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市肥乡县恶警:一直把你饿死,就说你练功练死的!

【明慧网2002年4月8日】有一大法弟子在邯郸市劳教所被折磨得只剩下八十来斤,但该大法弟子仍坚定正念,期满后未屈服,又被送到肥乡党校办的洗脑班迫害,仍坚强不屈,邯郸市肥乡县派出所的李日增又劫持这位大法弟子上看守所,半路上车陷着了。李日增急坏了,大法弟子给司机说这完全是“人为”(司机哪知道这是给他一个警告,破坏大法必遭恶报)。又换了一辆车往肥乡县看守所送。

肥乡看守所有一个姓陈的恶警,他怂恿犯人打大法弟子,有一次该大法弟子刚进号陈恶警便给犯人说:揍他一通,他是法轮功,有时水管压力大的时候,犯人接上水管冲大法弟子,灌的鼻子、耳朵里面都是水。该大法弟子在里面绝食,陈恶警便用电棍电大法弟子,逼他吃饭,从后面电不管用了,就从前面电、乳房上电,再不吃他们就找几个犯人灌盐水,犯人用刷厕所的牙刷(甚至还带着大便)硬撬开嘴,几个犯人强行灌盐水,呛的鼻子、嘴里面都是,吐出来的都是脓和血,插胃管时,拔出来有血,不行了强制输液,该大法弟子被折磨得满身发臭,浑身发烧,脚手冰凉。

取保候审回家后,上面要求出一个副乡级干部,派出所出一个负责人,村里再出一个临时的,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这位大法弟子,其中一看管人说:“王兴昭说‘咱不管死活,咱看的他只要没不了就行。’”身体刚恢复一点派出所为了强迫大法弟子妥协,每天给大法弟子施加压力。他们还让家里亲人、朋友、邻里、乡亲来动摇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坚强不屈,一干警给大法弟子父亲说:“什么也别让他吃!什么时候他说不炼了再让他吃,要不他就死,要不他就活,别弄个半死不活的。你让他吃了东西我就找你算帐。”他们嫌大法弟子身体恢复的太慢,他们急于把大法弟子送到洗脑的地方。在9月10日晚上,他们强迫大法弟子的亲朋好友、邻里乡亲施加压力,李日增说:“今天晚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转化就把你拉到大队部,把你锁到屋里,谁也不让看你,不让你吃、不让你喝,叫你不转化,死了就说是练功练死的。”派出所有一人给大法学员说:“赶快转化吧!今晚不转化,明天就给你写上‘亲情转化失败,挽救无效,与家人断绝关系。’不管你死活对你进行转化,发生一切与家无关,让你父亲签上字,明天就把你拉到大队部一直把你饿死,等你死了,给你上电视,就说你练功走火入魔练死的。”9月11日大法学员被迫找机会离家出走了。

邪恶之徒曾在肥乡党校办的“洗脑班”用那些诬蔑大法的书给大法学员上“课”,其中有一给大法学员上课的人员说:“我也不愿给你们上课,上面安排我来的,不来不行。”还有一司法部门的人员上完课给一个大法学员说:“你要好点色还行,可你炼功能得到什么呢?”还有一党校所谓的‘讲师’三十多岁,发现他好几次等人都睡了,他跑到女学员睡的地方扒着窗户偷看女学员睡觉,怎么江罗集团净用这些下流的‘讲师’为大法学员上课呢?

还有一公安人员在“洗脑班”上说:“人家劳教期满了,又送看守所,在劳教所看守所打、折磨都没转化过来,又送到这个地方来了,我看从上到下净是一帮混蛋。”

该大法弟子后来流离失所,一天凌晨张贴大法标语时再次被抓,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但就当地不法之徒曾对他的迫害与构陷来看,他目前的处境令人担忧。望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邪恶,狱中大法弟子坚定正念走出邪恶的控制。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4/13/20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