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大法弟子和一位不修炼的家属去天安门正法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4月2日】这是我第五次进京证实大法,也是我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下第一次兑现了自己千万年来在天安门助师正法的誓约。这是一次不寻常的历程,同我一起前往天安门助师正法的还有一个不修炼的人,我称他为“姨父”。

2002年3月中旬,同修说,她两个姐姐都想去天安门助师正法,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我一听非常高兴,我说:“好哇!我们一起去。”当我看到她的姐姐时,我叫她阿姨,我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她其中一个姐姐行走不便,眼睛模模糊糊,口齿不是很流利(说话不清),尤其吃饭上厕所都需要人搀扶,这样一个走路都很艰难的大法弟子要去天安门证实大法,我心中体会到了她对大法的那份坚定,更令人感动的是,她不修炼的爱人就是我叫姨父的那个常人,不但支持,而且还要和我们一同前往亲自护送行走不便的阿姨去天安门助师正法,这也让我感到此行的神圣和伟大!

临行前,阿姨谈起她的得法经历,得法前曾经是一个糖尿病患者,疾病一直折磨她,到医院花了近万元钱,始终不见好。直到1997年听别人介绍说学炼法轮功,不花一分钱,能好病,能救命,很多患有疑难杂症的人通过学法、修心,炼功,病都奇迹般好了。通过一段时间学法,她发现这不仅是治病救命的法,而且是修心、养性、重德修炼,能得道成佛的法。一段时间后,按照法理做,她停了药,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发现病情不但没有发展,而且状态越来越好,身体变得一身轻,家庭也非常和睦。

后来1999年7月20日以后,江泽民等邪恶之徒陷害法轮功,而且电视一直在播那些欺骗老百姓的电视片,都是一些栽赃造谣的谎话,阿姨产生了动摇、怀疑的思想,担心自己旧病复发,开始吃药,可是病情真的复发了,并开始加重。这时阿姨想起了师父在经文《为谁而修》里讲的:“从另外一方面讲,修炼是超越常人的,谁也一样,他对气功的批判那不是常人的认识吗?他能有资格否定佛法与修炼吗?人类的任何组织能超越于神佛之上吗?批评气功的人有能力指挥佛吗?他说佛不好,佛就不好了吗?他说没佛,佛就不存在了吗?”阿姨下定决心,重新修炼。1999年12月份,她的右脚开始起泡,她知道是师父在给她消业,她没有害怕,脚上的泡破了以后,没有发展,而是出现了奇迹:脚上的皮象树的年轮一样一层一层的脱落,全部恢复了。2000年4月份的一天,糖尿病的症状又出现了,而且晕了过去,家人将她送进医院,在医院里她的左脚裸骨又开始起泡,脚和小腿红肿,脚上的泡开始流脓,消业一严重,阿姨的心态就又不稳,起了怕心,就又开始怀疑。于是在医院里越治越厉害,小腿发黑,整个小腿全部腐烂,非常严重,家里人问医生:“能好不?”医生说:“治治看吧,谁都知道,糖尿病如果出现伤口是不爱愈合的,她这个病情,再严重下去,就得截肢。”……阿姨听到了,说:“什么?不但没治好,而且还要给我截肢,我不治了,我要回家。”回家后,经过炼功听录音带,家人敷了少量外用药,伤口逐渐好了,她很纳闷,家里人也感觉很奇怪,怎么会奇迹般好了呢?她自己心里暗想:不是药起了作用,是自己天天坚持听法,炼功,修心,师父帮了忙,伤口愈合了,别看创面那么大,一点也不痛,知道是师父在替自己承受呢。于是更加精进了,从打坐一个小时延长到一个半小时。虽然伤口愈合了,但还是手脚麻木,行动不便,眼睛看不清东西,上厕所需要人帮助。

