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罪证纪录


【明慧网2002年3月21日】重庆西山坪劳教所里的大法弟子每时每刻都面临着邪恶之徒的疯狂迫害,承受着巨大的磨难。我们呼吁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了解真相,窒息邪恶。

1、2002年2月7日,52岁的大法弟子张杰平从十一队分到严管十四组,进门后,六、七个“帮教”对他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疯狂毒打,之后,强制他弯腰90度站立。

2、2002年2月17日,严管组以王健鹏、刘洪光为首,蔡肇星等5恶徒把大法弟子陈家武拖到农业组一间空屋,团团围住,强迫他猥亵大法,陈家武不从,便遭到拳打脚踢近半个小时。

3、2002年3月4日,大法弟子刘吉兵向“组长”王健鹏申明头一天在他们强制高压下的“保证”作废,王健鹏纠集刘洪光、沈阳、郑伟、周小波、周宏、刘红军等8人对其毒打,发泄私愤,然后叫其弯腰90°站立。刘吉兵不从,这伙恶徒将他手脚打直并拢,脸贴膝盖塞进一尺高的床下,直到5分钟后脸色苍白、呼吸困难、冒汗为止。刘吉兵被强迫双手背在背上静坐到凌晨2点才睡觉,凌晨4点被敲起罚站半小时,4:30睡下,6点起床。第二天,恶徒命其蹲下,刘吉兵不从,它们便一个拽左手,一个拽右手,一个拽衣领,后面郑伟、沈阳同时用皮鞋踢左右脚弯四、五十脚,刘吉兵仍不蹲,恶徒无可奈何,只得作罢。

4、重庆北碚区大法弟子田怡成、王光林被打成重伤,不能起床,大小便失禁。

5、重庆璧山县大法弟子曹贤露多次被打成重伤而住院。被非法“延教”两次,现“延教”期限已到。

6、自2001年3月份以来,邪恶之徒为达到逼迫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经常读诽谤大法的文章,当有大法弟子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时,以中队长田晓海为首的恶警就用警棍对其疯狂乱打。体罚站军姿,当有大法弟子不配合时,“帮教”(吸毒劳教人员)在恶警唆使下,群殴暴打大法弟子,每次多人被打出血、肿、伤是司空见惯的事,恶警见状哈哈大笑。

7、2001年12月中旬,西山坪劳教所为强制“转化”,调集了较平时数倍的人手,开始了所谓的纪律整顿。开饭点名时,当有大法弟子不答“到”时,恶警叫“帮教”将其拖到一边,按在地上,强迫用嘴咬住自己的鞋,等打完饭后被拽着衣领拖回房间,不管是二楼或更远。

一次,开完饭后,几个恶警带领二、三十名“毒教”(吸毒劳教人员)迫害不答“到”的大法弟子魏明燕、林德木、张红旭、甘树林,用鞋子打嘴、脸、耳、眼、头,然后,三个“毒教”一组,一个拽左手,一个拽右手,一个在背后,推着大法弟子长跑,推不动了又拖着跑,日复一日,直到精疲力竭,报数为止。

8、劳教所为进一步实施洗脑,成立了4个严管组,针对意志坚强毫不妥协的大法弟子。罚站从早晨6点到晚上10点,不写保证的,就从10点开始“静坐反省”直到凌晨2点,个别的如甘树林一个通宵不让合眼。若坐不好或闭一下眼,便会遭到毒打。无论好坏,每天都要挨打几次,或用鞋打嘴,或脱去裤子打臀部,或用厚竹块打手板、手背、屁股,或用针刺等,直到写了“保证”为止。手段卑鄙,令人发指。刘吉兵的腿曾被打残。

9、自2001年以来,西山坪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多次绝食抗议,多次被邪恶疯狂灌食,尤其以2001年8月绝食时间之久,参与人数之多最为壮烈。

因大法弟子李泽涛被迫害致死,为了解事实经过,得到公正解决,经多次无理拒绝后,六十多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抗议。绝食第三天,狱医陈剑平得意洋洋的拿着食管开始强制灌食,故意用粗大的管子狠而快地插入,有的鼻孔被插出血,有的插好后故意拖延时间而不灌食。更邪恶的是管子从来不洗,粘着乌血鼻涕,这个插了那个插,多人呕吐、腹泻,也不知被灌的是什么。一天两次,从早上8点到晚上12点,不时传来的凄厉惨叫声,令有的“毒教”泪流满面。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3/20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