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的野蛮暴力

【明慧网2002年3月4日】我于2000年2月份因炼法轮功被公安部门非法强制劳教近两年,关押在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这里除刑事罪犯和吸毒人员外,共非法关押了法轮功学员近千名。当权小人江XX出于个人目的,不顾广大人民群众的意愿,不许法轮功学员上访反映真实情况。一意孤行,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千古奇冤,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楠木寺是一所纳粹集中营,这里处处留下了大法弟子用生命捍卫宇宙真理惊天动地的事迹。为了揭露邪恶的真实面目,挽救被蒙蔽的广大群众,现将我亲身经历、所见所闻披露出来,告之天下。

在楠木寺女子劳教所,管教人员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采取各种手段,对大法学员实施肉体和精神迫害。2000年6月,王XX(女所长)、李自强(男科长)、李XX(女、人称老队长)、张小芳、李军(女队长)等为了强迫大法弟子违心表态放弃信仰,封锁了七中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七、八、九三个中队都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调来所里的“护卫队”(全是男子)和十七名吸毒人员做打手,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在一片谩骂声中,打手们用电棍、警棒,拳打脚踢对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白发老人和年轻姑娘,手段之残忍,叫人目不忍睹。

成都学员张仕清因不屈服,一吸毒人员找来修房用的钢条对她下毒手,打得她皮开肉绽,整个臀部变成黑紫色(很多学员都是如此),当场昏死过去。后来又因不配合邪恶,拒绝做操,被恶警李队长趁其不注意,抓住头发猛然向后转动,情急之中,张仕清只能随其转动,才免遭脖子被扭断,随后又被恶警秦朝霞(队长)双手反背、手铐卡死吊在铁网门上,只让其脚尖触地,秦见张仕清手脸变成乌黑色,才慌忙将她放下,此时张仕清已不能站立,全身发抖。

德阳学员咏XX,被绑架入所不久,被脱光衣服,暴徒令其一丝不挂的在二、三月天气中站了一夜。

另一学员毛XX告诉我,她被五花大绑捆在床上,口中塞满臭袜子,长达几十小时。

川北一学员刚被绑架入所就被毒打后捆在树上,她坚持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后来被打成严重内伤导致休克。

很多学员被强迫双手高举、全身贴墙,站七、八天之久,致使腿脚出现水肿。

还有一种名叫“下蹲”(据说是某些人用来对付吸毒者,一般超过150个就有生命危险)的处罚:要求双手放于头后,双脚并拢,两眼目视前方,腰直颈正,一上一下为一次。只要他们高兴,可强迫学员从一百、三百、五百、八百不断加码,甚至高达一千三百个。成都的毛坤被迫做到一千个,广安的汪世英被迫做到一千三百个。成都学员罗小玉被迫要做四百个,她实在做不了,恶徒们便抓住她头发,把她抓起来又按下去,然后又象抛水泥袋一样,把她抛进刚下过雨的花台数次,浑身是泥。

五十多岁的张凤清更是长期被罚在外站立半年之久(每天十七小时),有时还被捆住手脚扔在太阳下曝晒或雨淋。

一位姓何的学员被恶警黄XX铐在大树上,手铐卡得很死,陷于肉中,几分钟后该学员全身发黑,黄XX才慌忙打电话叫医院来人抢救,后此学员不知去向。

2000年夏天,天气特别炎热,气温高达42度。恶警们强迫学员在烈日下曝晒二十多天。另外三十多名坚强不屈的大法学员则被关在只有几平米的房间内坐“军姿”,不准说话,不准动,不准闭眼,臀部全都坐烂,且半个月不准洗澡,身上恶臭难闻。

恶警们有意将学员和长满疥疮的人同床,使该学员身上也长满了疥疮。

司法部组织的马三家劳教所一帮人来到楠木寺,培训了一批又一批迫害大法的骨干。采用欺骗、高压、围攻、隔离等手段对付大法弟子。对那些迫害大法学员有功者,升官嘉奖。虽然他们封闭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采用各种欺骗手段妄图欺骗、强迫大法学员背离真善忍,但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的信念令邪恶之徒垂头丧气。他们怕上司怪罪下来,更怕被他们欺骗的学员醒悟过来,对大法学员采用“包夹”、“双包夹”、“连环包夹”等手段进行严控。他们还制造假象,导演了一幕幕丑剧,让电视台录像后,在全国各地反复放映,欺骗、蒙蔽不明真相的广大群众。

以上情况是我在劳教期间所见所闻之点滴,恶徒们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的罪行举不胜举、罄竹难书。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3/1977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