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洛特人在天安门广场被殴打

本地法轮功修炼者冒着危险抗议中国镇压

图:从中国回来的法轮功支持者:乔安.高(Joann Kao),马格纳斯.李(Magnus Lee)和安德拉.帕克(Andrew Parker)

【明慧网2002年3月4日】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城市脉搏(Metrobeat)2002年2月28日刊登了记者山姆.包依金(SAM BOYKIN)的长篇报导,讲述了包括二位夏洛特市居民在内的六个北卡罗来纳州人最近于在北京的旅行中遭到逮捕、殴打、搜查、抢劫和审讯的经历。

文章说,他们去那里是为了和平抗议中国(江泽民)政府对大约10万名法轮功成员的迫害。法轮功是一个精神修炼运动,目前处于(江泽民)政府日益加剧的镇压之中。这一事件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震惊,把人们的注意力集中到这场令成千上万人遭到监禁、折磨、甚至杀害的残暴人权迫害上。

文章描述了此六人在北京的经历:六个北卡罗来纳人2月8日从罗利(Raleigh)机场出发,计划在中国的新年期间进行抗议。就在2月14日下午2点前,这几人以及大约50名来自美洲和欧洲的法轮功修炼者从地下人行道走上了熙熙攘攘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广场的周围耸立的是人民大会堂和博物馆。当他们开始展开横幅并唱赞美法轮功的歌曲时,他们立刻遭到穿制服的中国警察和便衣的袭击。

乔安.高(Joann Kao)和蒂娜.贝卡特西亚斯(Tina Bakatsias)是最先受到攻击的。高是夏洛特市一家饭店的经理,40岁,她说:“当我们走出地下人行道时,我们看见几百个警察正等着我们。他们抓住我,把我的手臂拧到背后,并推进警车。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喊出‘法轮大法好’。一个警官猛力撕下我戴在脖子上的围巾,塞进我的嘴里。他们对待我们就象对动物一样。”

贝卡特西亚斯被从背后扭住,然后把她扭成像胎儿形状,并被蒙住了头。27岁的贝卡特西亚斯是都汗(Durham)市的一个办公室经理,她说,“他们抓住我的头发和手臂,把我塞进警车。”

34岁的生物学家泰桐(Thai Ton)也来自都汗市,受到了同样的对待。他被擒抱并摔倒在地,然后被扔进一辆警车的后部。

“一个警察把我塞到座位底下,把他的脚放在我的后脑勺儿上,压住我。每当我试着挣脱出来,他就用力往下踩。”

北卡格林斯博罗(Greensboro)大学的学生安德拉.帕克(Andrew Parker)也被打倒在地上,并被强行塞进警车。

他说,“一些与抗议无关的西方人也遭到殴打并被带走。如果警察光天化日之下在公共场所都可以打我们,而我们还有美国政府的保护,那么就可以想像他们关起门来会是怎样对待中国人的。”

21岁的马格纳斯.李(Magnus Lee)是北卡夏洛特大学的学生,他在这两小时的恐怖抓捕过程中拍下了许多镜头。“我已经拍下了人们被追赶,抓捕,踢打,塞进警车,妇女被拉扯头发,人们的脸上留下了明显的伤痕。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李是仅有的几位得以摆脱追捕的抗议者之一,并设法回到了位于机场附近的旅馆房间。而其他人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他们被塞进警车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在那里被隔离关押、拍照和审讯,同时还受到搜查,一些人的个人财物被偷走。

高说:“如果任何人拒绝逮捕,警察就对他们拳打脚踢。”桐说:“场面非常混乱,我们手挽手坚持守在一起,但他们强行把我们分开。人们尖叫着,被打倒在地。一群人倒在地上时,我被压在了最下面。”

在天安门派出所关了二个多小时后,他们被匆匆押上警车,送到一个已成为警察审讯场所的旅馆。

帕克说“很明显,这个旅馆是为他们(警察)所用的。房间里有一些很大的双面镜,大厅里很暗,他们已在里面安装了金属探测器和会议桌。”

这些人再次被分开审讯。当他们要求和美国大使馆的人员交谈时,却被置之不理或受到嘲笑。

“你根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贝卡特西亚斯说。“每次我问他们要带我去哪里时,他们都不理睬我。当我和同伴们在一起时,我并不害怕,但当我被单独提审时,我感到恐怖极了,因为你无法预料大门一关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最后,大约15名抗议者--包括从北卡去的那些人--被赶进一间房间。房间里有一群连续不断抽着烟的警察,时刻监视着他们。

“他们不断地问我们为什么这样做,而我们也不停地问他们我们做错了什么,”高说。“我们不断地对他们说,他们的政府在欺骗他们。”

桐说:“那里的许多警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迫害致死和劳教的事。他们只知道他们的政府命令他们阻止法轮功修炼者。他们中许多人都很年轻。当你看着他们的时候,有些人会跟你点点头。另一些人则不敢看你的眼睛。就像他们知道他们在做坏事。”

贝卡特西亚斯说:“看到这些可能仍蒙在鼓里的年轻人被置于这样的境地真是令人悲伤。”

几个小时后,一些警察带来了食物,而另一些人则拿着摄像机。“在我们挨完打并遭到非法拘留后,他们企图拍下供给我们食物的镜头,”帕克说。“我们都拒绝拿食物。”他们在打坐和唱歌中度过了那个夜晚。

这些人被关押了20多个小时,直至第二天上午10点过后,这些“囚徒”才再次被押上警车拉到机场,然后直接送上了飞机。这是一架普通的商业客机,当这些人登上机舱时,乘客们显露出震惊的神情,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衣衫褴褛,有的甚至没有穿鞋。“他们偷了我们许多东西,”帕克说。“我们中大多数人没有了行李。”

这架飞机在底特律着陆,而这群不知所措的人们还得再想办法安排回家的旅程。所有北卡的人于2月15日回到家。他们虽然经历了骚扰和殴打,但总算安全返家。中国总共驱逐了33个美国人和20个其它国家的人。据报导,有六人没有随身携带身份证件并拒绝说出他们的国籍,仍被关在拘留所。

文章说,中国(江泽民)政府的行为已受到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并导致了在北京的无数次抗议,其中就包括最近的这一次--这也是由外国法轮功学员举行的最大规模的一次抗议。到北京去的夏洛特人和北卡州人说他们对他们的理念的坚定信仰使他们不顾可能面临的重重危险去北京抗议。

高说,“我知道这是我生命中最神圣、最重要的事之一。”高最初来自台湾,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我从未害怕。在中国仍有10000多人被关在劳教所里。那就是我们去那里的原因。人们需要有勇气去告诉中国政府他们错了……我们将继续这样做,直到镇压和杀戮终止。”

修了四年法轮功的桐说正是法轮功的原理驱使他去到北京。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法理为基础,使人达到返本归真,”他说。“这场迫害是一场可怕的人权悲剧。每天都有好人被折磨和杀害。我们没有任何议程和政治目标,我们只是出于慈悲。”

“我认为,事实上警察可能对我们的态度有所缓和,因为在其他人抗议后,新闻界做出了对他们(中国警方)不利的报导。”一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李说,“我认为我们正在起到作用。但我们的经历根本无法与中国人民所遭受的痛苦相比。而那就是我们想要呼吁和揭露的。”

贝卡特西亚斯说:“那么多人已遭酷刑折磨和杀害,而大多数中国人甚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政府竭尽全力掩盖真相。因为我能够自由修炼我的信仰,我觉得我应该代表那成千上万没有信仰自由的人们讲出心声。虽然我有点害怕,但相对于如此众多的人们所经历的苦难,我的付出确实是微不足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