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岁小弟子在石景山监狱的遭遇

【明慧网2002年3月28日】我是一名小弟子,已学法四年。随着学法的深入,感悟到了佛法的博大和修炼境界的美好。但看到亲人和周围的同修不断被抓、被逼出走,非常不理解和难过。想到伟大的师父为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受到造谣的攻击,甚至谩骂,看到善良的群众被假新闻、假宣传的谎言欺骗,进而仇视创造一切、带给人类希望的真、善、忍宇宙大法。我也决定去天安门证实法,哪怕为此失去宝贵的生命,为的是唤醒世人的良知,让他们明白“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的师父是伟大的,清白的。”

突破封锁,避开盯梢。我随几位同修于8点左右到达天安门广场。广场游人很多,可警察、便衣也随处可见。看到这曾经是开国大典、展现古老文明的地方,如今却成了压制正义、暴力行凶的场所。无数坚持真善忍信仰、做好人的叔叔阿姨们,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来这里请愿,却遭到毒打、关押。我觉得心在流血!看到一老奶奶被警察盘问,广场上巡逻的警车和警察、便衣们阴森的脸色,想到一喊出“法轮大法好”,将会面临拳打脚踢乃至死亡的危险,一种压抑的恐怖感就笼罩在心头。可想到被打死的1600多位善良同修,我放下了自我,心中充满了正念。

走到第一个门洞口时,游人进出较多,同修们举起了横幅,向游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立刻遭到十来个警察的围攻,被按踩在地上,遭到电棍的击打,我第一次看到警察这样凶狠,我吓得没有出声。我离开了天安门,坐在马路边,心沉沉的,我来干什么来啦!我感到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还有这么多被谎言欺骗的游人,我不能惧怕邪恶,一定告知他们“法轮大法好”,不要听信电视、报纸中的歪曲造假!我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美好,作为弟子,必须去证实法。于是返回,在天安门第三道门里的空地上,面对中外游人我勇敢喊出了压在心底的呼唤:“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没过几声,突然就感到一双冰凉的大手狠掐在我脖子上,不远处也有两位外地同修被抓,同修被推进警车,关进天安门广场公安分局的铁笼子里。

暴徒们不许我们讲真相,不让我们去厕所,肆意谩骂,连女警察也用高跟鞋踹人。当我们炼功时,恶警把辣椒烧成烟,用鼓风机呛我们。下午来了三批邪悟的败类,来试探、摸底,这些可悲的走向大法对立面,沦为邪恶的爪牙的叛徒走后,晚上7点左右,我们这些被认为顽固的人被四辆警车送到了石景山监狱(看守所)。一路上我们向窗外用力喊出了“停止迫害”、“法轮大法好”、“立刻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路两旁的行人和车辆似乎都听到了,都想看个究竟。到看守所院内,我们仍喊声不停,连警察都自语“看来江泽民搞这一套真是不行了。”

天已黑,从大门往里走了很远一段路,两边还有武警,几步一个站着,如鬼魅一般,凶气逼人。由于我们不配合签字、拍照,都遭到毒打,之后被分开,我被关进十号牢房,里边关了11个犯人,有吸毒的、黑社会的、大都是通缉的重刑犯,受警察指使,一个犯人首先对我发难,他凶狠地逼我吃大便,我听了没惧怕,他马上说算了,转而让我给他擦腚,逼我洗冷水澡,我都坦然面对,最后骂我并说“坐那儿吧!”透过铁门,看到过来过去的警察脸色苍白,面无表情,不时张嘴骂人,抬手打人,似乎打骂就是它们的家常便饭,看人的目光非常凶狠,在这阴森恐怖肮脏的牢房,我仿佛被囚在世界最黑暗的地方,地狱也不过如此吧!被打者尖厉的惨叫声不时传来,我知道是一同被抓的老奶奶的声音,虽然我才13岁,因为心里有法,我摆脱了恐惧。

