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神的一面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四日】

一、正念冲出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五个警察从家中强行把我抓到洗脑班。我就想,洗脑班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呆的地方,那是个粪坑。我的使命是助师正法、救度世人,这里哪儿是我呆的地方?我一定要冲出去。可是,怎么才能出去呢?

我被关進一间房子里,有俩个青年人寸步不离的看着我,窗户上都是钢筋棍,楼梯口还有俩个警察站岗。正法進程推進到现在,师父已经开启了大法弟子的神通,授予正法口诀,那我就用正念冲出洗脑班。我明白法理后,更加坚定相信一定能用正念冲出洗脑班。

第二天上午,所谓的校长宣布了规章制度,告诉我们大法弟子,如果谁违反规定要進行惩罚(戴背铐,关小号等),宣布完走了。又進来「六一零」人员、检察院人员。一進来我就对他们的野蛮行为表示抗议,因为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说:「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他们见我这种态度也非常不满意,就跟我说:「小伙子,如果你要是这种态度的话,那我们就不跟你废话,就直接把你送到劳教所劳教。」他们在威胁我、在恐吓我。他刚说完,我就从床上站起来跟他们说:「修炼大法以来我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我登上天安门城楼证实大法时就不怕死了。如果我死了,就是你们迫害死的。我绝对不会自杀,我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我没做一件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我无私的奉献,道德品质高尚。如果你们对我進行迫害,你们会遭报应的,善恶必报是宇宙真理,现在全国各地有许多迫害我们大法弟子的警察相继暴死。」我的话非常严厉,体现出大法弟子的威严。「一正压百邪」,他们都保持沉默。

师父经文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他们都不说话了,然后我又启发他们善的一面。我跟他们说:「你们五个警察强行从家中把我抓走。我有七十岁老娘,有四岁的儿子,有贤惠的妻子,当时我妈哭了,我的孩子哭着找爸爸,我的妻子也哭了。我犯了什么罪?我修炼『真善忍』,做道德品质高尚的人,遵纪守法,不知道你们要把我转化成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们就没有妻儿老小吗?难道你们也反对『真善忍』吗?」他们谁也不反对「真善忍」,都知道「真善忍」好。

我说完话,屋里沉默片刻,「六一零」头目站起来拍着我的肩膀说:「小伙子,哪儿这么大脾气?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们也是奉上级指示,你配合我们一下工作,你写个『不炼了』就可以回家,照顾你妈和孩子。」我清楚的知道,我的一切都是法造就的,是最正的,只能去纠正一切不正的,岂能向邪恶势力低头呢?我绝不会向他们低头。他们见到我不可动摇的决心,一个个垂头丧气,临走时跟我说:「那你好好想想吧。」

屋里俩个青年人看着我,我想今天一定用正念冲出洗脑班,请师父给弟子加持。但是人的东西也往外翻:万一跑不出去抓回来怎么办?我脑子一闪出这一念,我就意识到了,这是后天思想观念业力的干扰。我记起师父说的:「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五分钟就管用。」(《导航》〈在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脑子里反映出「万一被抓回来」这一念,我就紧紧的抓住了它,将它清除。法的力量是强大的,我做什么事情就一定能成功。关键时刻主意识要强、心要正。把自己的念正过来后,我相信我一定能冲出洗脑班。

因为我没有被迫害的概念,中午吃饭时我跟他们去吃饭,并跟看着我的俩个青年人讲真相。他们也知道我是好人,但他们把看我当成工作,看的我很紧。下午我再一次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洗脑班的一切邪恶,我一定冲出洗脑班,请师父加持。下午五点多钟,看我的俩个青年人,其中一个人的手机响了,他们家有急事,让他回去一趟。这时候就剩一个青年人了。下午六点多钟我同他去吃饭。我简单吃了点,第一个走出食堂。青年人紧跟着出来了。楼道口有俩个警察执勤,在他们旁边放着一个长椅子。我往椅子上一坐,青年人紧挨着我坐了下来。我心里想:今天一定冲出去。

我动了一念:如果这俩个警察能進楼道里就好了。我刚想完也就三秒钟,俩个警察就進了楼道。可是身边还有一个青年人,我还是走不了。我想,这个青年人再动一动就好了,我刚想完,青年人就坐不住了。他让我跟他去锅炉房打水,他让我拿着暖瓶。我不拿,他只好拿着。在离锅炉房十米远的地方,我对他说:你自己打开水吧,我在这儿等着。他完全被我抑制住了,头也不回的去打开水了。

我当时还犹疑走还是不走,突然,我的脑子里闪现出八个字:「此时不走,更待何时」。我迅速的跑出大门,上了公路。我截住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我跟他说:我有点急事,给你二十元钱把我送到火车站。他说:你给钱我不送你,谁还没有个困难呢,上车吧。就这样我很顺利的冲出了洗脑班。也就在洗脑班呆了二十个小时。

