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正法 体验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2002年5月14日】我于2002年4月26日下午1时50分,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堂堂正正地喊出了我在心中曾无数次呼喊过的口号──“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接着在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下,堂堂正正地离开了广场。

我是97年7月份得法,得法后身心受益非浅。但在几年的修炼中我却走了不少弯路。“7、20”之后,我错误地认为上访就被抓,起不到护法的作用。后来虽然认识到如果大法弟子都去上访,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但由于怕心、执著于常人中的名誉,迟迟不敢迈出上访的步子,只是在家里邮寄一些真相资料,在单位向同事洪法、讲清真相。

师父的“理性”经文发表后,我又曲解了师父的法,抱着不暴露自己身份的目的去了北京。住旅馆和在天安门广场周围有恶警问我是否炼法轮功时,我均回答不炼,在怕心的促使下还说了对大法不利的话。看到戒备森严的天安门广场,溜了一圈就回来了,后来到监狱看望同修,在回答恶警的询问时仍说不炼,并不敢正面证实大法好。当时并未意识到所犯错误的严重性,通过不断学法以及和同修切磋后,自己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虽然写了严正声明,但一年多来,我一直在自责、自卑的痛苦中挣扎着。虽然平时在单位里也敢于堂堂正正地洪法、讲清真相,引导不少有缘人得法,下班后尽量挤时间送传单,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但是到天安门去正法这一步却始终不敢迈出去。看到同修在天安门正法的伟大壮举时,每每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我深知自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甚至不敢看师父的照片。心里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如果没有大法也许早没命了,那我还怕什么呢?看到西人大法弟子在天安门正法之后,我从心里佩服他们的勇气。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走出去,实现我的愿望,替师父和大法申冤。

春节前,我写好了横幅,做着去前的准备,但是一拖又是四个月,每周都想下周一定去,但到了下周又动摇了,如此反复一拖再拖。这期间,我阅读了大量“明慧网”同修们写的体会文章。他们对大法坚不可摧的正信激励着我。同时,又对有的同修“打横幅时心里没有一丝怕”持有疑虑。以自己所在的境界去衡量别人。我每天抓紧时间学法,反复背诵师父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坚不可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路”等新经文。每背诵一遍,我的怕心就渐渐在去,境界逐步在提高。但一想到要去北京,心中就有一丝的不安,对自己没有十分的把握。而此时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心想最多不就是失去肉身吗?有什么可留恋的呢?但也知道这种想法有漏。

最近,看了同修一篇体会文章后,我深刻认识到自己的一切思想活动都是源于一个“私”字。做事的出发点都是站在怎样保护自己的基点上,而不是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所以,才不敢堂堂正正,理直气壮地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此刻,我似乎悟到了“大法粒子”的内涵是什么:只有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才能称其为粒子,而身在大法当中又怎会有私心和怕心呢?如果做事首先想到保护自己,那不成了“旁观者”了吗?那连修炼的人都不配了,更谈不上“大法粒子”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自己还是没有坚信师父,否则,又怎能有怕心呢?想到这些,我进一步坚定了去北京的决心。紧接着我看到了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我的心被深深地震撼了,当我读到“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使我的弟子当初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但是什么都没有带回去,同时哪,回去以后,他所代表的庞大的天体全是空的,没有了先前的一切生命,因为他没修好,一切都变坏了,都淘汰掉了”时,我的泪水几次涌了出来。师父如此慈悲,而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呢?如果真是因为我们修的不好而导致庞大的生命群被销毁,那我们还有什么颜面回去呢?我反复读着、思考着,正念渐渐强大起来。我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原来我们的一思一念不但师父知道,邪恶也在看呀!我们的念一不正,邪恶就找借口迫害,那我们就决不能让它得逞。

此刻,我强烈地意识到,我是到北京去正法的时候了。我定好了飞机票,准备当天去当天回来。走的前一天,我在静静地学法,但是感到从未有过的平静,好像是去出差一样正常。我发念请师父加持弟子堂堂正正地去,堂堂正正的回来。我即使有漏,也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我有师父。我请宇宙各个空间的护法神和我一起清理天安门广场空间场范围的一切邪恶。4月26日这天,让天安门广场上所有的便衣警察、特务、警车全部撤离。让所有的交通工具、通讯工具失灵。请众神给我身体下上罩,让邪恶看不见我,让善良的人们能看到。

4月26日这天我一路上发正念顺利到达北京,心里一直很平静。下午1时,我坐出租车在人民大会堂下车,下车之后心就开始跳。我在路边树底下坐下,边发正念、边调整自己的心态、边观察着广场上的情况,阳光明媚,广场上游人熙熙攘攘。心态平稳后我便进入广场,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东南侧坐下,心又开始跳,我便继续发正念调整自己,继续观察广场上的情况。有两辆“依维柯”警车绕广场巡逻一圈停在东北侧。我最后选择在广场东南侧入口处打开横幅。我等待着机会。看看表快两点了,我心里着急,如果再晚了我就赶不上当天的火车了。我想:师父,我一定在两点以前打开横幅。就这一想,一会儿,在东南侧入口处来了一队外国旅游团,约十几人。我马上迎了上去,看到导游在跟他们讲解着什么,走到他们跟前(约一米),我从身上抽出横幅,从容地打开,心里没有一丝怕,高喊着“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喊完后我又从容地将横幅装入书包。那些游人在静静地看着、听着,我慢悠悠地离开了广场,就像我是一个游人那样坦然,此时,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涌了出来,感谢慈悲伟大师父的呵护。

自打开横幅那一刻至今,我没有那种兴奋的感受或喜悦的心情,有的只是平静和对师父的感激之情。师父就要弟子这颗向善的心,一切事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就有这个愿望就行了。回头看一看那真是啥也不是,太平常不过了。看到同修为我安全返回那种惊喜的表情,我才同他们一起享受心性提高后的幸福感受。

通过这次天安门正法,我切身体验到了正念的威力,也真正体验到了没有一丝怕的感受。

回来后,有一同修告诉我,4月26日中午,他们班上的同学首先发现了太阳周围有一圈很大的光环,直径比太阳大出许多倍,五颜六色,非常漂亮,很多同学都在看,一直持续到下午很长时间。我想这也许是师父和天上的众神把另外空间场的邪恶清理乾净的缘故吧。

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好,离师父的要求相差太远。到天安门正法这一步我迈了近三年,说出来真是惭愧。我之所以写出来,只是想用我的亲身经历和教训提醒至今未走出来的同修,赶快抓紧时间学法,提高自己的心性,早日走出人来助师正法。再不要像我这样徘徊不前,走了很多弯路。如果我们还不醒悟,那可真是太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了啊!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