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警察说:你们胜利了,我们失败了

【明慧网2002年5月9日】我怀着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与正念,带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铲除邪恶的神圣使命,于2002年4月10日踏上了进京的列车,11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国旗下,举起了“真、善、忍”横幅,大声喊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这是我发自内心最真实、最纯净的心声,我感到这声音震撼着整个宇宙,象除魔的利剑穿透邪恶的心脏,使其灰飞烟灭,消解于无形。

当喊完后,收起横幅准备离开时,由于心性上的疏忽,而被邪恶钻了空子,让警察抓住了。当时由于我不配合邪恶,被他们连拖带打把我塞进警车,在警车里它们对我施行了无人道的迫害,当时把我打昏死过去了。然后,被抬到天安门分局,在分局里面仍然不配合他们,邪恶之徒就往鼻子眼里、生殖器上倒碘酒和双氧水,蒙上塑料、捂住嘴,脚踏胸口上,踩得我喘不上气来。迫害我的是天安门分局恶警,警号尾数是569。他还在我面前说师父的坏话,我立即义正辞严地针对邪恶之徒说:你不配提我师父的名字,你什么也不是,你是个啥呀?邪恶之徒在我强大的正念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灰溜溜地离开了。

我被关进了铁笼子里,警察又把我转到了前门分局,我坚决不配合,它们就把我绑起来强行送到前门分局,又分到前门派出所,都是躺着送去的。在派出所里,在地上躺了一天一夜,没有被褥,后又被送到崇文区看守所,也是躺着送去的。在提审我时是被抬着去的,对于他们的提问,我一概不回答。他们就把我送到号里,教刑事犯贾六(牢头)把我的衣服扒光洗凉水澡,激得我喘不上气来。5天后,开始给我灌食,因我进去后就开始绝食抗议。医务室的恶警白雪见我昏迷不醒,无法灌食,就往我鼻子里倒双氧水,把我弄醒后开始灌食迫害。当时想到师父讲的:“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地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坚不可摧》)

在绝食的第六天,暴徒们送我到北京公安医院,住了四天医院,铐在死人床上打点滴,灌食,又送回到看守所继续插胃管灌食,当管插到胃里的时候,血沫就从我的嘴里喷出来……。就这样在那里迫害了我18天,每天都插管灌食(除头5天外),由于我坚决不配合邪恶,它们从我口里什么也没得到。我就这样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终于从魔难中闯了过来,破除了邪恶。18天后无条件释放。在送我去车站的路上,邪恶之徒说:“你们胜利了,我们失败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5/15/22043.html