现在我们是反迫害、助师正法、铲除邪恶。邪恶势力对我们的迫害给他们打回去让他们去承受。我正念冲出洗脑班,让邪恶胆寒。他们惊慌失措,四处抓我,而我自由了,我汇入正法洪流中去,来去神速。听说邪恶之徒在我家蹲了七天七夜。

我静下来总结一下自己为什么动念就能起作用。我记的师父在〈什么是功能〉中讲:「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过后想一下『解』就解除了。」因为面对邪恶的威胁恐吓,我堂堂正正、放下生死、令邪恶胆寒,所以我发正念就会起作用。当然人的东西也往外翻,我把自己当成伟大的神,把人的观念消除。我深深体会到,关键时刻主意识一定要强,心一定要正,时刻把自己当成伟大的神,才能真正感受到师父讲的:「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二、天安门证实大法

二零零一年十月一日是中秋节,是亲人团聚的佳节。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来助师正法、铲除邪恶、救度世人来的。我跟师父有过誓约,是来助师世间行的。可是到今天我们的环境还没有正过来,我们师父还被诽谤着,我们被污蔑着。我觉的自己没有尽全力助师正法,愧对师尊。我应当十月一日去天安门证实大法。

九月三十日晚八点左右,有一个功友来找我说,去天安门让警察抓住,要严刑拷打、酷刑折磨。我马上把他的话截住,跟他说:「正法進程推進到今天,师父已经把我们当成伟大的神,让我们用神的一面助师正法。既然我们是伟大的神,神就没有难,一切难都是邪恶旧势力强加给我们大法弟子的。师父说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师父说全盘否定,我就能全盘否定,因为师父说了算。」

我坚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必须带着纯净心态,我得明白我是来干什么来的。正法弟子是什么呢?师父讲:「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我个人悟到这就是正法弟子的使命,如果你不清楚正法弟子是什么,就不能从当前这场魔难中走出来。

我去天安门证实大法,完全是助师救度众生,没有任何为私的念头。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让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无私奉献。每当我一想到我去北京能提高层次,这念一出,我就想我是多么的渺小、多么的肮脏、多么的卑微。我在大法中修炼,我岂能想到自己呢。也就是说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这层理,从生命本源到表层,每一层都有一个「私」,一想到「私」,我就把它清除,我必须带着纯净心态去北京证实法。

第二天我乘火车進京,一路发正念,纯正自己。一到天安门广场,一种压抑、恐怖的感觉就油然而生。我看见「依维柯」警车一辆辆的在广场上停着,有武警战士站岗,有穿制服的警察,有很多便衣,游人也非常多。看到这种情况,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其实就是有些害怕了。这个心一出来我马上意识到了:我是伟大的神,神怎么能害怕邪恶之徒呢,我害怕他们,还配当伟大的神吗?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我紧紧抓住这个怕心,我说:你们都得去掉,少来干扰我。我把自己归正过来后感到非常轻松。我堂堂正正的走上天安门广场。

我想,上次到天安门城楼证实大法,这次换个地方,到旗杆那里,那里人多是证实法的好地方。在旗杆北面找好地方,我先不急,找好地方就地先发正念,清除我空间场一切邪恶。我动了一念先给自己下个罩,我想,我打横幅只能让善良人看到,那些邪恶之徒根本看不到,那些邪恶之徒根本不允许進入我的空间场。我等待时机,也就四五分钟,看见外国旅游团拿着小旗,两队从不同的方向走过来。我一看时机成熟了,从怀中取出横幅,打开、高高的举过头顶,迎着人群高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我转着圈高喊,忘记了自己,达到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我把横幅刚从容的收起来,天目「咔」一下就开了。我看到另外空间的邪恶龇牙咧嘴、张牙舞爪,变幻着各种丑陋的怪模样,铺天盖地的向我压来。猛一看到这丑怪的面孔,心里不免「咯噔」一下。我马上意识到我打开横幅象一把利剑一样,直接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我打开横幅触动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势力,它们疯狂的密集度很大的向我压来。我赶紧发正念,就地一坐,我就觉的从我的百会穴飞出一个法轮,在我空间场上空急速旋转起来,把扑过来的邪恶生命迅速化掉。我不停的念师父的口诀,一点也不敢放松。北京是邪恶旧势力集聚地,邪恶生命是非常的多。我坐在地上发正念有十五分钟,然后沿着天安门广场继续发正念铲除邪恶,近一个多小时后,我离开广场,乘火车离开北京。

此次北京之行,使我更加坚信了我应当时刻从内心里做到全盘否定一切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保护我们、谁也动不了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必须是纯净心态,千万不要想到自己一点「私」,关键时刻「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反映出「万一被抓」等怕心,就让它去掉,真正做到纯正自己、助师正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