清早,距我邻近的8号牢房三个男同修,被管教指使别的号犯人(外号大个)拽出室外打了两个多小时,可大法弟子仍坚强不屈。经事后了解,9号牢房的同修甲从进来的那晚,就遭到连续毒打。据犯人透露事先他们被管教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必须问出姓名、住址,否则就是弄死也不放出去,并且加重犯人的刑期。管教张文海曾对同修甲说“这里想绝食,不报姓名回去,没门,这有的是办法,也不缺一个冤死鬼。”它们根本没把我们当人,就想置我们于死地。同修甲因为坚持打坐,被暴徒抓住头发拎起来,往地下摔,往墙上撞,头发一缕缕掉下来,然后被暴徒按在地上拳打脚踢,最后打得体无完肤,头脸大一倍,辨不清面目,也无处下手了,犯人们也满腹怨言,既累又无奈。因为他们接触不少大法弟子,知道他们是世界上最坚强、最善良的人。可是恶警知道后,命令“不行,继续打。”最后医生拿来一管针准备注射,犯人说是毒针,注射后,人体腐烂,即便放出去,也得痛苦死去。每个牢房后另有小栅门,据说死人就从那里扔出去。不知这里被江泽民一伙虐杀多少大法弟子。全国统计何止1600人哪!而世人被天大的谎言所蒙蔽,这些邪恶的勾当如非亲眼所见,真的不敢相信。不幸的是,我和甲被套出了姓名,我们被警车带到另一个地方,我见甲眼眶肿大已看不见东西,头低在怀里,手指惨白,有气无力,近乎死人,我俩被铐在暖气管上,无人理会,我想到前前后后,后悔怎么无意中配合邪恶。忽然看到了师父法身,知道师父时刻在看护着弟子。晚9点左右,我俩各发正念,打开了手铐。同修甲的伤势也神奇地复原大多半,我俩向内找,知道了心里急、不稳。于是调整好心态,发正念到两点左右,正念定住了恶警,他们象死一样睡去。我俩帮助收拾一下卫生,心非常平静,从容不迫地从窗口跳下去,我摔坐在地,声响很大,我心念自己是一个神,我俩翻过一个大墙,到了另一院的门口,发一会儿正念,敲窗户,立即出来一个穿警服的人,象个机器人,拿出钥匙,把门打开,一声不问就回屋了,我们心感师父的慈悲伟大。

“邪恶处,有阴霾”。我们满以为离开北京就没事了,可在去唐山的路上,已被警察便衣监控,唐山火车站有监控器,同修甲不幸又落入魔掌,去沈北的2223次列车,空出两节车厢,针对同修甲迫害,同修甲被控在一个车厢里,混入了不少便衣,几乎没有普通乘客,他们用特殊的眼光看甲,但甲坐在车辆过道上,打坐发正念,便衣和警察都很害怕,警察用烟、脏物干扰甲,甲一心不动,莲花掌上飞出无数“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恶警用暗语与上级联系,决定对甲进行迫害,但甲发正念,他们却半天勾兑不成,他们不敢正眼看甲,并说这人怎么这样坚定,几个人想破坏甲的打坐都没达到目的。发正念时甲感到了“立掌乾坤震”的威力。感到手一动,列车似乎左右摇摆,甚至停止前行。甲的坚定,大法威严展现震住了邪恶。邪恶安排得很周密,中间到站伪装换乘客,只不过那些恶人换一下座位而已。多次策划没有改变甲的坚定正念,甲终于堂堂正正走出它们的布控,他的壮举也感动了不知名的出租司机,得到正义相助,安全返家。

在正法中,师父说:“他们迫害学员与大法,所有采用的行为都是极其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一定要将它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也是在救度世人,除尽邪恶的同时圆满自己,强大法在世间的体现。”在魔难闯关中,坚定正念一定不能动摇,哪怕失去这张人皮。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你们已经知道相生相克的法理,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在破除邪恶迫害,救度众生的正法正行中,让我们牢记师父的话“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在正法洪流中,“坚修大法紧随师”

邪恶迫害仍在继续,更多被秘密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的悲惨遭遇不得人知,我和同修甲的受害似乎是冰山的一角,因我们仍在邪恶的追捕中,不能署名。我们所经历的非人的折磨和迫害,非是语言能完全描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