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北京证实法的经过


【明慧网2002年3月21日】我是2001年12月17日借助去亲戚家的机会进京正法的。在亲戚家住了一宿,第二天进京时,立刻就感到很难很难。想起家里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不能耽误,家里还有一个76岁的老母亲,如果我被抓,怎么办?

以前我去过几次,没有达到证实法就被抓了起来,也没打过横幅,觉得很遗憾。更何况电视台把自焚杀人都用来栽赃陷害大法。就从这一点我都应该进京上访。可是我这想那想的都觉得重要。如果这时认为那些想法都是自己那就上了旧势力的当。正在我左右为难时,记起了师父的话:“修炼啊,现在大家可能都体会到了他的艰难。难,才能修出来。”(《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我立刻明白了,现在就应该进京正法。于是我买了车票,请师父加持。一路发正念。可是在我脑子里一个劲反复地说:我一定要回来,我一定要回来。就象在求师父。我马上就想起师父的话:“那一难就是他设的,目的是提高你的心性,在矛盾中你好提高上来,他能给你解决吗?(《转法轮》142页)”不知什么时候在眼角出来一个“关”字,还有一个板,这个板倒了。我悟:这是师父点化我过关没挡住我。我在车上睡了一觉,做了一梦:我在前边走,后边跟着一个车,里面拉的都是煤,进了一个大院,又从大院出来,我还在前边走,车在后边跟着到了二姑家,又往前走,把煤也拉到了山顶。后来醒了就一直发正念。早上4、5点钟,坐那没睡也没发正念。这时我意识到自己主意识不强,马上发正念。

出了车站我边走边问一小姑娘去天安门方向怎么走,她说到马路对面坐车。饭后到了天安门,纪念碑前一排警车,天安门前也有一辆。左边通道口不让进,我从右边通道随人流下去,旁边和前边有照相机朝我拍照。我有点紧张,怕心也出来了,便一边排斥一边发正念。出了通道口,有穿灰大衣的恶警、有穿绿大衣的、还有没穿大衣的。顿时我的手和小臂都木了。我稳了一下,过一会儿好了。看到恶警两个一伙并排来回走,我离他们只有七、八十米远,来到金水桥,一30多岁女同志请我帮她照张像,我不会,她就教我,照完她过来谢我。我说不用谢,你就记住“法轮大法好”。然后我就找了适当的位置,心里想:“师父我来了,我要在这里正法,我要在这里喊大法好。”这时来了一帮人,我当着他们的面打开横幅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由于紧张,忘喊“还我师父清白”了。走到通道口,又来了一帮人,当着他们的面,我又喊起来:“还我师父清白——!”。然后我念着正法口诀,不慌不忙地走出通道。后来我还要做,忽然看到一个同修被抓,再一看道口的马路崖子上全是便衣。十点半我离开了广场。

在回来的车上列车乘务员一大帮人检查身份证,我的手又开始不好使了,并且还抽了起来。我边发正念边掰手。对面四人,查完了三个没等到我就不查了。一女的来劲了:就是查法轮功的,他们就爱整汽油什么的。我马上说:“法轮功才不整汽油呢,都是陷害。”

当天晚上到家。回头一想,都是师父的点化下走过来的。那个梦我也悟到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