2002年3月初,家人给念师父的经文《路》和读一些网上的材料,阿姨知道了大法弟子许多走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就想自己无论怎样艰难也必须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兑现自己的誓约,了却自己的心愿。由于她心非常坚定、很真诚,打动了全家不修炼亲人的心。亲人也看到了通过学法阿姨身体的变化,也就支持她去北京说句真话,证实大法好。尤其是不学法的姨父决定亲自陪同。

在我们决定要出发的时候,传来消息说:“北京两会期间天安门戒严,你们去了会很危险。”我稍有动心,但很快就平静下来了,我想常人中的任何事都阻碍不了正法这件事,当我的心坚定下来后,马上传来两会结束的消息。

我们一行四人于2002年3月十六日晚上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就这样,三个修炼人和一个常人一起进京证实大法的历程开始了,一路上发正念除恶,于3月17日早上顺利到达北京。上午10点多,我们进入天安门广场,游人很多,便衣警察也很多,我们正念除恶,因为阿姨走几步就得歇一下,我们就搀扶着阿姨在天安门城楼下先坐下休息会儿。有一个警察走过来询问阿姨并要检查旅行包,阿姨不慌不忙地说:“我双手不太好使,要查你自己打开吧!”姨父在一旁也没什么怕心,警察看了看也没说什么,也没有检查,就走开了。我和阿姨的姐姐到天安门门洞里走了一圈,我就想在天安门门洞展开横幅兑现誓约。

我们看到门洞游人很多,心里很高兴,准备各自找准机会展开横幅。阿姨姐姐先打开横幅,一切很顺利,很是鼓舞我,我知道这一切就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的过程。但是我的心还是有点不稳,就从门洞出来了,我想请阿姨的姐姐陪我再走门洞一次,我打横幅,可是阿姨突然要她姐姐帮忙,我悟到了应该自己去,并且想起了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中讲道:“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是随着人多势众就可以过关的。有人想在天安门广场等着,大伙都出来我就出来;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为大伙都出来的时候呢,是那个气势带你出来的,不是你发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个心走出来的。修炼是个人的事,不是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提高必须得是扎扎实实的。”

我想,我应该自己真正放下生死用最纯净的心态去助师正法,我一个人第三次走向天安门门洞,正念清除天安门一切干扰正法的邪恶,我终于打出了写有“真善忍”的横幅,喊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兑现了自己千万年来在天安门助师正法的誓约!

阿姨是在天安门地下通道上来的通道口,由姨父在后面搀扶着步履艰难的一点一点的展开了横幅,这是恰巧迎面走过来一队游人,那场面象一轮上升的太阳,顿时万丈光芒,行人驻足目睹这一壮举。来时,阿姨说话不清,很费力,可是这时刻高亢的声音在呐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游人都看着她,她模糊的双眼似乎看清了,慈悲地望着游人说:“法轮大法好啊!你们也学法吧!法好啊!”我们心里明白,师父给了原先很难站立的阿姨以力量,站起来兑现了她的誓约,喊出她的心声。姨父一直在后面扶着,托着阿姨举横幅的双手,然后把横幅小心翼翼收起。离开天安门的路上,我对姨父说:“您真了不起,因为你也放下了生死。”

回来的路上,我们遇到有缘人,就对他们洪法,讲清真相。不修炼的姨父也同世人讲清真相。我们一路上告诉善良的世人,不要听信电视的谎言,那一切都是造谣、栽赃,告诉他们将真善忍记在心里。并把真想告诉他的朋友、亲人。每一个听真相的人都很高兴,我们看到一个个生命有救了,内心充满了欣慰。

阿姨的姐姐将写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了北京繁华的一社区楼院内,我将横幅挂在回家的列车白色的窗帘上。

就这样,我们在师父的呵护下,此行不到30小时,全部顺利安全返回。

阿姨一直想在天安门用气球将横幅放飞,想让全广场的人都看到,可是出于无奈,没有卖气球的,阿姨很不满意,觉得心愿未了,回家后阿姨和姨父商量,将横幅挂在当地派出所,震慑邪恶,清除邪恶。

现在我们又都汇入正法洪流之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