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焦点谎谈”展出被江泽民集团扭曲的灵魂


【明慧网2002年4月12日】看“焦点谎谈”节目,听王博在那里振振有词,却让我们看出了她变化的根本原因。这个现年21岁的女孩子当初受其父母影响走入修炼。节目中她坦白,被抓捕洗脑之前她积极参与大法工作,为的并不是助师正法、救度被谎言蒙蔽并引向毁灭的众生,并不是出自于听从师父的教导在正法修炼中修出了无私无我的慈悲。在邪恶铺天盖地的情况下,她积极参与发材料、印条幅,骨子里却是怕被同修落下、失去圆满的机会。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被打压中的上访、讲真相之后,她也经历了被抓被打和被非法关押。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由于邪恶的无端迫害,使她承受了同龄人没有承受过的苦难。做为一个人,她是那么年轻,被关押起来,又越是执著越是看不见,接下来的就是对大法发生动摇与怀疑。那种心正好被魔控制利用,正如前因之果、是一种顺理成章的必然。

节目中,她说她看到了自己这颗肮脏的私心,她看到了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自己,可是,她否定的却是大法。这就如同一个人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丑陋,于是把镜子砸碎一样。她所做的这一切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她求圆满,承受了一点难还看不到圆满就转而诋毁正法、诋毁师父教导的法理,转而做犹大,背离大法与师父,另搞一套。

随着法正人间的步步逼近,从天体中的变化到人间的变化,从多种天灾人祸到中原的沙尘,败物被大量清理销毁,连头脑清醒的常人都感觉到了,这使被无神论控制、没有信仰的人们不得不把敬畏的目光转向神。佛法正见正在从根本上清理与归正现代科学与文化、思想与观念。人间的这层理被正过来,邪恶赖以存在的土壤要被彻底抛弃与淘汰掉了,法正人间的滚滚洪流还有什么能够抵挡得住呢?

诽谤构陷与酷刑摧残的恐怖打压均未得逞,特务破坏与干扰也不能得逞,现在邪恶势力捞到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那些曾在大法中修炼后来却被洗脑而背叛了真善忍的叛徒,妄图利用它们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与正悟。在正法中堂堂正正修炼的大法弟子面前,这些当然都根本不起任何作用。然而我们也注意到,被抓捕被关进邪恶“洗脑班”的人中有人确实接受了荒唐邪恶的言论。其中大多数人是在邪恶之场的恐怖高压与搅扰之下承受不住,违心地假“转化”。极少数人却被他们搅扰摧残得神智不清,接受了邪恶的言论,甚至有人走向了背叛,沦为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正信的工具。


那么那些叛徒、犹大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中央电视台4月7日、8日两天的“焦点谎谈”播出的谤佛谤法的节目,正好给我们提出来一个看清江泽民集团如何扭曲人的灵魂的例子。

节目中的那个走向大法对立面的王博是在石家庄劳教所和河北省会洗脑中心做所谓“帮教”的。在这里,江泽民的走卒使用着两套用于给大法弟子洗脑的材料。一套是文字打手们自编的,其中充满诬蔑不实之辞,什么自杀、自焚等的栽赃陷害,加上一些恐怖威胁吓唬人的东西,由于这些东西都是“假恶暴”的,除了无知地强词夺理就是欺骗,所以凡持心还算公允的人,甚至包括一些充当打手的干警都不以为然,知道它是服不了人的。另一套则是邪悟者们的胡言乱语,它们帮助邪悟者把荒唐无耻的言论整理成一条一条的,印刷装订出来,目前这种文字材料是它们用来进行邪恶洗脑的主要工具。——既可以掩盖它们对坚持信仰者的暴力迫害,又可以混淆视听,制造更多的邪恶舆论。它们把这些被扭曲的灵魂组织起来,专门以从事洗脑为业,干扰和腐蚀其他人的正信和正悟,妄图让邪恶扭曲的言论象癌细胞一样扩散。

