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找遍天上地下——在德国正法小记(二)


【明慧网2002年4月20日】江泽民从北京老巢出来,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许多功友整夜连续不断地发正念铲除邪恶。

在江泽民未到德国之前,这里的天气很温和。自从它来了之后,天气变得很冷。许多人都戴着帽子。有一个功友戴着一顶黄色的帽子。由于德国警察接到命令,要把黄色隔离在江泽民之外200米。但天气如此冷,总得让人戴帽子吧?!她走到哪里,德国警察反应先是盯着她头上的黄帽子几秒钟,接着就是笑。帽子总是有许多种颜色,那黄色不是其中的一种吗?其实,江泽民对黄色的“过敏”反应,早已成为德国街头巷尾的笑料了。

第四天,得知江泽民要到德累斯顿(Dresden),大法弟子们有的坐车,有的乘火车追到了德累斯顿(Dresden),大家不约而同地来到了它住的酒店外,立掌发正念。中午时分,江泽民要去参观陶瓷厂。在酒店的正门外,站满了大法弟子,我与一个大法弟子站在酒店的另一条侧路边上,几乎所有的通道都有大法弟子守着。大约7、8分钟后,从酒店的正门方面传来了雄壮的“法轮大法好”的声音,这声音就象翻腾的大海一样波澜壮阔,我的眼泪又一次忍不住流了下来。后来听站在正门的弟子们说就连警察也感动地流泪了。

这时,酒店的一侧闪出了几个中国特工,他们正在东张西望,想找一条能避开大法弟子的通道。那几个中国特工朝我们站着的方向望了好久,我和一名大法弟子断定江肯定会走我们站着的这条路,因为只有这条路看上去人非常少。有学员告诉我,江泽民不敢坐它的专车,事实的确如此,因为我们经常发现它的专车里是空的。

走在江泽民的车队前面开路的德国骑警出动了,我们让过了德国骑警,当江泽民的车队开上来的刹那间,我从口袋里拿出横幅,冲向了主车道,一边展开一边向着车队高喊“法轮大法好”,这时我发现有一辆黑色轿车的窗帘是拉着的,我想会不会是江泽民正坐在里面,我离车队只有大约两尺的距离。于是我举着横幅追了上去,这时仿佛一切都变成了慢镜头,虽然我也在跑,车队也在开,但对我来说车队的速度非常的慢。我一边对着轿车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发着正念,这时,轿车的窗帘拉开了,里面坐着的不是江泽民。车里的人看我手里举着的横幅笑了。我回头在车队里找了一下,但未能发现江泽民到底坐在哪一辆车上,于是我决定停下来,对着车队一边举着横幅,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发着正念。这一系列的思考都在一秒钟之内完成了。经过的车队里的中国人都在盯着我手里举着的横幅,而且这些中国人都在笑,有的还在读着横幅上的字。从这些中国人的反应中就能看出江泽民已是众叛亲离了。车队中也有德国的保安人员,他们在车里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有的向我挥挥手。等我做完这一切时,好象自己才又回到了人所在的这个时空。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被定住了,就连德国的警察们看着我时的表情都象是被定住了一样。这时,我脑子里闪过一念,到下一站去接着除恶。

接下来我和几名大法弟子又坐上一辆小车,向着陶瓷厂的方向出发了。我们东转西绕地找了近一个多小时,终于找到了一条路,路中站着几个警察,并设有禁止车辆通行的警戒线,于是大家断定江泽民的车队一定走这条路。我们把车开到路边停下来,大家把横幅都拿出来准备着。大约十分钟左右,江泽民的车队开来了,于是我们再一次冲了上去,对着车队举起了大法的横幅,喊着“法轮大法好”,发正念除恶。我离车队很近,当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我身边时,车窗的帘子被拉开了一条小缝,我清楚地看到了邪恶之首的那张丑陋的、惊慌失措的脸,一句正法口诀随即向着它飞了过去。我又看到车上的中国人都在笑,都在看着我们手里的横幅。

大法弟子的正念将江泽民的车队过了一遍之后,两名德国警察出现在我们身边,向我们要证件。于是我们向这两名德国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的横幅上写的是什么,以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邪恶行径。我盯着其中一名警察的眼睛问他:“我们仅仅是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这是法律赋予的人权。”我感到我的正念打到了他的思想中,他犹豫了一下,仍坚持要我们的证件。于是,我们本着善心,一遍接一遍地向他讲着真相。我们中有三名弟子将证件打开让他看,但我们没有停止讲真相。他看完两名弟子的证件之后,被我们的善心所感动,微笑着让我们走了。有两名弟子看到路中站着一群警察,于是,拿着真相材料向着这群德国警察走去。这群德国警察非常高兴地接过真相材料并认真地读起来。是啊,众生渴望着认识大法啊。

听说江泽民晚上要去赴晚宴,于是,我和一个功友走了近二十分钟的路,找到了江泽民赴宴的地方。我们在车队必经的一座桥边等着。桥边汇集的功友渐渐多起来。这时,来了一个德国特工,他看到我们这么多人在桥边,于是用手机讲了一通,不一会儿,来了一些德国警察。我感到这些德国警察会将我们隔离桥边200米。于是,我和一名弟子绕到桥下,走到桥的另一边。江泽民的车队来了。我们冲上桥面。果真,其他功友被警察挡住了。我和这名弟子打开了横幅,一边喊着“法轮大法好”,一边发着正念。江泽民的车队过去之后。一名警察走了过来,问我们要证件。正在这时,那名打手机的特工跑了过来,微笑着用德语和这名德国警察讲了几句话,这名警察很理解地望着我们笑了笑,转身走了。这个特工用英语对我说:“没有问题,我很理解,你做得太棒了。”说完,向我伸出了大拇指比划了几下,然后,转身走了。我突然想起来,当我和那名功友绕到桥下另一边的过程中,这个特工一直在观察我们。我为他在这种重大事情面前摆正的态度而感到高兴。

到了深夜,仍有许多大法弟子在江泽民住的酒店外发正念。

第五天,江泽民去了汽车城,并住在汽车城里的一个浑水环绕的酒店里。大法弟子们又追到了汽车城,边续不断地对着那个酒店发正念,一直到它离开。

整个过程中,我经常想起师父曾说过,当大法弟子发正念时,打出的功都要天上、地下去找邪恶铲除。今天,当大法弟子追着人间的这个邪恶之首发正念时,真的与师父讲的情景一模一样。

(全文结束)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22/212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