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墙城门边的朽柱


【明慧网2002年4月20日】也许是师父另一种安排吧!三月份东欧洪法之行虽一切准备就绪整装待发,因故本人未能成行,自己内心感到事出突然并非偶然,当欧洲团陆续回国之际,由女儿来电得知人间邪恶之首江某将于四月上旬访问德国,我即刻确认机位无误后,马上请假、办签证,且顺利在四月五日启程至十四日返回台湾,这期间,我们法轮功学员在德国的活动,媒体和明慧网均有报导,不再重复,仅就个人所见所为摘录如下。

四月八日上午江某未到德国之前,台湾学员由住宿旅社步行到亚历山大广场,途中经柏林墙城门,偶一抬头见一幅巨大建筑的图案中,三根柱子在狂风暴雨中吹得即将倾倒,心里想江某还真选对了住宿的地方,因为旅馆就在城门的侧边,且该旅馆前空地正在施工中,地面凌乱,这场景象似乎就是他的写照,他被旧势力利用迫害做好人中的好人的大法弟子,并对大法弟子施以残酷的虐杀、关押、拷打等等暴行,恰如前述之场景,他已渐渐步入狂风暴雨之深渊中,寸步难行,穷途末路。

四月九日我们经历夜晚的守夜,大法弟子个个面无倦容,得知江某将于十点多出门拜访德国总理施罗德,于是有的学员带着横幅、照相机等分几路前进走向江某必经之路,但因戒备森严,一一被警察拦下请回,来回好几趟均无功而返。我见此情形马上换衣服,带上大法的三角旗,绕过另一条街迂回到离旅馆左侧直线道路约二百公尺处之桥头,约十余分钟,看到远远警方引导车出发,我即从桥上举着伸缩黄色三角旗,上面有英文的法轮大法及中文真善忍的字样,一面走一面发正念,即将走到车队左转之路口另一端,有一部插着五星旗加长型轿车突然停在路口待转,看着江某坐在第二排右边,我仍念着口诀,把旗举的高高的,就在他的正前方,相信江某已看到且又快速转头向左边瞧,相信黄色大法旗子已震慑了他怯懦卑下的灵魂。那车大约停了半分钟才向左转急驶而去,我虽兴奋,但又后悔未能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的声音,以更好地证实大法。

四月十日江某预定到波兹坦,我们大法弟子亦从柏林坐地铁转乘电车到申请集会的路口之三角公园,挂着横幅,台湾学员捧着被迫害受难者照片坐在行人道第一排,对面一大堆警察和警车在路口戒严,而我们学员静静地在发正念。最后江某因害怕而改道,因心虚不敢面对大法弟子。我们踏着坚实的脚步,再度坐上电车,中途到一个路口,车突然停下来,我往外一看,咦!怎么有一部警车在路口戒严,随即请学员把黄色旗子举在窗子上,但此时,后面的德国人要求下车,于是司机把全部车门打开,我们学员见机不可失,纷纷下车拉横幅,举着旗子,虽经警察阻止,但见警方引导车已到,有加拿大学员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于是学员大家跟着齐声大喊,震慑了江某的车队,看着他们似乎仓皇而逃,快速离去,此情此景大家都非常振奋。

不可思议的是,江某虽然一再地避开我们而改变其行经路线,但是还是不断地与大法弟子不期而遇。时间、地点,这不经意的安排是如此的“巧合”,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如此神通广大,其实每个学员只有一个信念,师父真的看到了每一个人的心,这巧妙的安排,让我们虽然未能去天安门呐喊积压在心里的声音,却让我们在国外面对邪恶之首喊出了正义的声音,我们做到了!车队过后,只见电车上的女司机向我们微笑表示支持。

四月十一日台湾学员坐了四部九人座的车子,穷追不舍地从柏林到德累斯顿,虽然出发时间较预定时间延迟了将近一个小时,我们上路后,一路上雾茫茫,我们不能给邪恶钻空子,于是一路发正念。将近中午时分要进入市区时,前面二部同行车因岔路走了另一条路,我们后二部路况不熟到一处加油站问路后出来到路口,有一部货车档道,司机下车探究竟,结果又发现警车在路口戒严,司机随即叫我们下车准备横幅与三角旗,分秒不差地与江某车队不期而遇,当车队经过时大家又齐声喊“法轮大法好”,车队经过时,有一部车里面的外国成员竟向我们竖起大拇指,让我们感慨不已,世人都在渐渐明白真相了。

四月十二日大法弟子又赶到汽车城,游行、洪法、炼功、发正念,因为江某下塌的旅馆就在附近大众汽车公司内,白天整天就在附近空地炼功、发正念,原预定台湾学员晚上回旅馆准备收拾行李,第二天清晨出发到法兰克福机场返台,但因明慧网一篇小弟子的文章,即在德国的正邪较量在另一层空间的显现,引起部分人的共鸣,拟留在原地发正念,让邪恶无法补充江体内的附体。我们台湾学员几经讨论后决定不回旅馆,待在原地到清晨直接去机场。这时我们才发现自己思想上的差距,外国学员神的一面表露无遗,而我的常人之心是如此的重,当晚除了在原地发正念外,我们那部九人座的车子与其它二部外国学员的轿车,直接开到离江某住的旅馆最近的汽车厂之停车场,看到他们个个心神若定,而我竟然起了怕心,怕被巡逻警察发现,没想到常人是看不到神在做事的。直至清晨四点十五分发正念结束,换游览车到机场,车上一直往内心找自己的差距,大法弟子在关键时刻一定要以最纯净的心态来做事,方能起到证实大法,清除邪恶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