有的犹大骗捕昔日同修、酷刑折磨坚定学员、恶毒使用种种迫害手段,江氏打手们没做到的它们现在都做到了。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些为虎作伥的邪悟者都是典型的两面人,它们可以当众攻击谩骂大法,可以配合邪恶在媒体上宣传,替邪恶制造舆论,蒙蔽世人。而在大法学员面前,它们却自欺欺人地说自己还在修炼。它有一套说辞是从大法著作中断章取义、竭力歪曲,为自己的邪恶行为寻找借口。它们邪悟、反悟大法的法理,它们和狱卒管教人员联手,逼迫和诱惑别人接受的就是这一套东西。而据了解,它们许多人为了维护自己、为了开脱自己,竭力使自己相信这些荒唐可笑的言论,自欺欺人。而王博就是这种掩耳盗铃的人中的一个,它们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许多人难以理解。

王博在央视节目中说,她曾搬着指头猜算法正人间的日子是哪一天。她认定那一天一定是四月初八,没有;认定是五月十三日,也没有……就暗中与大法谈条件:如果某月某日法还没有正过来,她就放弃修炼。这就是她放弃修炼的过程,修炼与圆满被她看成这么简单的事情了。她不曾问过自己一句:这样自私与不坚定、这样的心性能圆满吗?假如真的这样圆满了,那天上岂不乱套了?

一个人一旦放弃了真善忍,他就会变得那么卑鄙。已经站在邪恶基点上,所作所为都是与邪恶同谋的事情,都是邪恶求之不得的事情,都是破坏法,她却还要从大法中寻找理由,为自己开脱、辩解。王博等邪悟者极力散布,流行于石家庄洗脑班的邪悟论断,所有这些胡言乱语无非都是逃避正法弟子责任、为自己的背叛寻找借口。这和抗日战争时期那些汉奸的“曲线救国论”有何区别呢?这和那些从狗洞里爬出来的叛徒的借口有什么不同呢?这不正是犹大的丑陋与可耻的嘴脸吗?难道屈从于邪恶,象奴才一样帮助邪恶集团犯罪才是“善”?难道辱骂自己的信仰、吹捧邪恶的政治流氓才是“向内找”、“为他人着想”?难道背叛并谩骂为自己承受了无尽的苦难的师父才是“放下情”?难道敢于做最邪恶、最无耻、最凶残的事才是“放下执著”?

我们再来看节目中的王博。她从劳教所引一帮警察埋伏在家,抓捕了自己的父亲,把他抓到洗脑班迫使他放弃了信仰。由于她放弃了“真善忍”的修炼,败坏了的道德下滑的人的恶毒与丑恶马上回到了她的身上。节目中,她奉承那个给人们带来无穷灾祸的流氓集团,逢迎邪恶的劳教所和里边的干警,泼词脱口而出,似乎她被邪恶之徒抓捕揪打、在石家庄与北京团河劳教所之间辗转迫害都没有发生过,似乎那个被折磨得“面色苍白、眼神呆滞、披头散发、歇斯底里”(出自新华社4月8日《石家庄日报》头版《恶梦醒来是早晨》)的人不是她王博。一年没摸琴,手都生了,那是她从被抓判劳教至今一年多了,她却把手生之过记到大法修炼上面;她被抓捕关押、父母亲流落在外、家庭由此名存实亡,她也把帐都记在修炼上……摄像镜头上她仍极力地表演,在劳教所洗脑班她不遗余力地去动摇别人,争当“帮教助理”、先进。其实她的目的不就是希望当权者开恩,为自己求得一个重进大学门的机会吗?而利用她的邪恶集团却把帮助她重上大学当成诱饵、当成拴在她前方的胡萝卜!可悲啊,人应该堂堂正正地活着!怎么能象奴才一样屈从于邪恶?怎么能象魔鬼一样迫害善良?

所有这些邪恶荒唐的言论,开始是特务炮制用于干扰与破坏大法修炼的,是邪恶为自己制造的工具。散布混沌不清的言论,目的就是培养叛徒与伪装者。对于真正的大法弟子,这都是徒劳的,甚至它们的目的也是根本不可能得逞的。可他们这些犹大竟被邪恶控制去残害别人,甚至是落入邪恶网中而不自知,这种行径真是为人所不齿。而江泽民集团使用的招术、任何努力,看来都是大势已去、是徒劳的白费力气,只能让人更深刻地看清其罪恶,从而加速其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