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高阳劳教所的黑暗 见证法轮功学员的苦难

【明慧网2002年5月19日】2000年我因打抱不平而被送进高阳劳教所。当时一听高阳劳教所,脑袋就嗡的一下子,我早就听说高阳劳教所在全国来说是最恶最黑的地方。果不出所料,两年来的劳教生活深有感受。

高阳劳教所共有6个大队,3000多人,是以劳务(替人打工)为主的,住地分散条件恶劣。国家正式干警不多,多数是临时雇用的,住房拥挤狭小,脏乱差,一年四季吃喝洗都是冷水,吃的只是馒头菜汤,大冬天里一碗菜汤有几片菜叶就是改善,河北省其它劳教所不好管理的,有灾有病的都往高阳送。只要到高阳就被整得服服贴贴。什么劳教条例,什么“教育。挽救。感化”统统一边去,什么学习娱乐活动也没有,就是整天长时间(12小时以上)高强度拼命干活,挨打受骂。队长们常说的一句话:把你们当人是人,不当人就不是人。队长值班人员张嘴就骂举手就打,不管什么场合什么情况只要不随它们的意,不管对错,大打出手,不服气就连续罚站,罚跪,罚晒,罚冻,拳打脚踢,电棒电,一连几天直到服气为止。干活时队长值班人员手拿电棍有病不给看,就是起不来床,也要挨打挨骂,就是抬着,也得到干活的地方去,太重了,拿点药塘塞塘塞,有的拉痢疾只剩皮包骨,有肾病腿肿得走不了,同样也得去干活。

这就是中国政府对人民内部矛盾的处罚,这就是人间地狱。

对普通劳教人员如此,然而对待人和气,慈悲善良,乐于助人的法轮功学员更甚,有过之而无不及。队长不让我们和他们接触往来,更不许他们串联,派专人看管监视,比我们严多少倍,不管年龄大小一样分段干活,我们有心帮助年老的法轮功干点,他们不让,我们中队有一个法轮功的身体不适,吃不下去饭,别的法轮功给送去方便面也遭到队长的严厉斥责,并说:他死了活该。法轮功学员对我们非常好,背地里常给我们讲做人的道理,我们无论有什么困难他们都无私地帮助我们,什么生活用品,衣服鞋袜他们自己不穿不用都给我们,我们深受影响。那年春节过后,一位老年法轮功家属来探望,带来很多好吃的东西,那个残忍的队长一丁点也不让留下,理由是:这老头心眼好,这么多东西会送给别人吃,这不允许。当这老年法轮功指出这是违反劳教条例时,那个队长得意地说:这是我的规定,我不允许,啥也拿不进去。你告我吧,保定,省里司法部门我都有人。家属怎么央求也不行。我们听说后十分气愤,纷纷把自己吃的给老年法轮功送去。

法轮功人员抵制无理地迫害,绝食抗议劳教,管教们就把法轮功学员扣起来,轮班的没有遍数的电,身上都电糊了。

电视播放杀人,自焚等节目,队长组织大伙看,看完后队长组织大伙讨论,挨个发言,在那种场合下,谁敢说真话,有的人说不好,但是大部份人知道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咋回事,只是塘塞的模棱两可的说:不清楚。轮到我发言时,我只说:电视上说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身边的法轮功是好人,不会杀人的。它们就罚我站,给我加了期,我没感到委屈,还有和我一样的人说了真话,得到结果和我一样。

队长叫法轮功转化写保证书,转化一个得多少多少奖,如果不转化就长期两手分开扣在地上铁环上,一天24小时都这样,有的达20多天,拳打脚踢是便饭,有的灌大粪汤,更可恶使用老式手摇电话机两头接在两脚腕上,用手摇。据人说这种刑具国际上都禁止使用,多硬的汉子都很难挺过这一关,有一个张家口姓刘的法轮功硬挺了近三个小时,出来时人已不成样了,脸都变形了,我们私下议论:XX党要干什么,怎么连好人也不让做,对好人这样狠,我们常看到队长把一个法轮功单独叫走,回来时遍体鳞伤,我想:这要是整死了也没人知道呀。

我出来后,和法轮功有了缘份,我要为法轮功鸣不平,这是我两年来在高阳劳教所的所见所闻!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29/2254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