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劳教所和保定高阳劳教所残害大法弟子的内幕


【明慧网2002年4月3日】本文记述几位曾在石家庄劳教所、保定高阳劳教所遭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的亲身经历,那刻骨铭心的伤痛的一幕幕,超乎人的承受能力和想象范围。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大法,如果不是心中有“真善忍”,他们是很难承受这巨大的苦难的。

保定高阳劳教所成立于2000年10月份。当时河北省唐山、石家庄、邯郸等劳教所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越来越多,且越来越坚定,江泽民集团就新建了高阳劳教所,当时就把石家庄劳教所非法关押的近三分之一的大法学员关了进去。

石家庄劳教所原来只有四个大队,为进一步迫害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又新成立了五大队。石家庄劳教所的大法学员齐心正法护法,环境开创得比较好。但学员也付出很多:上绳(酷刑)、蹲小号、电棍电、皮带鞋底抽、迫害性灌食、吊铐……劳教所给严重违反“所规队纪”的犯人才上一绳,可他们却对大法学员都上两绳,甚至三绳;小号就是所谓的“禁闭室”,不足两平米,没有窗户,没有床铺,四处透风,学员被铐在铁门的栏杆上,只给一个脸盆,吃、拉、尿都在里面。为要求炼功学法的权利,学员被罚站墙根达40多天;天天有被铐的、被打的、挨电的;五大队的殷队长在学员被吊铐期间,还往学员嘴里塞脏布。许多大法学员被逼反复绝食绝水,最多长达40多天,同时还得承受着肉体上的残害:毒打、吊铐、过电等。

从99年11月到2001年初,在石家庄劳教所的一、二、三、四、五这几个大队里,大家公开学法炼功,最后天天炼功学法,后来从早到晚大法弟子都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铲除邪恶,窒息邪恶!”如果邪恶之徒动手打人,大家就集体绝食绝水抗议或声援,直到邪恶之徒妥协了为止;如果他们要单独找学员,大家就把学员团团围住,保护起来;警察们对大法弟子公开的学法炼功更是束手无策。大家有绝食的、有讲理的、有学法炼功的,2000年12月前后,劳教所迫于压力,陆续放出一些身体遭严重摧残的学员,其中刘艳红、胡胜满、魏天琛、郑萍等因生命垂危被保外就医。以下为大法学员正法的几个场景:

⑴大法学员用床顶住门,对邪恶之徒连门都不让进,学员对着屋内的监控器喊:“法轮大法好!”一干警在监控器那边也跟着喊:“法轮大法好!”

⑵大家不拿自己当劳教犯,不把这里当劳教所,出工时间自由进出院门,到院里堂堂正正炼功,大队长跟学员商量:“我们来时你们不炼,行不?”

⑶邪恶之徒在夜里把10位学员强行转到了第四大队,五大队全体大法学员立即公开炼功、拒绝睡觉,要求知道把人弄哪儿去了,暴徒们妥协了,最后叫一大法学员坐在车里,亲自开车到四大队,学员看到昔日功友后放了心。

⑷由于学员无理被打,全体大法学员在楼道高喊:“铲除邪恶!窒息邪恶!”一队长战战兢兢地问:“谁是‘邪恶’?”

⑸年三十晚12点,全体大法学员同时向慈悲伟大的师父问好,并打坐炼功,“监控”犯人帮着放哨,最凶恶的队长忽然进来了:“你们炼多长时间?”“1个小时。”队长走了,整整一小时后才过来。

⑹一学员的手铐忽然开了,她径直去了管教的休息室,反锁上门,打开窗,盘腿坐在桌子上,对着大街大声背《洪吟》,行人看见后,举起拳头示意,为大法弟子加油。

邪恶势力害怕了。2001年4月他们把大法学员强行分开,坚定的大法弟子被转到了保定高阳劳教所。

高阳劳教所被称为“河北的马三家”,以胡指导员(男,50多岁)、宋政委(石家庄人)、王处长、王所长(男,50多岁)、男大队长杨泽民、女大队长王雅洁(30多岁)为首,中队长马丽(女)、周海燕(女)、王队长(男)、尹队长、段队长等犯罪人员对大法学员实施酷刑。

