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上认识法 彻底否定旧势力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我是一个流离失所近一年的弟子。师父告诉我们大法是圆容的,因此,我虽然流离失所在外,但尽可能关心家里,做家里人的工作,使他们能理解我们,而不是彻底断绝和家里的联系。我认为如果那样就会使他们对我们不理解,可能产生一些不好的想法,如被邪恶利用也会给自己造成干扰。因此,在苦难中仍体现出大法弟子关心他人的慈悲。结果是家里人的观念被正过来了,愿意配合我。

前不久,家里人告诉我,几个朋友对大法有很不好的念头,这对他们的未来是有害的,于是我想通过家里人给他们一些真相资料。一些同修知道后,对此心存疑虑,认为和我家人接触不安全,邪恶可能会埋伏在我家附近,我家人可能会被盯梢,可能会被邪恶知道而带来危险,可能会查资料来源,牵涉到更多的人等。由此产生一连串有关安全的联想,并建议我断绝与家里的一切联系。这里我想谈一下自己的体会,供大家参考。

在同修们做一些讲真相的工作时,如撒传单、贴标语、发真相资料、回家见自己的亲人等,大家几乎形成了一种固定的观念,认为「一定」有危险、会有邪恶的人监视、可能被抓等等,因此,必须要躲开、隐藏,采取各种措施、限制。大家都觉的是这样,不这样做就「一定」能发生什么,产生了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这实际上就是认可了邪恶,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也许大家会说:我也不想被邪恶势力迫害,我也不希望被抓,我也希望抵制它们,但我希望它不发生它就不发生了吗?我不希望它迫害它就不迫害了吗?是我说了算吗?我能有办法做到吗?我个人悟到,这里面有常人的观念。实际上很多的所谓危险、被抓,是我们求来的。

师父讲:「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我个人悟到:当我们大脑认为危险「一定」要出现时,就在另外的空间形成一个「一定要出现」的物质场。师父还讲:「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转法轮》)因此,这个场就很强,而且邪恶还在演化加强它,让我们不断的去想它、更加认为它一定要出。这样就强化了这个场,而邪恶在里面就能生存了,这个「一定要出现」事就能成立了。

师父讲过:「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这些所谓的危险的事,也许有几分可能性,但我们的正念可以抑制它,不使它发生。我们有些弟子没有在法上看待,顺应了这种可能,强化了它,导致了它的发生。它是我们不能站在法上而是站在常人的理上求来的,是我们自己的原因造成的。当我们反复设想「可能」发生这个、「可能」发生那个时,就在给邪恶存在提供土壤(物质场),那个「可能」就真的可能要发生了。同时,这些观念,也导致了我们自己被限制、被束缚,不能充份发挥弟子们的能力,不能有效的做证实法的工作。

我体会旧势力这样安排就是要让我们接受它们的检验,按它们的要求去做。我们的念头都不是偶然的。如果我们不能站在法上看问题,不能认清旧势力的安排,那么我们就按照它们的道路走下去了,就顺应、认可了它们安排,接受了它们检验,就会有迫害的出现,从而被它们钻了空子。那么我们如何抵制、打破这些旧势力的安排呢?我悟到,我们就是要站在法上,多学法,以大法的标准衡量一切,衡量自己的每一念、每一言、每一行,铲除一切不符合法的念头,用正念正一切不正的。正是旧势力的安排,使我们认可了如「炼功就要被抓,撒传单、挂横幅、做大法资料危险」等变异的人的观念。常人都知道好人不能被抓,我们修炼了,怎么能还在思想上认可「炼功要被抓」这个理呢?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否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正念呢?

