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大法弟子丁延


【明慧网2002年5月15日】惊闻大法弟子丁延在承德监狱被迫害致死的噩耗,万分悲痛,想不到自2000年7月3日一别,竟成了永别。难以想象承德监狱的恶警是怎样灭绝人性、惨无人道的迫害丁延,使丁延的生命之花过早地凋谢,她才三十四岁,那么年轻、健康、充满活力。我彻夜难眠,辗转反侧,泪水顺着泪帘无声地落下,打湿了枕巾,和丁延在一起的日日夜夜,点点滴滴竟成了我永远的、美好的回忆。那是2000年5月的一天,我们俩隔着墙第一次对话,我告诉她最近明慧网上的一篇文章,有十个大法弟子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广场被抓,恶警们对他们拳打脚踢,有个开天目的学员看见师父的身上插着十根针,师父在为他们承受,真心希望他们能闯过这一关。

第一次和她相见,是在第一看守所的109室,那天下着雨,我们都在室内掐草,听到一声清脆的叫声,叫我的名字。我跑过去在打饭的小窗口和她相见,她伸出一只手,说:“我是丁延。”我点点头,很高兴看见她。我们的手握到了一起,我抬眼望去,她清秀白晰的脸上嵌着一双明亮的眼睛,看上去清秀、大方、至纯至善,象一潭清彻见底的湖水。因为我和她有缘,时间不长,便把我们调到了一室(109室),开始了我们一段难忘的、刻骨铭心的日子。白天我们一起劳动,背《洪吟》,晚上一起学法炼功,夜里一起值班,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最爱背的是《洪吟》里的《游日月潭》和《同化圆满》,她最爱唱的是《普度》,她歌唱的很好听,说的话象诗一样,她是美容师,号里的很多人都喜欢让她理发,她常常一站就是半天,不嫌麻烦,不怕累,她用辛勤的付出和甜美的笑声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有一次干事叫我们每个人写,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丁延写道:“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判刑四年。按照‘真、善、忍’的准则去做,做一个好人,以至更高境界的好人。”她最后写道:“喜迎师父回国讲法,让更多的人得法修心。”这句话是那么强烈的深深触动着我,这也正是我的心声。

她给我讲岳飞在风波亭被害的故事,她说:等法正人间那一天,她要去汤阴,《访故里》“乡里无故人”那句诗,她想起很心痛,她要在那盖间房子,守着,抄《转法轮》。当时,我回答是我与你同去。丁延有一个心愿,去北京天安门打横幅。为了大法的清白,没走出来的同修,我们一定得勇猛精进,走出来,证实大法,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做好你应该做的一切,无怨无悔。

师父在《也三言两语》中讲到:“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

她开庭那天,当庭揭露邪恶,证实大法,恶警说她蔑视法庭,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往桌子上撞。把她的裤子拽下,她理直气壮,义正辞严地说:“把我的裤子提上。”在她威严的注视下,恶警乖乖地给她提上。

有一回干事上号里来,丁延过去跟她说:“在我去二监狱之前,能否把你搜走的《转法轮》让我看一遍,就一遍。”丁延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法、抄法上,时间抓的很紧。

丁延的被迫害致死,是邪恶的旧势力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证。师父说:“无论邪恶怎么迫害,等待大法弟子的都是圆满,等待邪恶生命的只有在地狱中无休止地偿还它们对正法与大法弟子的干扰与迫害所干的一切。”(《用正念看问题》)

丁延写的那篇《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催人泪下,鼓舞人心。激励着多少大法弟子,走向了北京,走上了上访的路。迈出了正法的第一步。她在修炼的路上,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朴实无华,金刚不动。

象一朵盛开的莲花,出于污泥而不染,洁白无瑕;
象一朵雪山上的雪莲,迎风雪、傲冰霜;
象一朵鲜红的梅花,历尽严冬的考验,展示着春天的到来;
象一棵青松,坚韧不拔,郁郁葱葱,不管是冰天雪地与大雨倾盆,都昂首屹立在山顶。

丁延利用一切机会向人们洪法,揭露邪恶,无论世人态度如何,困难再大,她都耐心地向号里人讲着真相,告诉人们大法是清白的,在她的启发下,多少有缘人抄了《洪吟》,有的走进了修炼的行列。

我用尽世上最美的语言,也无法表达我对你的无限思念,丁延,我很想念你。

丁延,看着越来越多因明白了真相而得度的众生,你在天国世界里定会绽开灿烂的笑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