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大法弟子狱中见证恶警的血腥暴力

【明慧网2002年4月5日】2000年11月20日我们在河北省三河市被抓,我们不说姓名、地址,恶警便用警棍打。我们绝食要求放人,他们4人强行送我去输液,后整个右手肿得很高,把我们三人与男犯人关在一起,不让睡觉,后来非法搜查我们的行李,搜出我的身份证,由马家派出所抓回就被判劳教一年。在资中楠木寺5中队,每天从早到晚面壁直到熄灯,受尽犯人折磨。记者来采访,不允许真正的大法弟子发言,没收大法弟子的笔和本子不让其写什么,总之,限制坚定的大法弟子的自由。2001年11月30日我的所谓教期已满,又被马家派出所袁怀军接回新都看守所,为什么教期满了,他们还不放我?这里无期限关押的还有张跃琼、陈贵君、董谨之、骆常勇、王继森等大法弟子,他们已被非法关押长达数月。

*********************

4月22日下午5点左右,四川某市派出所到我家抓我关在警车里,然后抄家,将师父的经文及所有大法书、收音机抄走,家里无一人。

同时21日,骆常勇、吴奉林到马家镇散发真相资料被抓,吴奉权和龚兴富在家中被抓。男功友受尽酷刑折磨,被打得鼻青脸肿,昏死过去。张跃群被抓到城西所,数名恶警将她双腿拉直,在上面不停踩,梁兵(为城西派出所所长)将张的头撞墙,用手打脸,将牙血打出来。严刑拷打下张跃群什么也不说,邪恶之徒将她的手铐住关在办公室长达二十多个小时,又长达十八小时不让其上厕所,致使大便溺在裤子里。

4月23日晚张跃群由城西派出所被转到刑警大队,严刑拷打、“苏秦背剑”、松了又铐、铐了又松,又用手向上提,用鞋垫放在背上,总之用尽了各种办法,弄来下跪,用皮带抽,用脚踢腰部,致使腰部扭伤,遍体鳞伤,并且聂(叶)小波将张跃群的左手食指、无名指扭断,用大头针不停乱刺,指甲脱落。

大法弟子陈贵君及两个女儿也在4.23晚被抓,同样在刑警大队受尽残酷折磨,严刑拷打,致使陈贵君的牙齿被打松,头部受伤,四天四夜不让睡觉,未进水进食。

大法弟子董谨之和王继森在大年三十因散发资料被抓获,在刑警大队受尽折磨。

以上功友在经过严刑拷打后分别被送成都看守所无限期关押。他们在看守所炼功,邪恶之徒只要看见就泼水,甚至泼臭沼水、粪水,还将自来水停了,不让他们冲洗,强行拉出去晒太阳半天,他们强烈要求才放回监室冲洗。有的还被关在放风间,关在监室内不准上厕所。不准买日用品,不让他们晒衣服。几位功友多次写申诉要求释放,邪恶均不理睬。王继森被判刑四年,董谨之起诉被撤,学员们被迫无奈绝食,邪恶之徒欺骗他们说要放回青白江处理,结果又被判劳教一年半。张跃群被他们灌水、睡死刑床,满口牙被弄松,拔掉两颗。现在邪恶之徒仍将他们无期限关押,几位功友仍在绝食抗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