有的弟子在学法时抱有这样的心:我要好好学法,免的被迫害。这样想的本身又是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学法的基点都错了。我们学法修炼是为了同化大法,是为助师正法,救度世人,不是为了怕被迫害而修,不是按旧势力的安排在走。我们应该是在抵制、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一切不正的前提下修炼自己,而非在认可旧势力的安排这个前提下修炼自己。我们没有修成之前都有这样那样的执著,如果我们认可这个想法,那岂不注定要被迫害了?我们有执著就该被迫害吗?就该被抓進拘留所、劳教所、监狱遭受酷刑、遭受虐杀吗?就该象耶稣那样被迫害致死吗?就该让世人对大法犯罪来检验大法和大法弟子吗?这样想的本身不就是认可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师父不认可的而你认可,那你修到哪里去了呢?旧势力就是要把我们当过去的宗教对待,你不想被迫害而恰恰要被迫害。

还有的学员认为自己有执著,不可能做到无漏,因此认为邪恶一定能找到自己的「漏」迫害自己,所以处处谨慎小心,以防自己有「漏」,不能放开手脚工作。还有的学员总是在想:一旦自己被抓,就如何如何。这也是认可了旧势力的理。必须去掉这个变异的观念,时时刻刻树立正念——只要我们对大法有坚定的信念,我们有执著也不能被迫害,我们的执著是在我们师父的安排下,通过学法修心、自己精進来去掉;旧势力没有任何的资格和借口来检验我们和大法,我们绝不认可它们的任何安排。这才是在大法的道路上修炼,当然师父就要管你,就不允许它们迫害。当然,这不能成为我们掩盖自己执著的理由,相反,我们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不断的向内找,去掉所有的执著,同化大法。当学员做事大手大脚、不理会常人这一层的理时,旧势力就会说:你看,这个人这方面做的不对,我们来考验考验他。从而人为的增加了难。凡事要圆容的考虑,不走极端。

也许有的弟子还怀疑:我们动一念就能起作用?不用做其它的?答案是肯定的。师父讲:「一个炼功人具体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是他的功能在起作用」(《转法轮》),师父还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我们修的就是这一念。师父讲:「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我们有一位同修,在去外地回来时,发现自己被便衣盯上了,他甩了几次没有甩掉,他觉的不行了,自己可能要被抓了,于是他就把背的笔记本电脑悄悄扔掉了。然后来到一家网吧,给同修发了一个邮件,告知自己要被抓的消息,随后就被抓了。在拘留所里,他逐渐悟到自己不应该配合邪恶,于是任凭邪恶使用各种伎俩,他都不配合。他真正做到了,结果他出现了严重的「病」的反应,被送進了医院抢救,最后在医院中成功的走脱。

我们还有俩个功友,其中一个几次出去证实法被抓,都被放出来,而有些功友没有被放出来。后来他总是有一个念头,认为自己要是被抓,自己能够过好关,还能出来。结果没多久,他接到一个传呼,说是一个从看守所出来的人要和他见面。去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回来,已经过了一年都没有放。另一位功友,被单位送到洗脑班,在路上,她和单位的干部讲道理、讲真相,使单位的干部明白了真相,就没有再那样做。以后,她也就认为再有类似的情况,她能够「化解」。结果在后来,各个单位又再次办洗脑班,同修劝她离开单位,她认为自己能过去。领导顶不住上面的高压,把她再次送到了洗脑班,她不但没「化解」,而且是写了「保证书」出来的。出来后痛悔莫及,于是就离开了单位,但没多久就又被抓進去,半年过去了也没有消息。

这俩位功友的共同点就是都认可了被抓、接受了被抓,再想通过个人「过关」出来,这又是有意接受了旧势力的检验来证明自己能行,配合了它们。旧势力认为他们不反对,还愿意接受它们的检验,就认为他们同意了旧势力的这个理和安排,当然要把你抓進去以达到它们的目地。你认可了这一切的时候,师父也没有办法帮你。

需要强调的是,任何情况下要用理性看问题,不能走极端,不能照猫画虎照搬别人的做法,而是要从法理上搞通,在正信坚定的同时,常人做事这一层也要谨慎处之。

以上是个人一些体悟,与大家交流,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