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派出所七小时的“审讯”中与警察的对话


【明慧网2002年4月20日】按:本文作者在2000年12月份到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喊出了自己发自内心的呼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后被抓到派出所,以下为此大法弟子在派出所向警察洪法、正念闯关的经历。

****

他们把我拖上车送到派出所,下午四点多,审问我的警察出门商量对策去了,屋里有两个警察。

甲警察说:“学大法的真了不起,你刚才说头可断、血可流,下面那一句是什么?”我说“‘坚修大法心不动’,是我们师父在《见真性》中讲的。”甲警察接着说:“你真行,比江姐英雄,江姐咱没看见,你今天做的、说的我都看见了。我们头儿学法律大学四年,你学大法两年,还是大法威力大,这回我们头儿栽了,我们奖金也没了。你还要去中南海找江泽民、找朱镕基,讨回公道,还大法清白,学大法的真了不起!”

我说:“你有这么好的认识,我真为你高兴,是大法了不起,是我们师父了不起。你说你们头儿栽了,不是这个概念,是江泽民栽了,你们都是江泽民的牺牲品,如果你们在一次一次地接触大法弟子中逐渐清醒,支持大法,就栽不了。”

甲警察说:“真的?”我说:“大法弟子不说假话,就象我们上天安门喊的 ‘法轮大法是正法’一样,谁听到了,记住了,谁就有福报,那么你支持正法,你不是更有福吗?!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警察乙说:“这好几个小时的审问,我们都明白了很多,你讲出来的话我都相信。我有一个问题不明白,刚才审问你,把我们头儿说急了,我就跑出去把电棍拿来了,可你一点不怕,我反而有点怕了,我又拿回去电别人去了,是怎么回事?”

我说:“有师在,有法在,我怕什么。也不是你怕了,凡是迫害大法的人都有一个不好的邪恶的东西在控制你,它叫你做坏事,往地狱拖你,是它害怕了。因为我们师父慈悲,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有师父法身保护,而且还有天龙八部护法。刚才你们头儿说‘我就不信治不了你’。我们师父告诉我们‘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师父讲的话是法,在你看不见的空间,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再说上北京来是为了什么,就是要为大法、为师父讨回清白。心里装着大法,所以我才不怕。”(其实它们也真的治不了我们,邪恶的东西怎么能动得了宇宙大法呢!要不这个世界早就乱套了啊!)

正说着他们头儿来了,还带了几位,又继续“审问”。

警察头儿说:“天快黑了,我也审不了你,如果你是个记者,真可惜,全部送大沙漠活埋。”

屋里的人都在看着我,我眼前呈现出师父在芝加哥讲法的情景:师父站起来,那样雄伟、高大,当时的会场很静,师父一个字一个字庄严地说:“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我微笑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说:“今天来到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中心喊出了亿万大法弟子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修炼真善忍无罪!’。但我很惭愧,我来晚了,师父为度众弟子受了很多苦,把我从乱世中捞起,洗干净满身业力,又给我永远圆融的金光闪闪的法轮,我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既然今天我连闯数关走到天安门,把宇宙中最正的呐喊,惊天动地地喊了出来,就是我正悟到了我的使命,师父在《转法轮》192页中说:“根基非常好往往是带有使命来的,是从高层次上来的。”刚才审问的时候,我已经说了我是从高层次上来的,证实法,讲清真相,助师正法是我的使命,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不维护大法,谁维护大法;大法弟子不证实大法,谁证实大法?你说你审不了我,不是你审不了我,是江泽民审不了我,江泽民它不配审问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你说我是记者真可惜,如果一个生命在宇宙大法洪传的时候,他不去学,那才叫可惜;如果一个生命在宇宙大法洪传的时候,他不但不学,反而去迫害大法,那才叫真可惜,太可惜。你说送大沙漠活埋,那是你在替江泽民干坏事,我不怕,我也不承认,我们师父说过:‘佛、神他可以为众生、为宇宙的利益放弃他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的,而且坦然不动的。’当年耶稣为救众生,被钉在十字架上,他怕了吗?今天主佛洪传的是宇宙的根本大法,能度回最高层次上的神,神能怕吗!我要为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能做到关键时刻,刀架在脖子上面不改色心不跳,这就是我一个大法弟子对江泽民的回答!”

警察说:“你坐下来慢慢说,我们知道你不怕。”我说:“其实从另一方面去讲,你们当警察的能一批一批地看到大法弟子,你们应该珍惜这种缘分,给你一次一次的机会去了解大法,也给了你一次一次的机会选择自己的道路。能冲破封锁上中国北京天安门来证实法,这都是大法中的精英,那么你们通过他们讲清真相,转变认识,是不是就得救了。亿万人学大法,难道你就不问一问为什么?当年文革中迫害老革命那些办案主要人员,都送到云南秘密处决,你们比我明白对不对?”

刚才说送大沙漠活埋那个警察也不凶了,说:“太晚了,我中午还没吃饭,也不给加班费,明天元旦我休班,这月奖金也没有了,就是为了你。”我说:“不是这个概念,社会上有连锁商店,江泽民又搞了个连锁迫害,它还胆大包天想利用减少五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作条件,妄图引渡我们师父回国。它搞群众斗群众,就象你总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不是不敢告诉你,我连送大沙漠活埋都不怕,还怕告诉名字吗?我是不想让我们省、我们市、我们单位领导也跟着受迫害,是不是?这些帐都应该记在江泽民头上。你们还去打大法弟子,我告诉你们:如果你打了一个罪犯,那是你失职;如果你打的是大法弟子,那是犯天法,天上的护法神都给你记着。如果你们利用你们的工作善待大法弟子,保护好大法的书,那真是功德无量,到大法显现在人间的时候,善恶都有报,我们能见面也都是缘分,我希望你们能记住:现在的生命谁也救不了,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你们。”

警察说:“如果你是天津人,你是我审问过的最好的天津大法弟子。”我说:“谢谢你,我什么也不求,我的一切是大法给的,我们师父是天上的主佛,所以我知道珍惜,我知道珍惜大法弟子的神圣称号。以上6、7个小时回答你问题,那只是在无边大法中自己的体悟,离师父要求还差的很远。现在回想一下,有的问题我还没说清楚。法轮大法是按照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们修炼,这是开天辟地亿万年来主佛第一次来洪传宇宙大法,希望在座的各位能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缘,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七个小时的审讯结束了,在通向值班室的路上,甲、乙俩警察告诉我要回去也看大法的书,我很高兴。在值班室,又换了几个警察值班,里面关了两名大法弟子,都被恶警打得伤很重。我们互相鼓励,做师父的好弟子,决不给自己已正悟到的一切抹黑。我盘腿打坐,背师父经文,还给两个警察讲了真相。快十点了,一个胖警察告诉我们无条件释放,在20世纪最后一天午夜11点,我们三位学员怀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坚定地闯了过来。

路上两次被警察截住(元旦前一天,北京戒严),都正念闯关。第三天被带进了一个派出所,里面关了我们20多位学员,有的被打的伤很重,有的还穿着单衣服,最大年龄70多岁。我们形成一个整体,集体背诵《论语》,讲清真相,最后所长打消给我们往上一级派出所送的恶念,条件是我留下,放其他学员回家。有师在,有法在,我怕什么。最后我和所长成了朋友,因为他相信法轮大法是正法,因为他敬佩师父教出来的弟子。2001年元旦,我又踏上了势不可挡的正法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