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石家庄第一看守所的恐怖一幕


【明慧网2002年4月6日】我于今年2月份因为在公开场所看法轮功的书籍,被恶警扣上无中生有的罪名,将我投入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在号里功友们给我讲了一段非常悲惨的往事。

一个多月前,这里的环境不是这样,那时大家可以公开炼功,号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后来大家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为了维护大法的清白,要求无条件释放,就觉得不能再象犯人一样每天报数。她们先跟负责此号的严干事(狱卒)说明了此事,严干事听后非常生气,当时就给一个名叫魏天琛的大法弟子戴上了镣铐(死刑犯的戒具)。但大法弟子们并没有被吓住,后来严干事唆使号长带领其他几个犯人对大法弟子们进行所谓的“帮教”,他们把大法弟子赶下床,在水泥地上睡了一个月。然后又搜走了经文,并且不许大法弟子炼功、发正念,稍有不从就打,只要看你一立掌,她们就象一群饿狼一样扑上来连撕带打。有一次号长指使犯人往魏天琛的身上浇凉水,每人三盆,魏姐身上的衣服从里到外连棉袄都湿透了,直往地上滴水,由于戴着镣铐,衣服脱不下来,在那寒冷的冬天,她硬是用体温把衣服暖干了!

即使这样也没能使大法弟子屈服,严干事急了,叫嚷着要“封号”,这可把犯人们吓坏了,她们怕封号,一封号就与外界断绝了联系,除了每天供应的三顿饭外,其它什么也没有,病了无法拿药,垃圾无法倒出去会越堆越多,甚至连卫生纸、卫生巾等日用品一概没有了。这下犯人们失去了理智,她们先把一个叫刘润玲的大法弟子拖进厕所,扒光衣服暴打一顿,见没效果,便把女人们所能使用最阴狠的招数都使了出来,她们用手拧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往阴道里塞头发、烂纸等脏物,还用针扎,扎一下问一句:“报不报?”一声声惨叫从厕所传出,一些善良点儿的犯人都听不下去了,有一个五十多岁的犯人几次想冲进去时,把守门口的恶犯人一脚踢在她心口上,当时就背过气去,自那以后好几天她仍感到胸口憋闷,透不过气来。这场罪恶整整持续了40分钟,犯人们终于从厕所出来了,得意地说:“搞定了一个!”这时,那位温柔善良的大法弟子已是奄奄一息。

这位大法弟子觉得自己没做好、向邪恶屈服了,于是她决定揭露邪恶。可是在那样邪恶的环境里你再去揭露邪恶,需要多大的勇气呀,但她想的是无论如何也要制止邪恶,不能让她们继续犯罪,更不能让其他弟子再去遭受同样的折磨。当她有了这颗慈悲心,师父就给她安排了机会,轻易不去号里的严干事那天突然去了号里,偏巧号长刚好有事出去,她借此机会向严干事讲述了此事,并把身上的伤给严干事看,等干事一走,恶人们又上来连踢带打,一直把她从房间的这头打到那头。后来干事又回来把刘润玲叫到办公室,仔细验了伤:浑身上下几乎没有一块好地方,两个乳房成了青黑色,身上布满了针眼……

目前在中国的看守所和劳改营里,非法关押着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象这样的恶性事件不断发生,大法弟子的生命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他们长期遭受着虐待及酷刑。在这里呼吁国际人权组织及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立即行动起来,制止这场残暴的镇压,还法轮大法清白,让人们都有信仰“真善忍”的权利。

注:文中的魏天琛、刘润玲均为真实姓名,她们具体情况如下:

⑴魏天琛,女,45岁左右,河北省装饰公司干部,本科学历。2000年5月依法进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劳教2年,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同年11月被非法转移至五大队,同年12月前后绝食绝水30多天,生命垂危时被放;2001年7月左右,向世人讲真相时被劫持,一直被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至今已长达9个月。

⑵刘润玲,女,38岁左右,某日化站职员,大专学历。2001年9月28日晚在石家庄开达小区被劫持,当时遭到毒打,又转至彭后街派出所,最后被关进第一看守所,至今长达6个月;其丈夫杨晓杰也同时遭绑架,在彭后街派出所被逼坐了七天七夜的铁椅子,转至第一看守所,又转到新乐市看守所,现在石家庄东风路拘留所非法关押,不知邪恶之徒对他们夫妇要搞什么阴谋。

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电话:0311─7783741 地址:北焦街31号
所长:王书庭 电话:0311─7783741;
副所长:聂淑珍 电话:0311─7783740;
杜振杰 电话:0311─7784074;
办公室主任:王莉 电话:0311─7783486;
管教二科科长:邱国俭;
民警颜振军;
管教三科科长:王福生 电话:0311─ 7772894。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5/2099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