过一会他说:“看来你是不讲真名的,总有人有办法要你说出来的。”这时我心态很正,面带微笑地对他说:“好兄弟,在你这里经过的大法弟子可能成千上万了吧,你了解他(她)们都是好人吧。你知道吗?现在是正法时期,保护一个大法弟子是功德无量的事,如果迫害一个大法弟子是要遭报应的,希望你善待大法弟子,摆好你的位置。”他低头不语。过一会儿说:“你到那里去(指铁笼),都是今天来的,和他们一起切磋去吧。”

铁笼中一共10人。大家都是大法弟子,能在一起很高兴,各谈自己的修炼经历,都觉得我们来迟了,师父为我们承受太多太多了!大多数是第一次上京正法的,有两个是第二次来京的。恶警们不准喝水吃饭、上厕所、不准炼功。我们就发正念除恶,互相交流,相互鼓励,守住心性,过好每一关。

晚上8点半,来了大警车,7个警察,把我们推上车,我被两个警察带到大兴县派出所。三个警官审问,我一直保持祥和、纯正的心态,与他们洪法,谈自己修炼大法受益很大,请他们要善待大法弟子。他们说,我们知道你们是好人,你现在把饭吃了,我们好送你回家。后来他们说给我买车票,问:买什么地方的票?这是他们的伪善,可我当时没及时反应过来,就脱口说出:“买XX市的就行了。”姓名也讲了,这样我被治安拘留15天。

看守所里什么人都有,刑事犯19人,我去一共有三个同修。第二天早上牢头对大家说:“来了一个法轮功,年纪也大了,她是客人,住几天要走的,我们要关照她,法轮功是好人,我们是有罪的,要改造。”过后我与她交谈,她说:“原来我们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人,开始我们对法轮功不好,还打骂她们,可她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和我们交朋友,讲做人要做好人的道理,教我们背你们师父的《洪吟》,在我手里已经过94个法轮功了,个个都是好人,没有私心,处处为别人着想,敢讲真话,我知道你也是来正法的。”我笑了。

同室里有个同修因上天安门正法,没说姓名,已关了三个月了。她对我说:“现在这里的环境开创出来了,可以炼功了,不坐板了。原来大法弟子为把这个环境正过来,吃了很多苦,大家集体绝食,其中有两个大法弟子曾经绝食90天。这是大法的威德,师父的大慈悲,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才出现各种奇迹。”说着她流泪了。我也把师父的新经文《秋风凉》背给她听,并互相交流各自的修炼心得。

12月12日中午,驻京办事处来人接我,我离开时对里面的人说:“请你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要把真、善、忍记在心间。祝你们幸福!”她们也对我说:“不要回头看,勇往直前向前走。”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借她们的口在鼓励我。

在驻京办两次非法搜我身,第二次搜身时,把不干胶搜出来了,一张是:大法弟子去上访,讲清真相理应当,冒死讲句真心话,感天动地大善良。一张是:保护一个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一个大法弟子下地狱。天安门“自焚”事件是自导自演,大家不要听信谎言、上当受骗。我说:“这说明你们与我有缘,在北京三次搜身都没搜到,而你们搜到并看了内容,你们也有善的一面啊。”13日下午当地派出所来两个人接我,14日晚9点,两个警察审问我,问我还炼不炼了,我说要炼。就这样把我关到市看守所6号监室,刑拘一个月。这里刑事犯27人,法轮功8人,后增加到12人。经过交谈,才知道这里的修炼环境也来之不易,原来这里是不准炼功的,还要强迫劳动,对我们大法弟子象对待刑事犯人一样。这里有四名坚定的大法弟子,被称为“四大金钢”,因去公园、天府广场打横幅、炼功被抓来后,一直没讲姓名,在邪恶面前誓不低头,坚持学法、炼功、正法。每天早上8点、中午12点、晚上6点正,集体大声念正法口诀,每次10-15分钟,这样惊动了全监狱的人,市公安厅、公安局的警察们来了,警察把这四个大法弟子带上脚镣手铐,她们还是要炼功,一炼功时,脚镣手铐都松开了,警察一看不行,就把她们连在一起铐,使她们四个人站、坐、睡都不行,一天只让上厕所一次,这样来折磨她们,可她们从不屈服,并说:“我们必须要把监狱里的环境正过来,才有脸去见师父。”就这样她们坚守正念,承受了非人的折磨,改变了监狱里对待大法弟子的恶劣环境。

我们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们这个监室每天从早上6点到晚上10点,每小时发一次正念除恶;同时向里面的人洪法,讲真相,救度她们。有个经济犯48岁了,2002年1月3日还专门为我们送来糖果,并说:“我是为你们大法表示一份心意,愿你们收下,也希望你们早日把法正过来,你们圆满了把我也带走。”我真为她的觉醒感到高兴!

2002年1月11日晚10点多钟,派出所来人接我出来,又问:“还炼不炼了?”我说要炼、要炼。就又非法拘留我15天。在拘留所和看守所不一样,天天有人来、有人走。我们不失时机地向所有来的人洪法、讲真相,她们好多都明白过来了:原来你们真的被迫害呀!你们都这么大岁数了,为了说句真话就被关起来了,看来他们才不得人心,他们才是坏人。

其中有个大法弟子63岁,为了反迫害进行绝食,当绝食到第5天时,有一位女警官来劝说,叫她吃饭,并说:“我知道你们要坚持自己的信念,可现在科学还没研究出来,国家不准炼。”我赶快接着说:“科学没研究出来,我们师父早就研究出来了,因为我们师父讲的是‘佛法’”。当时她不语,我看到她的眼圈红了,没想到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竟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我想是我修出的善心真的感动了她吧。走出牢门口女警官对我说,她要休息两天后才能来看这位绝食的同修,要我好好照看。我说好,并说:“谢谢你,你善待我们大法弟子是会有好报的。”

元月25日下午,派出所来人放我回家,我抱着被子要经过我们家属区,心里高兴地想:保卫宇宙的大法弟子胜利归来了!回家后得知,和我同去的两位同修都关了45天才放回家。因此而成了“名人”了,派出所、居委会常不定时打电话来,出门有人跟踪、监视。2002年2月17日晚11点,来了6个人,他们说是派出所的,来查看我是否在家,等等。这是他们对我的迫害,是我这个大法弟子坚决不能认可的,我就是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一切。

在此次去北京56天的正法经历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差距,看到了自己修得不精进和有漏的地方,才被邪恶钻了空子。今后我只有更好地学法、发正念除恶、讲清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按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走到底,直至圆满。

在此谨向长春的大法弟子致敬!你们不愧为师父家乡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