恐怖笼罩着高阳,每半小时一次的酷刑折磨得人生不如死,无论白天黑夜,上来一伙邪恶队长就是致命的残害──当时新转来的20名学员全部被铐在地环上,站不直坐不下,还一动也不准动、不准去厕所。一学员当时已绝食绝水多日,身体非常虚弱,支撑不住,恶警上来就是疯狂的拳打脚踢。学员集体背法,恶徒就指使犯人们狂呼诬蔑大法的口号,并且从早到晚放噪音干扰,音量开到最大。20名学员全部被轮番挨打、过电,每次下来都问:“还炼吗?写保证不?”学员摇头,邪恶的王雅洁大队长(女,女队大队长,30多岁,身高1.62m,长脸,戴眼镜,实施酷刑的主要凶手)大叫:“没电了,换大的,半小时电一次!”

灌屎尿汤:学员绝食绝水,暴徒们就拉到高阳县城的急救中心灌食,天天灌,用胶皮管往鼻子里插,灌完后,鼻子、嘴里都是血。当地老百姓好奇,纷纷围过来看,学员就顺势讲真相,有不少老百姓同情的。邪恶之徒害怕了,后来他们就在劳教所里灌,绝食30多天时,他们竟给学员灌屎尿汤,学员拒绝灌食,他们就用工具撬嘴,强行灌,灌屎尿汤时女队长周海燕(女,30岁左右,短发)都在场。给坚定信仰拒绝洗脑的大法学员灌屎,竟是叛徒出的坏主意──他们简直比劳教所的狱卒都坏。学员被灌屎尿汤后,开始发高烧、腹泻不止。

学员拒绝洗脑,暴徒们就用电棍狂电,每次竟电4、5个小时,有学员被电得昏死过去。

后来石家庄劳教所、唐山劳教所去高阳劳教所学习残害人的“经验”。回来后,石家庄劳教所开始更大一轮的打压,逼学员不准睡觉,用酷刑往死里打:往手指里钉铁钉、皮带抽、警棍打等,因为有江泽民的罪恶指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必须达到XX的转化率,否则撤劳教所警察的职。”暴徒们为了私利不择手段,打人都打红眼了。

被迫妥协后的痛苦:一学员被迫妥协后,心里明白自己做的不对,但人的承受力已到极限,只能强颜欢笑──否则被看出来,那些叛徒要给打小报告的。在这里,叛徒竟然当上了班长,干起了背叛师门、出卖大法弟子的勾当。该学员眼睁睁看着大法遭到诋毁,恨自己不行,心里十分压抑,就大声唱歌、大声说笑、做一些过激动作,来排遣心中的压抑。她说:“在那里再多呆一天,我就会被逼疯的……”她说劳教所里像她这样被迫妥协的在里面还在承受精神上这种极度悔恨和压抑的痛苦:她们不被允许有自己真正独立的思想,天天被强制灌输一些控制人的邪恶理论,洗脑后被邪恶之徒像玩偶一样摆来弄去,任人摆布……

另一学员被迫妥协后,还天天被逼读黑材料,记忆力明显下降,大脑痴痴呆呆的,背所谓的“所规队纪”,努力背也背不过;极度地郁闷和压抑,加上周围布满了邪恶因素,使她的大脑好像被控制一样,别人让干什么就干什么,脑袋里被灌输得反反复复就一念:“服从统一安排……”以致神情恍惚,又哭又笑……最后连劳教所都认为有病了,才被放回。回家后,家人见她成了这样,很着急,又把她送精神病院治疗,也不见好转,只好又把她接回家。后来在同修的帮助鼓励下,她又开始阅读《转法轮》,逐渐地清醒过来,现在已经完全康复了,并且又投入了正法洪流中。这无异于起死回生的经历,连她的家人都惊叹大法的神奇威力。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8/20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