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用喉舌众口铄金 杀父杀女构陷无辜

【明慧网2002年5月17日】中国古代出过这样的一件事情:孔子有位高徒叫曾参,贤而有德。一天,他的母亲在家里织布,有人来到家里告诉她,曾参在外面杀了人了。曾母没有理会,心想,我的儿子那么有德行,不会杀人的。过了一会,另外一个人,跑来跟曾母说,曾参在某时某地杀人了,官府在追捕他,和第一个人说的一样。曾参的母亲还是没动,继续织布,但心里却开始放不下了。又过了一会,第三个人慌慌张张地跑来,对曾参的母亲说,曾参杀人了,在某时某地,和前面的两位说的一模一样。由于这三个人都是曾参的母亲的邻居,曾参的母亲再也沉不住气了,匆匆逃离了自己的家。

还有一个故事,讲的是东周列国志时候的晋国。骊姬为了除掉献公的几个有作为的儿子,三番五次设毒计害太子申生,其中一次是这样的:骊姬召申生同游于囿。骊姬预先用蜂蜜涂在头发上,蜂蝶纷纷,皆集其鬓。姬曰:“太子盍为我驱蜂蝶乎?”申生从后以袖麾之。献公看见了,以为真有调戏之事,心中大怒,即欲执申生行诛。骊姬跪而告曰:“妾召之而杀之,是妾杀太子也。且宫中暧昧之事,外人未知,姑忍之。”献公乃使申生还曲沃,而使人阴求其罪。大家看看,多毒辣的人心,为了掌权,造谣不说,还要欲擒故纵,最后,骊姬终于杀了申生。可惜,害人终害己,她和她的儿子不久便为大臣所杀。

到了现代,有了电视、报纸这样的宝贝,别说造一个人的谣,造一个国家的谣,造全世界的谣都不在话下。看看文革时期的大字报,刘少奇是啥——汉奸、工贼、叛徒,全国的报纸都在说同一个谎言,弄得中国的8万万同胞对刘“恨之入骨”。全国的百姓,也被“文化大革命”这个谎言,涂炭了整整十年。

震惊中外的六·四天安门血案的第二天,中央电视台便造谣,向全世界造谣:天安门清场时没死一个人。后来,谣言被西方的媒体揭穿了,中央台便说死的是所谓“反革命分子”,而杀死学生的士兵,却俨然成了“捍卫国家的英雄”。而被杀戮的学生的亲人们,只能在被剥夺了言论自由的情况下,悲恸欲绝,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被极权的政府杀死后再被诬蔑。而关注中国人权的美国,则被中国政府用政治宣传,描述为“美帝国主义”。不知道,在89年的天安门广场上,是美国士兵开枪杀的中国人,还是中国政府的士兵开坦克碾死了中国人。为什么,不叫“中国帝国主义?”

十年之后,民族的悲剧再次不幸上演。江泽民政府祭起“众口铄金”的“法宝”来镇压法轮功:谋划好的“中南海围攻”开始了全面镇压;看看镇压不了,在天安门来个“自焚事件”,弄个演员,在电视上“割开了气管”,还能唱歌;还不行,找来一个“杀母杀妻”的傅怡彬的精神病人;还不行,再在母亲节找来一个“杀亲生女儿”的关某。花样挺多,换汤不换药,骗了百姓再说,反正政府有枪,有监狱,有电台,有报纸,有法院,骗了你又能怎么样?!杀了你,再上电视说你是“反政府”。

中共在历次的政治运动中,不知道造了多少谎言。到今天为止,也没有为它所造的任何一个谎言向中国人民道过歉。今天活着的人们,应该牢记这个专制政权在历史上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罪恶,而不是为它新的谎言所迷惑。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7/22423.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