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权和暴虐动摇不了我们全家对大法的正念


【明慧网2002年4月12日】我是湖北省某市大法弟子,全家五人均有幸走入了大法修炼,因为坚信真善忍,全家屡遭迫害,直到家中众人四散流离,家徒四壁。

99年12月初我们全家进京上访,要求还大法清白。却被前门派出所干警无理抓走,关在一个大铁笼里,7岁的小孙女吓得直哭。押回当地后,我们家人分别被关在各个看守所里。小孙女无人照顾,公安责令亲戚领走。关押一个月后,儿子、媳妇被放回。我和女儿被非法判劳教(我被判了两年,女儿一年半)。在湖北沙洋二大队执行。

我们绝食抗议荒唐不公的判决,并要求给予我们信仰的权利。女儿绝食第五天,口吐黄水,身体极度虚弱,警察还强令她到田间劳动,第六天恶警怕出人命担责任,只好把她转送到武汉市戒毒中心,在那里我女儿受尽残酷折磨。由于不配合邪恶无理要求的所谓军训,做操,因此每天被一帮吸毒人员拳打脚踢,全身伤痕累累,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她在绝食期间遭强行野蛮灌食,拉出的管子上都带着鲜血,出现头晕、胸胀、喉痛,但暴徒们每天照常进行野蛮灌食。暴徒们看到谁背经文,他们就用脏抹布,臭袜子强行往谁嘴里塞。在沙洋劳教所,尽管我年龄稍大(57岁),但每天的劳动任务差不多和年轻人分配的是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每天早出晚归,在田间干活,就连吃饭也在田边,身上晒脱了几层皮,不得片刻休息。下雨天就穿雨衣干活,间或分配在监房里剥花生,每天要剥30斤,不能用东西砸,也不能用脚踩。一天下来,手麻木得感觉不了任何东西,在劳教所里警察严禁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24小时由吸毒人员看管,连上厕所也跟着。没有开水,也没有热水,冬天也用冷水洗澡,我每天都被安排去挑水,挑粪。相比其他的学员来说这是较轻松的事了,可想而知,劳动强度有多大。

儿子关了一个月放回被无理罚款2000元,刚回来,所在单位害怕今后承担责任,借口法轮功的事将他开除了。2001年春节前几天,派出所晚上突然闯进家中,把他从床上强行给绑走了,当时他身上只穿了一套单衣,打着赤脚,大冬天给冻了一天一晚,这样又被刑拘了一月,回来后,恶警们隔三岔五的的上门捣乱,说只要还练功,就别想有好日子过。这样门被撬过几次,柜子被撬坏,箱子被撬破,窗户被这群恶警用铁锹砸烂,有一次,恶警来敲门,我们没有开,他们商量说:从后面把窗户撬开翻进去,但一时找不到工具,就到隔壁一邻居家乱翻,主人说没有他们要找的工具并气愤地指责他们的无理行为,几个恶警却蛮横的说这是执行公务,要他们配合,并盛气凌人的扬言如果妨碍他们的工作就要将她也带走。他们的砸门声,叫嚷声搞得左邻右舍都休息不了,引起了大家的公愤,他们自觉理亏,最后将我家放在楼道里的摩托车抬走了事,大家纷纷说:这简直就是一群土匪和强盗。用所谓执行公务为名,明目张胆的抢劫。现在的社会是上面贪污贿赂,下面明偷暗抢,这样搞下去国家算完了。

儿媳也多次遭到关押,2001年7月1日在北京天安门升国旗时,她在广场打坐发正念时,被恶警抓走,押回当地判劳教二年,在武汉市狮子山劳教所执行,几个月后,听里面干警说,她因绝食而吐血,当时我们就给公安局和派出所写信。找他们要人,要求立即释放,警告他们这是知法犯法,并要求对儿媳的人身安全负责。哪知他们却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也没有通知家属,将她暗中送到了更邪恶的沙洋劳教所九大队洗脑班。目前情况不明,家里又被他们勒索了8000元。这就是江泽民一夥对法轮功的野蛮的灭绝政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

虽然邪恶的政治流氓用权力践踏宪法,用残暴压制真理,害得我们全家或流离失所,或身陷牢狱,困苦不堪,给我们家庭制造了巨大的苦难,但我们坚信大法博大的法理,坚信“真、善、忍”,坚信正义、真理。欺骗、栽赃、迫害是无法改变我们对大法的坚定的。我们全家人互相勉励,互相促进,一起走好修炼路上的每一步,用慈悲去救度被谎言所蒙蔽的世人,用正念铲除一切阻碍正法进程的邪恶势力。用面对苦难的大忍及大法弟子为真理舍尽一切的胸怀树立自己未来最伟大的威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